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环球网 2020-11-27

一天 59 人确诊,“跳舞群组”成香港确诊人数最多群组

【环球时报记者 叶蓝】" 跳舞群组 " 成为香港暴发疫情以来确诊人数最多的群组,其男女患者的年龄差成为香港社会的谈资。

香港 26 日新增 81 例确诊病例,其中 " 跳舞群组 " 增加 59 例,累计已有 311 人确诊。香港《每日杂志》25 日报道称,一度式微的舞厅随着越来越多的退休人士加入舞林,再度蓬勃发展。这些舞场高中低档都有,运作形式有别,涵盖社会各阶层。其中设有舞台的茶楼一般以跳集体舞的基层人士为主,分为早舞、茶舞和晚舞不同时段,只要缴纳数十港元的最低消费,就可以又吃又跳;中产阶层会在康文署或志愿机构学习舞蹈后,组织学员租用小区会堂,聘请私人导师授课,导师又常以生日或庆典等不同名义邀请学员到酒楼大排筵席,载歌载舞,从中赚钱。本次暴发疫情的则是专攻阔太太的舞场,以跳拉丁舞及标准舞为主,也有导师在私人屋苑会所小班授课,每堂收费上千港元。

最先曝光染疫的香港名媛是 75 岁的商界名人吴汪静宜。她曾到一家跳舞场所跳舞,其中涉及一对一教舞。有人翻查最早确诊的 " 跳舞群组 "9 名成员数据发现,在这 5 男 4 女中,4 名女士的年龄从 56 岁到 75 岁,大多住在豪宅;5 名男士则从 29 岁到 35 岁,大多是舞蹈老师,且不少居住在舞蹈中心附近的普通住宅。有舆论为此质疑 " 跳舞群组 " 涉及不正当关系,一名自称为 " 跳舞群组 " 导师的男网民 24 日在社交网站爆料称,行内把教这群上流阔太太跳舞的人称为 " 喂雀 ",他们经常被 " 毛手毛脚 "。香港名流则纷纷撇清与 " 跳舞群组 " 的关系。像丽新发展主席林建岳的前妻谢玲玲日前发声明证实确诊,但否认自己是 " 跳舞群组 " 的一员,而只是曾接触涉及该群组的朋友。《星岛日报》25 日披露称,谢玲玲曾在病毒潜伏期间参与麻将局,导致同桌牌友包括远东发展主席兼行政总裁邱达昌的太太邱吴惠平、香港合和实业创办人胡应湘的太太胡郭秀萍以及高盛(亚洲)私人财富管理业务董事总经理顾浩明一起染疫。邱达昌证实妻子确诊,胡郭秀萍则发表声明强调自己不是麻将局友人,同时澄清没有参与任何跳舞活动。

针对跳舞活动被污名化,香港体育舞蹈总会运动员委员会召集人吴森隽称,部分舞蹈会所未遵守防疫措施,有人没有戴好口罩,结果令整个业界受苦。他强调跳舞并非 " 不正经活动 ",不少年轻教师是现役选手,他们是在 " 以舞养舞 " 准备比赛,比较年长的则是刚到可负担的年龄学跳舞。香港体育舞蹈总会会长叶赐伟称,香港舞池一般地方较小,容易增加风险,而且跳舞的鞋及服饰未必每次都清洗,容易把病毒带到其他地方。有多年舞龄的陈小姐称,跳集体舞时大家做同一个动作,可以维持社交距离,拉丁舞则两个人跳,有身体接触,因此感染风险更高。有舞厅业界人士透露,很多人基于跳舞是运动,戴口罩会使呼吸困难,也有人为了展示美态拒戴口罩。东方日报网刊登的一篇评论认为," 跳舞群组 " 涉及人数庞大,主要原因是参加者的流动性强,跨舞场人士一旦受到感染,可以在短时间内传播得更广。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