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2020-11-30

校长系围裙做饭,学生种菜供给社区,它为何被称为生态届的魔法学校

在英国乡间的森林之中,有这样一所学校,每个到那里去的人都会体验到与城市截然不同的生活。

人们在那里发掘自己的潜力,认识有趣的同伴,与大自然对话。有人说,它就像是生态教育界的 " 霍格沃兹魔法学校 "。还有人说,这个小而美的校园更像是一个美丽的互助生态社区。

田地、餐桌也是课堂 边劳作边发问边思考

在英国德文郡的达廷顿镇乡间,坐落着一所名为舒马赫学院的 " 绿色大学 "。学院背靠达特穆尔国家公园,周围森林和牧场环绕,达特河流经此处。校园不大,也不气派,仅有的几栋教学楼、宿舍楼,外观与传统的乡间农舍无异。

但就是这样一所学校,每年都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由于入学人数有限制,这些学生要提交申请,经过层层选拔后方可入校。几十名学生和老师生活在一起,每天学习、交流、劳作、放松。

有人说,比起学校,这里更像是一个小而美的生态社区。大家汇聚到这里,转换了生活方式与节奏,体验与当下繁忙都市生活截然不同的新生活。

如今,越来越多的城市人群因工作过于繁忙而频频叫外卖、下馆子,或是请家政人员帮忙打扫卫生、照看孩子,而这里的人们却试图从每日的家务劳作中收获快乐和启发。

舒马赫学院拥有占地 54 亩的菜园,肩负起供应学校餐桌的重任。在这里,从田地到餐桌只有少于 100 米的直线距离。除了两名专职园丁,剩下的种菜、施肥的工作都交给学生和志愿者完成。一年四季,菜园都有收成,尤其在夏季,菜园收成丰富,甚至可以喂饱整个社区居民。有时,剩余的菜吃不完,还会卖给当地居民。

学院创始人萨提殊 · 库玛认为,在这样一所以探索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可持续发展之道为己任的学校,田地与餐桌都是重要的课堂。在这里,老师和学生一起准备午餐、晚餐,动手进行饭后清理,就连校长也会参与进来,过着 " 穿围裙的时间远远多于系领带 " 的日子。库玛认为,这种集体参与好比是大家共同维持 " 家 " 的清洁美观,营造一个温馨的社区。在此过程中,大家还可以更深刻地理解健康饮食对于人类和生态的重要性,以及食物对于社区营造所起到的关键作用。

做饭的过程,不是简单的机械劳动。很多学员与学员、学员与老师之间的讨论都发生在这些工作环境中。大家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我们的食材从哪里来?菜地里的植物网要清除吗?为什么要做有机厨房?是否应该采摘花朵来装饰餐桌?每天用餐会产生多少不可降解的垃圾?食入过多糖分会对人体产生什么影响?

舒马赫学院校舍。 资料图片

厨房里的讨论,比课堂之中更加开放,过程也更轻松。大家达成共识,讨论不是争辩,不必用知识积累来证明自己有多聪明,而是追求相互聆听与尊重,求同存异。

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背景的老师和学员,自然有着不同的饮食习惯和要求,这里百分之百尊重差异。有资料显示,舒马赫学院的厨房有一个特殊的表格,表格上列出针对每一位有特殊饮食要求的成员的注意事项。比如,有些人吃纯素食,不能吃任何动物产品,包括奶制品、鸡蛋;有人对麸质过敏,有人则对茄子、甜椒过敏,还有人不吃生洋葱。即使这为餐食的准备增加了不少工序,厨房还是将这些需求记下来,一一照顾到。一起在厨房帮忙的学员,也会慢慢理解这种细心背后是对差异的尊重和包容。

没有大小屏幕来干扰 时间留给交流与分享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些西方学者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把自己放到了与地球生态相对立的位置。对于地球和自然,他们的态度是去控制、去征服。舒马赫学院正是诞生在这个背景下。当时,萨提殊 · 库玛和另外几位学者向达廷顿霍尔信托集团建议,创办一所 " 绿色大学 ",培养学生的生态世界观,让理性与感性相结合。

和一般的学校不同的是,舒马赫学院更注重在实践中教授科学、影响学生。萨提殊 · 库玛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种课程设计的灵感部分来自泰戈尔。泰戈尔是诗人、音乐家、画家、小说家、社会改革家和教育家。他相信,可以把各种学科整合到人们的生活中,让学习和生活成为一个无缝的连续体。因此,在舒马赫学院,一天之中的智力探索与实践活动往往是平衡的。

正如师生在田地、厨房的劳作中不忘互相发问、交流那样,正式的授课也不局限于教室内的 " 你问我答 "。学院认为,学生不仅要了解自然,还要从自然中学习。因此,到野外去是学习计划设计中的重要部分。每周的课程,都会包含师生一同到附近的达特穆尔国家公园或者其他自然区域体验、冥想的环节。在领略荒野之美的同时,学生们可以发展出一种别样的体验感、深刻的身份认同,与地球上的人类与非人类生物都建立深刻的关系。

达特穆尔国家公园。 新华社 发

用眼睛观察、用心感受、用手创造,也是这里所提倡的理念。在校园一角的手工艺工作室,学生们可以学习各种手工艺课程,包括做面包、搭建小木屋等。在学院开办初期,参与短期课程的学生每周会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去达廷顿手工艺教育中心,向当地工艺人学习木工、图书装订、版画复制等技艺。这种学习不只是帮助人们掌握更多技能,更是帮助人们领悟手工艺本身的价值。对有些人来说,学习的过程好比是把自己从智能化的现代生活中 " 解救 " 出来。

课程为学院留下了许多 " 遗产 "。在校园后面,随处可见手工艺作品。一个木梯,一个洗手台,甚至是一个小土房,都可能是学生利用课余时间自己设计并和同学一起建造的。

这里还流行翻转课堂———老师也是学生,学生也可以是老师。在舒马赫学院,下午或者晚上的空闲时间里,每个学生都可以组织学习分享小组,介绍自己的经历或是针对某个专题的研究。有兴趣的人还可以举行工作坊,从如何制作泡菜到如何按摩、再到项目设计怎么做,各种主题交流都会再次发生。周三的夜晚则会举办开放的讲座,邀请客座讲师前来分享,所有人都可以来参加,有兴趣的当地居民也可以加入。

当许多都市人每天 " 工作时对着大屏幕,下班后对着小屏幕 " 时,学院里却是另一幅场景:大厅里,喜欢音乐的人随手拿起角落里的乐器演奏起来,周围围着几个随音乐律动的人;校园一角的红杉树林中,时常会有篝火晚会和故事会,善于讲故事的人把大家带到了另一个奇妙世界

" 邻居 " 同样充满个性 自给自足,拒绝大牌

人们把舒马赫学院看作生态互助社区,不仅是因为学院内部有大片菜园,事实上,学院周边也有很好的生态农业氛围和不同于大都市的邻里关系。

舒马赫学院相信," 一盎司的实践比一吨的理论更有价值 ",因此,他们与同在达廷顿庄园的社会企业 " 学校农场(School Farm)" 合作,让学生参加为期数月的园艺学徒课程。每周,学生至少有 3 到 4 天在室外进行种植实践,学习采用最小耕作和低机械化来发展低碳、生态敏感的种植技术。剩余的几天,会有一些讲座、研讨会、实验实践活动和项目参观。学生还会有一个清晨、晚上和周末轮流照顾和喂养家畜。

同在德文郡,距离达廷顿不远处,还有一个以返璞归真的生活方式而闻名英国的小镇托特尼斯。那里的居民讲求回归简朴自然的生活方式,反对现代社会流行的消费至上文化,也反对任何全国性的大型连锁店接连入驻。在现代商业一体化的今天,它犹如一座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托特尼斯。 资料图片

任何品牌要进驻托特尼斯,首先要获得居民的同意。不管是英国的连锁超市品牌,还是国际咖啡连锁店,如果居民认为这些品牌的进入会影响小镇特有的经济和文化,那么它们只能 " 打道回府 "。

仅有的成功进驻的大品牌如 Tesco 超市,也是经历了长达 9 年的拉锯战,才获得了允许。不过,这家超市的选址定了在郊区,且被要求建筑风格要和小镇统一,不影响小镇原有的景观。为此,Tesco 请来专业建筑设计师专门设计了一座流线型屋顶的商场,建筑与小镇,甚至与小镇外围的山丘都风貌和谐。而在小镇最繁华的商业街,人们可以看到的是由本地居民自己开的咖啡店、花店、有机农产品店、书店、唱片店等。

英国《观察家报》专栏记者露西 · 斯格尔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像很多英国城镇一样,托特尼斯一直在变得更好。在这里,到处可以看见使用太阳能板以节约能源的民居,这种太阳能板在任何光照条件下都能够正常使用;在这里,大家习惯自己种植食物,以获得更多的技能,重拾上世纪 50 年代的‘自给自足’文明;在这里,保守的社区关系得到友善的激活,大家被鼓励与邻居分享食物、技能、思想和关爱 "

栏目主编:龚丹韵 本文作者:吴越 文字编辑:吴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