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ZAKER科技 2020-11-27

卢伟冰:成为雷军

登台前,李诞调侃他,脱口秀做好了雷军给他升职,他颇得要领地说 " 我这刚升了小米的合伙人,如果再升职的话 ……"。笑话还是预言,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对已经 51 岁的雷军来说,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接班人的问题。

上市后的两年多,小米经历了大大小小数十次的组织架构调整,雷军挖来十几位外部高管,去年年底又开始在高管层实行轮岗制,雷军像淘金一般把人才筛到台面,现在,卢伟冰成为最先被选中的那颗金子。

11 月 26 日,卢伟冰办了自己的第一场脱口秀,短短 12 分钟里他怼友商、调侃老板雷军、讲自己的 " 缺货 " 谐音梗,像雷军一样在表演最后回归性价比 " 初心 "。虽然从流畅性来说还不如雷军那般娴熟,但从段子到产品再到情怀的 " 标准格式 ",卢伟冰学得很快。

以往这家被认为只有一个精神领袖的公司,渐渐开始出现第二个被赋予极高个人气质的高管,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卢伟冰已经不只是那个 " 怼天怼地 " 的 Redmi 品牌总经理了。

非典型性高材生

在雷军已经成为金山总经理的时候,二十岁出头的卢伟冰刚刚步入社会,他没有像他的清华校友那样走一条标准的精英之路:保研、出国、读博,然后进硅谷或研究所。本科毕业后他直接去了一家国企做销售,公司有个响亮的名号:中国首家中外合资电子企业——康佳。

在他进入康佳前两年,摩托罗拉在中国的首家工厂在天津正式投产,以手机、对讲机为代表的无线通信在中国开始起步。2001 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更低价的原材料被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更便宜的原器件和产品则绵绵不绝地输出给全世界,凭借彩电成为国民品牌康佳也趁势加入手机行业。

在康佳度过了职业生涯的最初 10 年,卢伟冰从一名海外销售,一路攀到康佳通信销售公司总经理的位置。如果再坚持两三年,他也许会分到一套深圳华侨城的房子,像大多数精英一样成为一名城市中产,但他离开了。他后来解释道,其中一个原因是国企 " 没有容忍失败的土壤 "。

2007 年,卢伟冰加入天语。此时天语是国内手机厂商的佼佼者,在低价和运营商的助推下,一度成为国产手机销量冠军。他也从国内事务负责人一路晋升为天语手机 GSM 及海外事业部总经理。不过,时代也在这时开始扭转,在他进入天语的同一年,苹果在北美西海岸发布了第一代 iPhone,雷军从工作了 16 年的金山辞职,一边做天使投资,一边寻找下一个 " 风口 ",毫不相关的两个人开始在人生道路上越来越近。

在天语待了两年多,2010 年,在金立董事长刘立荣的力邀下,他加盟金立,彼时中国手机业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在酝酿中,其中,一家名字从粗粮中得到灵感的手机公司在北京成立。

三年后,在雷军推出红米;同年,卢伟冰升任金立集团总裁,开始改革金立。

" 金立从原来的渠道性品牌,向一个产品公司,或者向一个消费者品牌去转变,我也认为所有中国企业、老的品牌企业都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渠道起家,但是过于依赖渠道。" 那时的卢伟冰已经有了一丝现在的张扬气息,他直言不讳古板陈旧带给金立的束缚。" 方向最重要!",他说 " 我担心方向的重要性,早晚不重要,方向错了才是最可怕的 "。

然而在最重要的方向上,卢伟冰犯了自己的大错。

金立推出的第一部智能手机高达 2600 元,这和彼时华为、中兴、联想、小米用低价换市场的策略完全不同。卢伟冰说他记着读 EMBA 时一位教授的话,低价格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高价格、低成本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他评价雷军推出红米," 从长远看,这是一个糟糕的决定。因为红米严重稀释了小米手机的品牌空间。当红米销售放量,就是真正的‘发烧’用户离开小米之时。"

现实是,先离开的是金立的用户。

2014 年,卢伟冰放弃千元机,主攻 2000-3500 元。然而它们无一例外,在上市后几乎很快被降价到 2000 元以内促销,有些甚至沦为 " 充话费送手机 "。在这次战略转变中,卢伟冰形容金立是 " 二次创业 "。巧的是,他还成为金立的合伙人,一个六年后在小米被重新提及的名头。

虽为民企,但金立也没有给卢伟冰 " 犯错的机会 ",2017 年金立手机出货量出现断崖式下跌,逐渐沦为数据公司列表里的 "others"。随后卢伟冰离开金立,创办了一家 OEM 公司诚壹科技,主要为金立和其他手机厂商代工。一年后,带他走进智能手机市场的刘立荣被爆赌博输掉近百亿,金立也在风雨中飘摇。走过四家手机厂商的卢伟冰在脱口秀上调侃自己," 我和老罗一样,拥有丰富的倒闭经验 "。

到了 2018 年,智能手机市场已没有了过去的热血,和金立一起争夺柜台和流量的品牌死去了一大片,4 家大厂瓜分了绝大部分市场,包括他曾经不好看的小米和红米。自己的代工厂在缺少金立的支持后也开始走下坡路,又一次处在人生和时代的十字路口,卢伟冰在等待他的方向。

北上,方向北京

雷军说自己想邀请卢伟冰加盟小米的想法早在 2014 年就萌发了,但双方相识则是更早的 2012 年深圳欢乐海岸的手机局,这个局里的人到现在还在手机行业的可能一只手都数得过来,雷军和卢伟冰是其中之二。

2018 年 8 月,刚刚上市的小米仍在不停物色人才,雷军寄希望于借上市的机会,解决过去小米的组织架构、品牌管理等问题。南方的夏夜聒噪,热浪余温仍在,雷军拉着卢伟冰在常州的一家酒店大堂一直聊到凌晨三点,主题只有一个:说服卢伟冰加入小米。" 我觉得你不应该在一个错误的方向上继续浪费时间了,加入小米吧。你的公司,我来收购。" 雷军的一番话把卢伟冰拉回了当初意气风发的年代。方向,现在的方向是北上,北京。

那晚之后,小米负责了诚壹科技所有的解散事宜,小米的自传《一往无前》里说,这相当于一次变相收购。4 个月后,卢伟冰加盟小米。

事实上直到小米官宣的前一天,雷军才告诉他工作的具体职责——全权负责 Redmi 品牌的独立运作,这个他过去曾认为会拖垮小米的中低端品牌。在此之前,他希望回到技术和研发岗位,他更喜欢接触一线产品。但他没有迟疑," 自己在创过一次业之后已经明白,其实所有的老板都希望自己的干将指哪打哪,毫无怨言。" 雷军的意图很明显,Redmi 要承担起走量的任务,为小米主品牌腾出冲击高端的空间,卢伟冰这番话显然是雷军乐意听到的。

在手机行业的多年浸淫和金立时代对线下渠道的把握,卢伟冰为 Redmi 带来了更快速的市场反应和更强大的经销体系,直接变化体现在 Redmi 的产品线和销量上。

卢伟冰来的前一年红米只发布了 5 款新机,而 2019 年,Redmi 推出了 10 款;2020 年,加上今天刚刚发布的三款,年内已经有 11 款 Redmi 新机上市,平均每个月就有一款 Redmi 手机出现在市场上。

成绩是显而易见的,刚刚过去的 2020 年第三季度创造了小米最好的一季业绩,最关键的因素是手机销量的高速增长,而这其中,Redmi 贡献了超过 6 成的销量占比。从这个层面来说,前小米高管王嵋的一句 " 得屌丝者的天下 " 似乎是对卢伟冰的 " 褒奖 "。

成为雷军

雷军对卢伟冰的满意所有人都能看到:不到一年时间,卢伟冰从 Redmi 总经理升任为小米中国区总裁;九个月后又成为小米合伙人,他也是目前合伙人中唯一一个上市后才加入小米的高管。上一次成为 " 合伙人 " 后,他也成了金立的总裁。

也许当雷军在小米十周年演讲上说,小米将开启 " 重新创业 " 的征程时,卢伟冰会想起 6 年前带领金立 " 二次创业 " 的自己。

在小米很少有人能有卢伟冰这么高的自由度,他在公开场合的个人表达仅次于雷军。社交媒体上他 " 口若悬河 ",滔滔不绝地细数友商的 " 坑 "。对外,他把友商的 10W 充电功率穷追猛打地一顿狠批,然后被网友送上一个 " 卢十瓦 " 的名号;对内,卢伟冰调侃小米和雷军也是友商,戏谑他们尽快跟上 Redmi 的脚步。

在说错话这件事上小米犯了不止一次错,前有副总裁常程的 "(手机)拍女生宿舍 ",今有王嵋的 " 得屌丝者得天下 ",都让小米深陷品牌旋涡,敢说,又能把握住分寸,让雷军放心的人真的不多。

怼友商、侃小米的卢伟冰是个例外。在他之前,雷军永远是小米发布会上的主角,个人光环也只出现在 " 雷布斯 " 一个人身上,而现在卢伟冰的 " 个人秀 " 也开始上演。

图片源自网络

登台前,李诞调侃他,脱口秀做好了雷军给他升职,他颇得要领地说 " 我这刚升了小米的合伙人,如果再升职的话 ……"。笑话还是预言,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对已经 51 岁的雷军来说,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接班人的问题。

小米十周年演讲上,雷军直言,只要能实现三个愿望,他 " 差不多可以退休了 ",其中一个就是没有人再说他是劳模," 未来的舞台属于新一代小米人 "。

上市后的两年多,小米经历了大大小小数十次的组织架构调整,雷军挖来十几位外部高管,去年年底又开始在高管层实行轮岗制,雷军像淘金一般把人才筛到台面,现在,卢伟冰成为最先被选中的那颗金子。

那么,脱口秀里的调侃,会是卢伟冰的下一个 " 正确方向 " 吗?

ZAKER 科技出品

文 / 刘凡

参考资料:

《一往无前:雷军亲述小米热血 10 年》

《卢伟冰:总裁也是产品经理》

《从康佳、天语到金立、红米,卢伟冰永不停机》

《康佳悄然退出手机市场 海信苦撑难挽颓势》

《卢伟冰:创新需要守正出奇》

《金立手机总裁卢伟冰:以小米反小米》

《对话卢伟冰(上):老牌国产手机 " 金立 " 的逆袭》

以上内容由"ZAKER科技"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科技频道

科技频道

科技改变世界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