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ZAKER石家庄 2020-11-27

3 个月套现 21 亿!上海前首富抛售“初恋”青啤:当初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喊牛夫人?

青啤是郭广昌和复星踏入酒水圈的第一步,而这次他狠心抛售 " 初恋 " 青啤,也让很多人不由得好奇,是什么让郭广昌 " 爷青结 " 了?

|作者:隋唐

|编辑:咖喱

|编审:苏苏

今年 5 月,复星系掌门人、上海前首富郭广昌斥资 25.52 亿元拿下素有 " 白酒西北王 " 之称的甘肃白酒龙头金徽酒,大手笔引起万众瞩目。

然而,高调猛砸近 26 亿 " 豪饮 " 金徽酒近半年后,郭广昌却开始偷偷减持 " 心头肉 " 青岛啤酒。11 月 22 日晚间,青岛啤酒发布公告称,股东复星国际有限公司旗下一家实体公司 Peak Reinsurance Company Limited 通过集中竞价方式转让公司 H 股股份 50.2 万股。

这不是复星第一次减持青啤。近 3 个月内,郭广昌累计减持青啤 3650.2 万股,套现人民币约 21 亿元,而这也让复星集团对青啤的合计持股比例下降至 12.84%。

早在 2017 年,郭广昌曾发表过一篇《我和青岛啤酒的故事》,深情地将自己和青啤的缘分娓娓道来。那时他刚刚签署完向朝日集团购买青岛啤酒股权的协议,让复星成为青啤的第二大股东。

青啤是郭广昌和复星踏入酒水圈的第一步,而这次他狠心抛售 " 初恋 " 青啤,也让很多人不由得好奇,是什么让郭广昌 " 爷青结 " 了?

和青啤的 " 初恋 " 故事

30 多年前,郭广昌 20 岁。那时还是复旦大学哲学系一名 " 穷学生 " 的他骑着一辆旧单车,只身从上海出发一路北上调研,回程途经青岛时,馋上了青岛啤酒。

作为囊中羞涩的穷小子,郭广昌连回程路费都是卖自行车凑的。而那时的青岛啤酒还不是平价啤酒,是奇缺的 " 大牌奢侈品 ",凭票供应,有价无市。

郭广昌仔细盘算了一下,省了两顿饭,终于喝上了青岛啤酒。从此,他的 " 饮酒梦 " 种下了,而青啤也成了他在酒业圈的 " 白月光 " 初恋。此后的人生中,他时常津津乐道于这段往事,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说:30 年前不吃饭也要喝青岛啤酒。

近二三十年间,中国酒业市场沧海桑田。许多让国人充满记忆的老牌子衰落了,但青岛啤酒却产量大幅跃升,不仅成为中国啤酒业的龙头品牌之一,还从 " 王谢堂前燕 " 飞入寻常百姓家。

其间,郭广昌也从穷小子变成了身家数百亿的大老板。近几年,郭广昌在福布斯富豪榜中常年位居上海首富的位置,直到今年被拼多多的黄峥取代。复星在近 30 年的发展过程中,也逐渐将产业触角伸向医药、钢铁、矿业、房地产等多个领域。

酒水业成为复星可拓展的投资业务中的一块诱人 " 蛋糕 ",而青啤的品牌活力惹人亲睐。正所谓 "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2017 年 12 月,复星系重金砸下 66.17 亿港元(1 港元约合 0.8 元人民币),从日本朝日集团控股株式会社手中拿下青岛啤酒 H 股 17.99% 的股权,成功晋升第二大股东。

购入青啤是郭广昌和复星正式涉足酒水圈的第一步。从这个角度看,青啤对郭广昌的意义无论在情感上还是事业上都可谓重大。

收购完青啤股份,郭广昌按捺不住内心激动发表文章《我和青岛啤酒的故事》。他在里面信誓旦旦地说:" 复星希望和青岛啤酒一起长期共同发展 "" 希望青岛啤酒因为有了复星参与,更好应对消费市场的升级变迁,迎来下一个辉煌的新时代 "。

然而,时隔 3 年,青啤还是那个青啤,郭广昌却不像之前承诺的那样,反而开始加快从青岛啤酒套现离场。

难道这一切 " 终究错付 " 了吗?

醉翁之意不在 " 酒 "?

收购青啤时,许多业内人士都认为这本该是一场 " 爱情马拉松 ",但短短 3 年后便 " 挥手作别 ",让许多人捉摸不透。

关于原因,市场上多有猜测。

有人说,这是 " 情义千斤不敌银钱四两 "。

2017 年 12 月,复星收入青啤股份时,青啤正处历史估值最低点—— 27 港元每股。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郭广昌收入青啤股份不到一年后,青啤股价便一路看涨到 40 港元;截至今日午后,青啤股价为 77.5 港元。

在超两倍的浮盈面前,郭广昌放下情怀也是人之常情。毕竟他是个商人,低买高卖是本质追求。

还有人说,郭广昌抛弃青啤是 " 揽入新欢,嫌弃旧爱 "。

购入青啤之前,郭广昌在各大富豪榜上跑了个遍,但都未能和 " 酒 " 产生值得书写的故事。

复星曾先后与牛栏山酒厂母公司顺鑫农业、金种子酒等白酒企业传出过 " 绯闻 ",最终都不了了之;也曾拿下旗下酒类在欧洲市场份额名列前茅的 Osborne 集团 20% 的股份,但最终股份也被购回,以 " 和平分手 " 告终。

而在购入青啤之后,郭广昌像是打通了 " 酒桌 " 上的任督二脉。

" 复星与酒的缘分,始于青岛啤酒,但绝不会止于青岛啤酒。中国人的餐桌上,一定离不开一壶好酒。" 郭广昌在湖北宜昌考察时留下的这句话,证明了他在 " 酒桌上 " 的勃勃野心。

今年 5 月 28 日,复星系砸下 26 亿元拿下金徽酒控制权,在中国酒业又一次踏出巨响。又一次,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复星收购金徽酒后,其股价也仿佛 " 坐上了火箭 ",从收购当日的 13.64 元每股,涨至了如今的 39.28 元每股。

在郭广昌手里,青啤与金徽酒的浮盈皆超两倍。但不同的是,青啤拼尽全力,3 年时间才有此成绩,期间还不断被外界猜测 " 已触摸到行业天花板 "。而金徽酒仅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就创造了如此佳绩,两相比较,青啤在郭广昌手里难免显得有点 " 跟不上溜 "。

不管外界如何猜测,郭广昌抛售青啤已成事实。接下来是否还会继续减持,还是个未知数。

美酒虽好,但不要贪杯

近些年,酒类一直是股票市场上的 " 明星 "。尤其是白酒行业总体股价,自 2015 年以来已涨 8 倍。

目前,白酒行业气势如虹。" 大哥 " 茅台可以 " 硬刚 " 疫情影响,批发价坚挺在 2830 元左右;" 二哥 " 五粮液目前批发价 960 元,突破 1000 元以上指日可待;" 三哥 " 泸州老窖批发价也稳定在 850 元左右。

强劲的市场吸引了不少社会上的 " 热钱 "。这些年,许多企业都曾挥舞着钞票杀进白酒行业,当然,其中 " 翻车 " 的也有不少。

" 豆奶大佬 " 维维股份先后于 2009 年和 2012 年分别拿下了枝江酒业和贵州醇的控股权,但维维与它们的 " 蜜月期 " 均转瞬即逝。

枝江酒业的营收自 2012 年起持续下滑,从最高峰 11.9 亿元持续下滑到 4.32 亿元;贵州醇的净利润更是从 2012 年收购当年就一直亏损,7 年亏出了 3.16 亿元。最终,维维不得不在 2018、2019 年低价甩掉了这两个 " 包袱 "。

" 软饮大王 " 娃哈哈 2013 年时斥资 150 亿进入白酒行业,与茅台镇金酱酒业合作成立了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领酱国酒业。但经历了一地鸡毛的营销后,仅过了 5 年,娃哈哈便将白酒业务转卖给了某直销大佬。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联想、辅仁药业、思念食品等明星企业,都曾在白酒行业碰过一鼻子灰。

此次郭广昌率领复星高调购入金徽酒,背后同样有人担心其前景。相较于上扬的股价,金徽酒的业绩其实并不耀眼。

有媒体报道,2020 年前三季,金徽酒的营收和规模净利润都是同比下滑的。其中营收同比下滑 5.53 个百分点,规模净利润下滑 2.28 个百分点。且从营收体量上看,金徽酒十几亿的营收规模也杀不进行业第一梯队。

毫无疑问,郭广昌的内心一直有一个 " 酒业大梦 "。可喜的是,截至目前,这个梦想还在朝着好的方向前进。但远航的巨舰底下,潜藏的暗流已经可以预见。隐忧尚在,郭广昌远没有到可以 " 今朝有酒今朝醉 " 的惬意之时。

编辑:赞赞

责编:杨帆

以上内容由"ZAKER石家庄"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