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猛犸新闻 2020-11-27

家长举报班主任索贿 被其他家长浇热水 找人 " 理论 " 被刑拘

在家想了整整两天,汪文月还是决定举报曹老师。9月27日上午8时许,在上班的第一时间,她拨通了沧州市教育局和该局石油分局的举报电话。

然而,令汪文月没有想到的是,她举报曹老师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件,让她心力交瘁。11月12日,汪文月向记者反映,她举报之后没多久,她的举报人身份就被人故意泄露,有家长建群对其进行了人身攻击,还带领数十人到学校门口和操场上进行声讨示威,并威胁她不撤销举报就不让全班同学上课。当她在学校校长主持下与曹老师协调关系时,被一学生家长用热水兜头浇下。

汪文月说,气愤之下,她的弟弟在班级群里骂了几句组织声讨她的家长,并和她一起去组织者家理论时踢了对方的门;在对方女儿两次拳击儿子的情况下去找其女儿理论并揪了其衣领,她们因此受到了行政拘留20天的处罚。而对方在泼自己热水、公开组织游行声讨谩骂自己、威胁自己母亲并踢母亲的门的情况下,并没有受到相应的处罚。

对于汪文月的举报,被举报的曹老师称并不属实,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回应曹老师并不是索贿,具体情况需要进一步核实。

学生家长举报班主任一个多月让送四次礼

汪文月是河北沧州人,她的儿子顾明在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上小学四年级。曹老师是儿子的班主任,也曾经是她上学时期的班主任。举报曹老师的原因,是源自9月25日下午17时儿子顾明的一通电话。那天放学后,已上四年级的儿子在电话中哭着对她说:"妈妈,曹老师又针对我了。班里要选出八名‘二道杠’。选举前,曹老师说,要选英语好的、纪律好的、体育好的,就是不能选学习好的。"

顾明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年级数一数二,不让选"学习好的",他觉得是针对他的。挂断电话,汪文月心里很难受,她觉得孩子不该承受这些。她认为这是曹老师又一次在报复自己和孩子。之前曾有两年时间,她与曹老师的关系处于恶化状态,她认为孩子一直在遭受到报复。今年疫情以来,两人关系有所和缓,但在中秋节前,曹老师再一次给其车钥匙时,她没有给其买东西。她认为正是此举导致了"不能选举学习好的"。想到多年的遭遇,她忍无可忍,才选择了举报。

汪文月举报的事由,源自2017年儿子顾明刚上一年级时,曹老师向其索贿的事儿。据她回忆,当年,学校召开秋季运动会时,因为曹老师曾经教过她,就让她独自进入校园,并把车钥匙塞到了她的兜内。当时她还问:干嘛?让我兜兜风啊?曹老师笑了笑,没有说话。她懂得曹老师的意思了,就出去开了曹老师的车上了街,但因吃不准曹老师是让洗车还是让加油,她在大街上一直转悠。等转悠到运动会快结束时,才回家拿了米面粮油等;后感觉这些东西拿不出手,便又去超市花1000多元买了茶叶,还在车中放了1000元钱。然后托人将车钥匙捎给曹老师。下午见到曹老师时,曹老师还说东西有点多了啊,咱们关系不至于如此。

后来,快过中秋节时,曹老师在微信里抱怨单位只发了几桶油和一袋米面,并询问汪文月你们还发不发螃蟹,她回答说肯定要发,并问怎么了。曹老师没有说话,她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给他到市场上买了数百元的螃蟹。

再后来,他又要了一大箱子生蚝,还有两箱苹果梨。"不能说是他直接要的,但都是在他的暗示下没办法才送的。"汪文月说。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让她送了四次东西。"教育局调查的时候说价值4000多元,顶我一个月的工资了。"汪文月说。

老师曾要求退钱的截屏成为举报的证据

但令汪文月没想到的是,送了这么多的礼,曹老师不但没有对孩子进行照顾,还接连在班级微信群里点孩子的名字。

汪文月说,2017年当年过了十月一日假期之后,她去医院做手术。进手术室之前,她给曹老师发了短信,说明要住院的情况,并说孩子作业可能没工夫检查了,请多担待。曹老师也回复了一句"好的"。但两个小时的手术刚做完,她第一时间拿起手机看信息,就发现曹老师在群里点名批评了儿子顾明的作业完成得不好;次日8时多,又点名批评其儿子,并要求家长负起责任。

她很生气地质问曹老师:不是给你说明过情况了吗,你为何还要这样?她的理解,曹老师此举,是提醒她又该送礼了。她就告诉曹老师:你要什么我都给,既然这样的话你再要什么,对不起,我都不给了。曹老师回复他说:要不我把钱退给你吧。而她却说不必了。

汪文月至今还保留着当年的这个微信对话截图,这也成了曹老师收受其财物的直接证据。记者从中也看到了上述对话。

令汪文月没想到的是,等她出院之后,曹老师就毫无理由地把顾明的纪律委员给撤掉了。汪文月说,她当时就表示要举报曹老师,曹老师害怕之后就恢复了她儿子纪律委员的职位,但她儿子顾明害怕曹老师再动不动就撤他的职,就表示不愿意再干了。

王文月说,自此以后,在将近两年多的时间内,她跟曹老师几乎没有任何沟通。但曹老师对儿子顾明的报复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几乎把儿子逼到了一个绝境。今年疫情期间,因其帮助其他学生家长下载上网课软件等,她和曹老师的关系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但在今年中秋节前,曹老师故意选择在节前公布要选"二道杠"的消息,她明白这个时机公布是啥意思,当曹老师也再一次把车钥匙塞到她手中,她很反感,没有买任何东西就把车钥匙还给了他。因此才有了"不选学习好的"结局,所以她愤怒之下才选择了举报。

数十名家长以不让孩子上课为由让撤销举报

9月27日上午8时多,汪文月就给沧州市教育局和该教育局石油分局打了举报电话。大约9时半左右,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基础教育科的张科长等4人,把她约到学校的一间办公室里做了举报笔录。期间,详细登记了她的个人资料。

第二天,调查人员向她反馈:她的举报属实,曹老师自己也承认了,并询问她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没有。汪文月说,直到此时,她都没有想到处分曹老师的事儿。在她看来,曹老师既是他的老师,又有教学能力,她委婉地表达了道个歉就算了。他还问曹老师自己想怎么办,调查人员说"曹老师想还钱,并想跟你见面谈谈"。上述相关微信对话记录,她做了截屏。

但道歉没有等来,风波就来了。10月13日下午16时左右,汪文月正在上班时,便有家长给其打电话,质问她为何要举报曹老师;随后有两位跟她关系不错的家长发信息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并让她赶紧到学校,说出事了。

她请假赶往学校,还没到学校门口,三位家长便让她将车停到学校大门对面较远处,说怕她挨打。下车后,三人问她为何举报曹老师,她便将曹老师给她车钥匙她没买东西等情况做了说明。三人便不再追问,并告诉她,刚才有人组织了不少家长在学校门口声讨她和骂她,现在他们正在学校的操场里闹。隔着马路和院墙,她听到了几个带头的人在校园操场里的骂声。

汪文月说,她因怕挨打,没敢停留多久便开车走了。当晚,有一个带头在学校骂她的家长还给她打电话,将她辱骂了15分钟,还威胁说要收拾她。

另一位家长则私信她,说有一位家长建了个群来声讨她,并号召家长到学校来闹事。该家长提供了建群者的手机号及微信昵称,并说在群里声讨她时,因一位家长看不下去,替她说了几句公道话,就被踢出了新建的群。根据昵称及手机号,汪文月判断带头建群的家长就是任某。

还有家长当晚告诉汪文月,当天在学校声讨她时带头的便是任某、安某等三人,其中一人负责组织建群,一人负责逐个通知家长,要大家都要去闹。全班52名学生,现场去了30多位家长。而在声讨中,他们说她举报曹老师,骂她不要脸、小人、王八蛋,并号召大家从明天开始,所有的孩子都不要去上学,让汪文月的儿子顾明一个人去上,什么时候汪文月把对曹老师的举报给撤销了,什么时候再让大家的孩子们去上学。

谁泄露了举报者的个人信息?

想到自己因为举报被泄露身份并从而成为众矢之的,汪文月气愤之余感到很疑惑:是谁故意泄露了她的举报者身份?是谁唆使这么多人来声讨她?平时学校管理严格不让家长进,为何这么多人能够进去?

13日当天,汪文月便打电话给孟校长和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相关调查人员,双方都否认是他们泄露了她的举报者身份。次日,她见到孟校长时,再次询问此事,孟校长开着语音联系了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基础教育科的张科长。张科长说,曹老师犯的错误他们已经调查清楚,他们肯定会给予处分;如果对处分不满意,还可以向上级反映。至于谁泄露了举报人的信息,跟他们没有关系。

11月13日,该局基础教育科张科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调查过程中并不存在泄露举报人的问题,因为汪文月是实名举报,他们找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等调查时,肯定会说是汪文月举报了曹老师这件事。但如果汪文月是匿名举报,他们肯定会给她保密的。

对于泄露举报者身份问题,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孟校长11月13日表示,他对此并不清楚。他推测,可能是曹老师因举报感觉压力比较大,有那么一天半天的时间觉得心脏特别难受没去上课,孩子放学后家长问起来才知道情况的。

11月13日,学生家长安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们去学校时并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儿,也不知道是谁举报了曹老师,但后来有个家长被拘留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家长举报的,她一直在跟我们闹事"。她们是在孩子放学后说曹老师没上课,情绪不好后,才去学校问问要对曹老师采取什么动作,为什么要给他处分。"这事儿也影响了孩子们,因为头天发了‘二道杠’,曹老师就通知不让带了。孩子们情绪很不好。"

安某说,她们当天去学校并没有人去组织,都是全班家长自愿去的,现场也没有声讨人,也没有骂人,更没有提如果不撤销对曹老师的举报就不让孩子们去上学的事儿。

安某说,曹老师从教27年,人品非常好。如果他品质不好,早就有人举报他了,也就没有谁会主动为他说事,"我们都为他抱屈"。说他受贿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这也太侮辱他了,平时跟他关系不好的叫他去吃饭他都不去吃。

举报者被学生家长兜头浇了一盆热水

因举报者身份被泄露而遭到声讨之后,汪文月没有想到的是,此后事情的发展更具戏剧性。

13日被声讨当天,她曾给孟校长打电话,孟校长约她第二天到学校跟曹老师进行调解。次日8时,她去了曹老师的办公室,孟校长和迟校长都在,他们劝她不要两败俱伤。但从8时调解到10时,还是没有结果。期间,他们提出可以给她调解她与任某之间的关系,但联系任某多次,任某并未出现。

大约10许,趁课间操时间,汪文月去了教室,看到任某的女儿在教室,她就走过去就问她:"你妈妈不是让大家不来上课吗?你怎么来了?"说这话时,她还录了像。说完便回到了曹老师的办公室。

汪文月说,刚进曹老师的办公室没多久,任某便悄然出现,端起一盆热水趁其不备从她背后兜头浇了下来。汪文月说,她边泼水还边说,她要替曹老师出一口气;泼完以后还说,可算是替曹老师出这口气了。

汪文月被泼得头上脸上都是水,全身都湿透了。当天温度很低,她被冻得直打哆嗦,并因此感冒了一个多月。幸运的是,当天她盘了头,热水先浇在她盘起的头发上,因此没有被烫伤。

被泼水之后,汪文月说她试图反抗,但两个校长一人抓住她的一只胳膊,让她动弹不得。而任某则对她拳打脚踢,还不断地挠她。殴打她10多分钟之后,任某就趁机跑掉了。期间,她曾经试图报警,但她的手机几番都被校长等人抢去了,说报什么警啊。

汪文月怀疑,用热水泼她替曹老师出气,是事先策划好的。不然,怎么会在上午10时有一盆热水在等着浇她?此前,校长多次联系任某,她都没有来,怎么泼水时突然出现了?

任某走后,她才得以脱身,走出办公室要报警时,遇到了前来调查的警察。她问是谁报的警,警察说是任某报的警,说汪文月威胁其女儿。汪文月也要求报警,并让警察把她被水泼之后的狼狈情形录了下来,还给其身上的挠伤照了相,还让一位在校长对着镜头给她做证。

事后她了解到,她问完任某女儿走出教室后,任某也曾走进教室,她要全班同学跟着她拍着巴掌一起喊:"顾明妈,真讨厌;顾明真讨厌。"汪文月为此也报了警。

11月19日,记者跟任某联系,就汪文月所反映情况,以及之后汪文月威胁其孩子和踢门等情况,向任某求证。任某接通电话后,小声说正在开会,让等会儿再联系。随后,记者数次拨打其电话,都无人接听;记者也发去求证信息,直到记者发稿时,依旧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校长:家长进入校园是给学校领导施压,替曹老师说话

11月13日,记者联系上被汪文月举报的曹老师。针对他被汪文月举报等相关情况,他表示,他是有单位有组织的人,怎么协调这件事情,由单位由组织出面的情况下,他接受面谈。随后他又表示,记者刚才所说的汪文月反映的情况,都不属实。"你听到的东西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如果你想了解这个事情,或者澄清这个事情,希望面谈。"

当天,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校长孟校长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据孟校长讲,关于汪文月的举报,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9月27日曾来调查过一次;今天他们又来调查了,他也正在解决此事。

说起事情的起因,孟校长说是因为曹老师班里要选"二道杠",一共有8个名额,但汪文月的孩子没有选上。因其孩子当初是纪律委员,后来汪不让他当了,因此这次就没选上。

对于有家长进入校园闹事一事,孟校长说这种情况并不存在。他说,可能有的家长对曹老师比较同情,期间说到组织学生不来上课的事儿,但被学校坚决制止了。他们学校告诉家长,家长没有参与这件事的权利,他们的行为纯粹是给学校添乱。至于怎么处置曹老师的问题,这有个组织程序的问题,他们肯定会解决,你们家长越这么闹,无论对曹老师还是对举报的家长来说,都是一个刺激。他们为此还对进入学校的学生家长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对于汪文月和任某是如何在办公室闹起来的,孟校长说,汪文月认为到学校闹事是任某起的头,任某可能在里面起了作用。13日,汪文月跟他打了电话,说要跟曹老师谈一谈,他说可以。第二天见面后,汪文月说教育局石油分局基础教育科的张科长说了,必须让他把任某组织学生家长声讨她和打电话骚扰她的事情调查清楚,但他回答说他没有这个权利。他当着汪文月的面还给张科长打了电话,张科长说他并没有要求学校调查泄密者,并说他们教育部门没有这个权力。

孟校长说,后来,汪文月要找任某过来谈谈。但在上课间操时,汪文月跑到教室里问任的孩子:"你妈妈不是不让大家都不上课吗,你怎么来了"。任某听说后就比较激动,就用水泼了汪文月一身。但水不是热水,是凉水。泼完后,他们就把二人拉开了,后来就归了派出所来管了。

孟校长否认汪文月所说的数次控制她的电话并阻止她报警,并说他们也希望警方来处理其间的纠纷。至于汪所说的拉偏架,孟校长说,汪文月也说了迟校长拉偏架的事儿,但哪有这样的事情,人与人之间并没有恩怨,他为什么要拉偏架。

"委屈孩子了,被卷入这场风波"

汪文月被泼水之后,给弟弟柳鸣打了个电话,述说了她的遭遇。在学校门口,柳鸣见到了汪文月,见她浑身上下湿淋淋的,很狼狈。

柳鸣说,当时他很生气,本来姐姐举报的只是老师,任某却组织家长建群来骂姐姐,还带头围攻声讨姐姐,现在竟然用热水来泼她,他就忍不住拿起汪文月的手机,在班级群里骂了任某几句。

两天后的深夜凌晨,柳鸣11时下班以后,和汪文月一起去了任某家,并踹了任某家的门。"我们受了多大的委屈,结果派出所不给我立案。我们前去就是想跟她理论理论。"汪文月如此解释当时的动机。

汪文月说,她们当天去的时候,看到任某家的灯都亮着,等到上到楼上敲门时,对方并没开门,她们就踹了两脚门,后来看监控踹的时间不过两三秒。

汪文月与任某的恩怨,并未就此终止。10月26日上午放学时,汪文月的儿子顾明给她打电话,说任某的女儿无缘无故地打了他。她问怎么回事儿,儿子说:早自习读英语时,他没有用手点着读,任某的女儿就找茬给了他一拳;下课的时候,又趁他不注意,推了他一跤。她问儿子找没找曹老师;儿子说找了,但曹老师不管。

汪文月觉得任某女儿性格很好,从3岁就跟顾明一个幼儿园上学,之前并不是这样的人,她打顾明肯定是受了家长的教唆。因老师不管,她又给派出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了此事,但对方表示这种事并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

她就跟柳鸣打了个电话,说要自己去学校找任某女儿问个明白,柳鸣也跟着去了。进入学校后,孩子们正在上体育课,她认识体育老师,就跟体育老师说要打扰几分钟,体育老师同意了。她就过去揪住任某女儿的衣领,问她为何要打顾明,任某女儿说她没打,并极力反抗。她就对儿子顾明说:人家咋打你的,你就咋打回去。但顾明说不打,她有些生气,转身就走了。

柳鸣说,他之所以跟着去,就是怕汪文月冲动,看到她揪任某女儿的衣领,就赶紧去阻拦劝说。

汪文月所讲上述情形,因联系不上任某,无法从她那里得到证实。但在采访时,另一家长安某告诉记者,任某女儿并未打顾明,只是让他用手指着读书,汪文月就去威胁人家孩子,还去踢人家的门,并把相关视频发给了她。

在汪文月提供的其儿子班级群微信聊天截图中,有显示"某某母亲"的在群里留言,讲了顾明妈妈来学校揪着某某衣领让顾明打之事,并称"孩子们都非常勇敢,不仅某某(其女儿)知道反抗,其他孩子也站出来指责顾明和他妈妈"。有家长在下面留言:"委屈孩子了,被卷入这场风波。"

汪文月则跟着解释了其儿子顾明两次遭到"某某"殴打的情况。但一学生家长立即跟着骂她:"你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人,在这里还是闭嘴吧!"

汪文月说,骂她的人,就是安某。但安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否认了其骂过汪文月。

因威胁家长、学生等被刑拘20日

汪文月到学校揪任某女儿衣领后,学校报了警。当天下午,柳鸣去冀中市公安局霸西分局长安派出所做了笔录,然后,他"被关进了铁笼子";当晚,汪文月到长安派出所后,二人被安排去做了核糖核酸检测。10月30日,汪文月被告知被刑拘20天,当天晚上被送往冀中公安局拘留所。柳鸣同样被刑拘20天,但因其腰椎被一辆三轮撞伤,暂缓收押。

被关押三天后,因患有低钾症,汪文月身体出现严重不适,体重由90多斤迅速增长到120多斤;10月2日,她被解除拘留到医院看病。但出来后,她对自己被刑拘而对方没有受到同等待遇而耿耿于怀。

汪文月向记者提供了两份《冀中公安局霸西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在编号为冀中霸公(长安)行罚决字(2020)0014号中,称汪文月因其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地二三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对其行政拘留10日。事由是10月26日14时许,朱某(任某女儿)正在学校操场上体育课,汪文月带其儿子顾明来到朱某身前,双手抓住朱某的双肩让其儿子顾明打朱某,造成教学秩序无法正常开展。

另一份编号为冀中霸公(长安)行罚决字(2020)0015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则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第一项和第二项之规定,对汪文月各处行政拘留10日,合并处罚行政拘留20日。

处罚事由包括;10月14日上午10时在学校上课间操期间,到班级拿手机录着对任某女儿说威胁的话;10月14日中午,其指使柳鸣在班级微信群对任某进行辱骂和人身攻击;10月15日下午两次到任某家楼下对任某进行人身威胁;10月16日零时和1时两次带着柳鸣踢踹任家防盗门,并对任某进行辱骂和人身威胁。

汪文月认为,上述行政处罚书显失公平,比如她10月14日到教室对任某女儿并无威胁语言,反而任某有教唆孩子们辱骂其母子情节;在班级微信群里的辱骂也是相互的;其到任某家踢门等也是因为任某组织人员游行、对其泼水等行为所致,属于激情过错,且并未造成财产损失,充其量属于民事侵权行为,给予批评教育即可,但给予这么长时间的行拘,这样的处罚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并加大了双方的矛盾激化。

同时,她认为任某等人组织数十人在学校内外游行并对其进行人身攻击,建微信群对其进行诋毁,对其泼热水进行侮辱,在教室教唆小朋友一起辱骂其母子,也理应受到对等处罚。她们为此报了很多次警,但警方均未对对方进行处罚。尤其是10月26日晚,她去长安派出所做核糖核酸检测时,任某单独和带其家人两次去汪文月的母亲家,对其60多岁的母亲进行威胁谩骂,并且也跺了她家的门。她母亲多次前去派出所报案,并带了很多邻居作证,但并未得到警方的立案。

令汪文月颇感蹊跷的是,在其被解除拘留当天,长安派出所以有错别字为由,从其母亲手中"骗走"了之前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然后给了两份新的。记者看到的两份就是新换的那两份,上面少了汪文月母亲的签名。

此情况被汪文月的母亲证实,据其讲,当天他们要得很急,她并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就回家去拿了。换了以后感觉不对劲,就多次前去索要,但对方表示已经撕掉扔垃圾桶了。"处罚书上如果改动一个字,意思可能就变了。他们为何要那么着急地收回?"

就汪文月所反映的其被行政拘留及执法不对等等问题,11月13日,记者向冀中市公安局霸西分局长安派出所夏所长联系,其表示,需要带着证件到分局办公室询问,在他那里没法回答。

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曹老师的行为不是索贿

从家长举报老师,演变成为家长与家长之间的对垒,并矛盾升级到警方介入。在引起如此轩然大波的背后,汪文月的举报是否属实?教育局调查结果怎样?

汪文月反映,自组织家长围攻她并向她泼水之后,她再跟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相关人员联系时,他们的态度都变了,开始敷衍她起来,后来再打电话就没人接了,发短信也没人回,事发将近两个月,教育局再没有任何消息反馈。

11月13日,记者联系上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基础教育科的张科长。张科长说,调查结果已经清楚了,他们已把相关材料从业务部门转到了纪检部门,今天纪检部门已经去学校补充调查了。调查显示并不存在索贿情况,举报者是曹老师的学生,她每次去找曹老师那里会买点东西,曹老师也接收了,但这不能说是索贿。至于具体处理情况,可询问分局纪检科。

当天,该分局纪检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刚从学校了解情况回来,汇总之后会到下周分局党委会上做出相应讨论和研究,之后才会决定该怎么办。如果下处分的话,会在教育系统里下发。

11月19日,记者再次联系该分局纪检科。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已经跟曹老师调查取证过,但一些事实还需要跟举报人核实,但举报人的电话从周一打到现在,一直没有人接。

通过调查他们认定,曹老师的行为不是索贿。因举报人与曹老师是师生关系,为主动交好曹老师,在2017年9月29日开运动会时,她就去向曹老师要车钥匙,说要给曹老师洗车,但曹老师没给。她就去抢,曹老师为避免身体接触,就把车钥匙给她了。她出去转悠了一个多小时,车也洗了,可能也买了点东西,10点多把车钥匙还给了曹老师;中午12时许她还告诉曹老师车内有东西,还提醒有一种辣椒酱很特别。曹老师打开后备箱后发现她所买的东西,还在辣椒酱旁发现了1000元现金。曹老师告诉举报人,说这有点伤师生感情,准备把1000元钱退给孩子让拿回家。但因为孩子小,怕带丢了,也怕孩子知道送礼这件事情,就没让他带。下午见到举报人时,曹老师要把钱还给对方,但对方没有要。没有办法之下,曹老师说钱归他暂时保管,以后孩子交什么费用,就用这些钱来交。据曹老师统计,从2017年到2018年,他一共为孩子缴纳了382.1元的各项费用,其所收家长的1000元还剩下617.9元。

该工作人员称,经过调查发现,举报人一共向曹老师送了四次礼物,一次是河蟹,一次是十来个苹果,一次是一小箱子QQ星饮料,都是放在小区门卫处。举报人住院期间,曹老师曾分两次转给她两千元钱,但她都没有收。

对于上述情况,该工作人员表示,还需要向汪文月核实,但一直联系不上汪文月。关于汪文月反映的举报这两个多月中,她拨打了无数次电话,但均没有人搭理她的情况,以及她的举报人身份被泄密的情况,该工作人员表示,之前的情况,他并不知晓。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汪文月、顾明、柳鸣等均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猛犸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