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潇湘晨报 2020-11-26

34 年了,英国人从没走出被“上帝之手”支配的恐惧

当地时间 2020 年 11 月 25 日,阿根廷传奇球星迭戈 · 马拉多纳在家中突发心梗去世,享年 60 岁。

作为曾经的球场对手,前英格兰国脚加里 · 莱因克尔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哀悼:"(他是)某种程度上,我们这一代乃至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经历幸福和痛苦交织的生命旅程,希望他最终在上帝之手中找到安宁。# 迭戈安息。"

推文很快在足球圈掀起了一阵小波澜。

巴西记者爱德华多 · 孟山都跟评道:" 放尊重点。至少在我看来,当个混蛋不适合你。"

莱因克尔回答:" 抱歉,不尊重在哪里?"

孟山都:" 得了,我们都知道你的意思。整个国家(阿根廷)都在哀悼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孩子。这不是玩双关的时候。"

另一个人也跟评:" 加里,现在不是玩双关玩笑的时候。"

莱因克尔回复:" 别这么荒谬。我是衷心的。"

英国报纸:" 他在上帝的手上了 "

上面的这段争论,问题自然是出在 " 上帝之手 " 上。

作为马拉多纳最知名的 " 雅号 " 之一,它源于 1986 年世界杯对阵英格兰队时的一粒手球。

" 上帝之手 "

莱因克尔呢?正是当时英格兰队中的头牌——当届比赛包揽英格兰队 7 球中 6 球的杯赛最佳射手、当场 2 比 1 得分中英格兰那一球的贡献者、当年的英国足球先生、" 英国射门机器 "。

是的,在止步四分之一决赛的英格兰队,莱因克尔进球数还要多于夺冠队的马拉多纳。

但这都不重要了,那个时代属于马拉多纳。

加里 · 莱因克尔(左二)射进英格兰队 " 安慰球 "

34 年后,自莱因克尔一句 " 上帝之手 " 引发足球圈 " 过激反应 ",也算不上无中生有。

某种程度上,英格兰从来没有走出过诞生 " 上帝之手 " 的 1986 年。

证据?

全球都在衷心缅怀马拉多纳时,11 月 26 日的英国报纸头版,齐刷刷地印刷着 " 上帝之手 " 手球时刻的大特写。

《太阳报》、《每日星报》、《每日镜报》、《地铁报》、《每日快报》……

形容 " 上帝之手 " 时,英国人总喜欢加上个形容词 " 臭名昭著 "。头版标题嘛," 他在上帝的手上了 "。

如果说莱因克尔被误解了,至少英国人认为,这个误解没错。

英格兰门将:" 垃圾。他在我面前逃跑了 "

2006 年,借着 BBC 拍摄纪录片《当莱因克尔遇见马拉多纳》的机会,两人有过一次有趣的交集。

见面的一刻,莱因克尔握住马拉多纳的手,问:" 是那只手?这只吗。" 马拉多纳俏皮地甩动自己的左手,说:" 不,是这只。"

作为职业生涯从未领过一张黄牌的 " 足球绅士 ",面对马拉多纳的去世,莱因克尔只是 " 小声抱怨 "。他的队友、" 上帝之手 " 直接受害人彼得 · 希尔顿则直白得多。

当地时间 25 日晚,1986 年世界杯英格兰队门将希尔顿在《每日邮报》发表署名文章,直言马拉多纳 " 有才华,但没有体育精神 "。

彼得 · 希尔顿赛前与罗纳尔多握手

一通客气之后,希尔顿描述当时的场景道:" 我们都没预料到当时会发生什么。怎么可能预料?他用一个高抛球向我发起挑战。他明白,他不可能用头够到球,所以他用手将球打入网中(注:希尔顿比马拉多纳高一个头)。非常明显的犯规。作弊。"

" 当他跑开庆祝的时候,甚至两次回头,好像在等裁判的(犯规)哨子一样。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所有人都知道,除了主裁和两个边裁。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这个球为阿根廷赢得了比赛。他很快踢进了天才的第二粒进球,但我们仍然无法摆脱几分钟前发生的一切。"

在希尔顿看来,没有那粒手球,马拉多纳就不会射进第二球。

" 多年来这一直困扰着我。现在我不会撒谎。有人说我应该拦下那个球,而不是让一个小个子在我面前头球射门。垃圾。他在我面前逃跑了。"

马拉多纳从未对这粒手球道歉,这是希尔顿的心结,也是英国人的心结。

马拉多纳:" 我梦想能再次打破英格兰球门,这次用右手 "

马拉多纳会为 " 上帝之手 " 对英国人道歉?

那一定是想多了。

1982 年 4 至 6 月,阿根廷与英国之间的马岛战争以英国获胜告终。这场战争,是阿根廷的伤疤。

马拉多纳在 1986 年在球场上击败英格兰队,被阿根廷人称为一场 " 复仇 "。

南美地区有首歌叫做《如果我是马拉多纳》。其中一句歌词便如此形容这个进球:" 生命就如同黑白之间的赌博,生命在赌博中衍生 ......"

后来,当马拉多纳再次谈到 " 上帝之手 " 时表示,如果用现在视频裁判技术(VAR),那么他当时 " 应该已被逮捕 "。

马拉多纳手握 1986 年大力神杯

事实上,马拉多纳很喜欢关于 " 上帝之手 " 的争议。

在 2019 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知道那是我的手。这不是我的计划,但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以至于边裁都没看到我伸手。裁判看着我,说:‘进球’。"

" 感觉真好,就像是对英国人的某种象征性的复仇。"

就在今年的生日(10 月 30 日)前夕,马拉多纳说," 我梦想能再次打破英格兰球门,这次用右手!"

英格兰防守队员:" 直到今天,仍然是我的噩梦 "

当英国人开始玩双关、玩影射,那一定是被逼的。

尽管他们不想提,但 1986 年那场比赛马拉多纳的第二粒进球——狂奔 50 米连过 6 人,在 2002 年被国际足联官方投票中 " 官方认证 " 为世纪最佳进球。

对于这个球,当时的英格兰国脚彼得 · 里德的记忆,超过了 " 上帝之手 "。

同样是 25 日的署名文章,里德描述道," 直到今天,马拉多纳 1986 年对英格兰的进球,仍然是我的噩梦。合法的那个,是的。"

彼得 · 里德在 1986 年球场上狂追马拉多纳

作为被晃过的 6 人之一,里德清楚地记得自己 " 顶着风狂奔,试图追上他。全身汗透,但仍然没赶上。"

对阵英格兰第二粒进球

他同样无法接受第一个手球,但只是一笔带过。

倒是防守第二个球的记忆,让里德发自内心地佩服对手:" 当我们谈论梅西,他是现代球员中最伟大的。但在阿根廷,只有迭戈,他是神。看看他对巴塞罗那和那不勒斯(马拉多纳曾效力过的西班牙和意大利俱乐部)的影响。在他离开那不勒斯的 20 年后,当我去到那里,仍然有他的旗帜在城市上空飘扬。"

2011 年左右,里德在迪拜和约旦与马拉多纳见过几面。他回忆道," 他体重增加了,叼着大只的雪茄,但仍能用左脚将球踢进死角。"

" 尽管我们英国人不喜欢他,但他是一个可爱的家伙。"

潇湘晨报记者张铮

以上内容由"潇湘晨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