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2020-11-27

呼吁印度尽早“进群”,东盟意在合纵连横

【文 /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曾伟富】

东盟于 2012 年发起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简称 RCEP)经过八年反反复复的谈判协商,终于在今年 11 月 15 日成功签署了。同为区域大国的印度在协议签署之际,却选择了退出。

印度的突然退出对整个 RCEP 来说,带来的只是遗憾,毕竟 RCEP 在没有印度加入的情况下仍是全球规模最大的自贸协定,也依旧是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经贸协议之一。

然而对 RCEP 的发起者东盟来说,却有些许 "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 的意味。之所以这么说,原因在于东盟作为区域小国联盟,利用 " 平衡术 " 在大国之间谋取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是其最期待看到的局面。而现今没有印度的 RCEP,总让他们觉得缺了点儿什么,因此纷纷表态呼吁印度尽早入群。

印度对东盟而言,意味着什么?

从各方面披露的数据看,印度是全球成长较快的新兴经济体之一,整个印度市场需求逐渐提升,特别是在中高端产品和服务的需求缺口日趋凸显。

东盟目前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2018 年东盟国内生产总值为 2.9 万亿美元,是世界第三大市场,总人口超过 6.49 亿。亚洲开发银行发布的《2019 亚洲发展展望报告》预计,2019 年东盟地区国家年均增长率为 4.9%,维持了较高的增长水平。

目前印度产业仍旧处于低端,而东盟经济共同体在 2015 年宣告建成以来产业升级迅速完成,大部分产业已经进入了中端产业阶段,受到中国 " 一带一路 " 倡议的影响,东盟成员国各主要产业都得到了质的提升。

基于这一点,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印度和东盟有理由在优势产业上进行互补。尤其是印度为了对冲中国 " 一带一路 " 而发起的 " 东进战略 ",更是把东盟地区作为主要目的地,这也为东盟提供了一个新选项,以降低其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度。

" 中国—东盟博览会 " 永久会址——南宁国际会展中心

中国是现实利益提供者,也是所谓的 " 威胁 "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国经济迅速崛起,走出去的步子也越迈越大。东南亚已经成为中国主要的投资对象国。尤其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China – ASEAN Free Trade Area:CAFTA)在 2010 年 1 月 1 日启动以来,中国成为东盟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逐年攀升。

紧密的经贸合作背后,也存在这样一个悖论——

隶属于新加坡政府的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在 2019 年对 1308 名来自东盟各国各行业人士进行了社会调研,结果显示:认为中国是东盟安全威胁的高达 38.2%,而 53.6% 的受访者则表示在未来将更信任美国。

要知道,2008 年经济危机之后,中国把握时机逆势而上,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在眼下的新冠疫情阻击战中,中国又一次彰显出了制度优势。可以说,中国发展模式对东盟国家的吸引力也在不断增强。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美国和西方部分官员与学者频频炮制出 " 中国威胁论 "、" 东盟国家将变成是中国的海外省 " 等言论挑拨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使东南亚国家对中国的全面崛起产生疑虑。

加之中国与部分东盟国家在领土和领海上存在历史遗留问题,东盟各国的一些力量也担忧中国在区域内形成一边倒的优势。他们希望继续由美国主导东盟成员国的国家安全,同时也希望印度企业能以 " 东进战略 " 形式进入到当地,消解中国在东盟经济上的部分影响力。

传统的外交平衡战略,又来了

从大趋势上看,东盟自成立以来,对外战略由起初的 " 一边倒 " 调整到了现今的 " 大国平衡 "。东盟内部也在经济、安全和社会发展上形成了统一政策决策的 " 东盟机制 "。其对外平衡战略,主要基于以下几点:

1. 积极的区域经贸合作,共促区域经济发展;

2. 运用外部和内部力量相互制衡,维护国家主权完整;

3. 提升区域话语权,维护政权安全。

这第二点,格外值得一提。五十多年来,东盟通过 " 合纵连横 " 在当今的世界格局中地位显著提升,并且积极参与国际事务,成为各大国争取与拉拢的对象。

新加坡国立大学著名学者王赓武谈及中国、印度和东盟三边关系时曾建议:东盟应该在中印之间做选择时先做理性思考,如果东盟国家将自己的未来捆绑在必须依附其中一方的话,必定不是好事情。

王赓武教授的主张代表了东盟国家处理大国外交关系时的主要观点。在面对站边选项时,东盟为了获得独立的发展道路只能选择居中,偏向任何一方在将来都会影响自身独立的发展,同时调和好大国之间矛盾,也可为自己提供更多的发展选项。

多个小国构建的松散联盟,能在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下,引导多个重要的区域合作平台,主要原因是利用了大国之间天然的矛盾,全力推行其 " 大国平衡外交 " 谋取自身最大利益。印太区域内的中日、中印、日韩竞争,区域外则有中美、中欧、美欧竞争,这些都是东盟发展潜在的资源。

有了资源,具体怎么操作呢?主要有以下几个基本点:

1. 与各大国保持一致的距离,不偏向任何一方;

2. 与各大国保持在政治、军事、经济的同步发展;

3. 在对立双方关系失衡时,积极参与促成双方再平衡。

" 大国平衡外交 " 本质是现实主义外交,一切以实际利益为基准。而当大国关系发生变化时,哪怕是微妙调整时,东南亚各国都会据此调整其平衡策略。

在安全领域,尽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习惯性地打着 " 自由、民主 " 的口号插手东盟国家内部事务,但是由于某些东盟国家对中国的不信任,因此东盟依然希望美国在该地区有军事存在感,并且积极与之构建军事盟友关系,通过美国制衡中国的意图不可谓不明显。

在经济领域,日本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对东盟各国直接投资前三的位置,在诸如汽车、机械、化工等行业已经形成了一家独大的趋势,因此东盟各国开始非常欢迎以经济发展为主体的中国 " 一带一路 " 倡议, 以减轻对日资的依赖。

这些例子生动揭示了东盟通过多层次的综合平衡,让各大国的力量相互影响、相互制约。

结论

回顾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东盟为了引入多方力量,实现各方互相制衡,先后与世界和区域主要大国签署了合作对话伙伴关系。

每年一次的东盟地区论坛在 1997 启动了东盟 10 3(中、日、韩)对话框架,即利用中日韩三国在东盟互相竞争以提升东盟在区域的话语权。

随后发展出东盟 10 6(中、日、韩、印、澳、新)框架,东盟各国为了抵消中国可能主导东盟的疑虑,将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拉入东亚峰会,以平衡中国的影响。

10 X 对话框架的目的在于利用中国、韩国、制衡美、日经济影响力;利用美国、印度制衡中国军事影响力;利用澳大利亚、俄罗斯、欧盟抵消衡中、美的政治影响。

2003 年 10 月 8 日,中国、印度两大区域核大国同时加入了《东南亚互不侵犯友好条约》,为东盟提供了核安全保障……

就此,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东盟渴望印度早日加入 RCEP。

与其说 RCEP 需要印度,不如说东盟需要一个有印度的 RCEP。毕竟印度是东盟实施其 " 平衡术 " 的重要凭借。

现今东盟在印度没有上车的情况下毅然决然签署了 RCEP,这是基于自身现实状况的考量。新冠疫情作为今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已经对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造成了翻天覆地的影响。如何在最短时间内控制疫情、复苏经济?这是摆在东盟各国政府面前的头号难题,而中国是现今唯一能够提供帮助的国家。

至于被疫情拖入低谷的印度,各方也为之留了 " 后门 ",随时都欢迎印度的加入,并且没有设立任何门槛。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东盟可能依然会是最为积极邀请印度加入该协议的一方。

最后,我们也应该看到美国新当选的副总统哈里斯是一名印度裔,这对生活在东盟各国的 800 多万印度后裔极具提振作用,这些印度后裔虽然多数生活在社会的边缘但是却异常团结。

现在有了哈里斯的示范作用,可以预见未来东盟各国的印度后裔也将拿着这一点作文章,逐渐进入当地社会的核心生活圈并且开始影响所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在东盟各国内部华侨与印侨之间的利益竞争或许也将加剧。

一些印度民众得知 " 民主党胜选 " 后,奔走相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