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2020-11-26

联合国:疫情或让全球女性地位倒退 25 年

【文 / 观察者网 张晨静】今年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危机,扰乱了全社会经济发展的节奏。英媒 BBC 于当地时间 11 月 26 日报道称,根据联合国妇女署最新的全球数据显示,新冠疫情可能会让他们为之努力的性别平等工作倒退 25 年。

报道指出,由于新冠疫情,女性从事家务和家庭护理的工作大幅增加,她们丧失就业和教育机会,这让女性的身心健康可能会变得更差。

" 我们花了 25 年为之努力的一切,可能在这一年之内就会失去 ",联合国妇女署副总干事安妮塔 · 巴蒂亚(Anita Bhatia)还说,家庭护理负担会带来倒退回上世纪 50 年代对性别有刻板印象的风险。

疫情之前,在全世界每天 160 亿小时的无偿工作中,女性负担了约 75%,是男性的 3 倍。换句话说,也就是男性负担 1 小时无偿工作,女性要负担 3 小时。根据联合国数据显示,这个数字在日本是 4.8 倍、中国是 2.6 倍、美国是 1.6 倍。

疫情前,各国女性的无偿工作倍数图 图自 BBC

而疫情之后,这个数字变得更高了。巴蒂亚表示," 我向你们保证,这个数字至少翻了一番 "。报道指出,尽管联合国妇女署展开的 38 项调查都主要集中在中低收入国家,但来自更多工业化国家的数据也显示出了类似情况。

巴蒂亚指出,更令人担忧的事实是,许多女性实际上都不再回去工作了。" 仅在 9 月份,美国就有约 86.5 万名女性退出劳动市场,而男性只有 20 万。其中大部分原因是护理负担重,没有其他人可分担 "。联合国妇女署提醒说,职业女性减少所产生的连锁反应,会严重影响女性福祉、经济进步以及独立等。

" 我每天都达到极限了 "

BBC 为此采访了两名女性,要求她们用写日记的形式,记录其一天 24 小时,以了解新冠疫情对她们工作的影响。

第一位是来自日本东京的品牌顾问 Ten Wada,在居家隔离之前,她还兼职幼儿园老师。Ten Wada 说,她每天要在家庭教育、一日三餐、工作、做家务之间游走,时间对她来说是很奢侈的。

尽管在居家隔离期间,Ten Wada 和丈夫都在家里工作,但两人的日子看起来很不一样。Ten Wada 表示," 丈夫从上午九点半工作到下午五六点半,他可以坐到一个房间里,集中精力开始工作,这真是一种奢侈。我就没法这样,我觉得这确实有点不公平 "。

Ten Wada 在日记中写到," 现在是凌晨 5 点,我拼命想写完这篇日记。‘妈妈的生活’是不可预测的,我不想让这种不可预测来耗费掉我的薪水 "。她还说自己在家中做了大约 80% 的无偿工作,包括在家教育三岁的女儿等。" 最初两三个月非常糟糕,我几乎每天精神上都达到极限了,我女儿哭了,我也哭了 "。

第二位是居住在肯尼亚的尼日利亚裔美国女性 Ijeoma Kola 博士。她说自己能兼顾妈妈和工作的部分原因是,她的丈夫很支持她,而且她们可以雇人帮忙做家务。" 但并不是所有女性都可以这样负担得起佣人,然而尽管如此,我还是每天六、七点钟起床给儿子喂奶 "," 有一个多月时间,只有我和我丈夫两个人,我非常的痛苦 "。

尽管 Ijeoma Kola 博士的丈夫也会帮忙带孩子、做家务,但 Ijeoma Kola 博士表示," 我脑子里总是在想他没有想到做的那些事,比如购物清单、儿子一岁生日等等 "。此外,Ijeoma Kola 博士还抱怨说,自己有太多工作要做,且因为要做太多家务以至于她没法完成一些专业工作。

报道称,女性在家庭中不得不兼顾医疗预约、一日三餐、房屋维修等琐碎事情,这些精神负荷也会对女性身心健康造成不良影响。

联合国妇女署的首席统计学家帕帕 · 塞克表示," 我们看到了令人担忧的影响,包括高强度压力和心理健康挑战,特别是对女性来说,部分原因是工作量增加 "。

而这些从事大量无偿工作的女性,要么是从事有偿劳动的时间变少,要么是只能工作更长的时间,然后还会面临经济上的不安全感。报道称,联合国呼吁各国政府和企业承认无偿工作,并采取如额外的探视假、或额外带薪假,并保持托儿中心的开放等措施。

巴蒂亚认为," 这不仅仅是一个权利的问题,也是一个经济意义的问题 "," 女性完全参与到经济中来,这在经济上是有意义的 "。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