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2020-11-26

只知道朱家角放生桥?金泽也有放生桥

在金泽镇的南市梢,有一座单孔青石桥,大名是放生桥,因为桥堍有座总管庙,所以当地人都称它为总管桥。我的老家就在放生桥堍的东北面。

据金泽志记载,放生桥始建具体年代不详,最早记录是明朝崇祯年间 1628 到 1644 重修,到清朝乾隆五十六年(1791 年)因破损严重,由陆开诚发起重建。按陆氏排列的辈分看,陆开诚是我前六辈的祖先,他出资重建自己家旁边的石桥,应是情理之中,二百多年后,我们陆氏后人仍为之骄傲。

放生桥造型古朴典雅,整座桥台级整齐,拱杆坚固,现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站在桥上,朝南望,元代的迎祥桥与清代的祖师桥尽收眼底;向北看,宋代的普济桥一览无遗,市河对面是文化创意园内错落有致的仿古建筑群,因此这里已成为游客来金泽旅游观光的一个主要景点。

虽然我 17 岁就搬家离开放生桥了,但只要有机会回到金泽,总会抽空去看望它。每次看到放生桥,总会自然而然地想起我少年时在桥上、在桥堍、在桥下玩耍的情景。

那时放生桥是我们少年南北大战的主战场。我们以桥中心为界,桥南桥北的少年经常以墙脚边的晒衣竹竿为武器,从桥的南北两面向桥中心冲锋,谁先占领桥中心的一方就坚守阵地,打退另一方的进攻,坚守到最后的队伍就是胜利者。那时,晒衣竹竿不知道被我们打坏了多少根,也不知道为此受到多少次大人的训斥,但大家乐此不疲。现在回想起来倒有点害怕,如果在放生桥上某人被竹竿刺坏眼睛,那怎么办啊?

桥堍台阶的石板是我们玩耍的好地方。我们在石板上钉铜板、打弹子、甩格子。夏季的晚上我们相约在桥堍的石栏上乘风凉,冬天的白昼我们聚集在桥堍的桥身旁晒太阳。最开心的是暑期的傍晚,我们都会拿着木盆扑到桥下的河里嬉水。我就是在嬉水时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游泳。那时,我们经常在桥下的水里玩潜水竞赛,两个人捏紧鼻孔,同时喊叫一、二、三后立即躲进水里。谁屏不住气了,先露出水面呼吸,谁就是输者。可是那时谁会认输呢?因此只能是连续进行竞赛,一次次捏住鼻孔屏气潜水,一次次为争当胜者弄得脸红耳赤。玩得最多的是在桥下河里打水仗,既要拼命地把水泼向别人,又要慌张地躲避别人泼来的水,噼噼啪啪,嘻嘻哈哈,开心极了。

转眼之间,半个世纪过去了。现在我每次站在放生桥上时,耳边还会响起少年时代在桥头你追我赶的嬉闹之声,眼前总会呈现出那时在桥上奔跑跳跃的顽皮景象。放生桥是我少年时代的桥,也是我终生难忘的桥。

栏目主编:孔令君 本文作者:陆明光 文字编辑:陈抒怡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苏唯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