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2020-11-26

几无先例!5 获死刑、无罪释放 42 天后被抓,安徽“少年沉尸公厕案”择日判决

11 月 25 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安徽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左德刚故意杀人再审一案。此次庭审持续一天,至当日 19 时许才结束。

从庭审现场获悉,经过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合议庭宣布休庭,因案情重大,将择日作出判决。

10 年间主犯左德刚 5 获死刑,于 2020 年 6 月被无罪释放,42 天后再批捕。

辩护人:死者手有案外人毛发

法庭上,左德刚的辩护人出具了一份新的鉴定书,其中称:从该案被害人周杨的左右手中各收集到毛发,其一只手的毛发系周杨家族的 DNA,另一只手中的毛发属于另一陌生人。辩护人认为,这份鉴定书或许对找到真凶具有重要意义。

辩护人徐昕说:" 死刑案件要求达到排除一切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最高法两次不核准(左德刚死刑),今年安徽高院重审后发现了很多疑点,这些疑点都不能作出合理解释,经过审委会讨论,(安徽高院)作出了无罪判决。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此次再审应当维持安徽高院(作出的)无罪判决,宣告左德刚无罪。"

受害人母亲:只求给孩子一个真相

受害人周杨母亲表示,当日的庭审让她看到了希望。" 今天庭审中(首次)播放的(同步讯问)录音录像(显示),左德刚清楚地供述了(抛尸时)谁抬的(周杨的)脚,谁抬的头,谁给他推下(粪坑)去的,绳子是怎么勒的。"

她还表示,这么多年自己过得很辛苦,只想知道孩子去世的真相,希望能给孩子一个说法。

对于左德刚辩护人提出的鉴定书的问题,杨中芬委托的代理人廉波、郑强在辩论环节中提出异议,认为毛发不能作为新的证据,因为在尸体在厕所内时间过长,已被污染。公诉机关认为,不能确定该证据来源于周杨被害第一现场,意义不大。

再审焦点:左德刚是否遭受刑讯逼供

应杨中芬代理人的要求,法庭播放了数段审讯同步录音录像,并对该证据进行了质证,当年参与侦查的办案人员也出庭接受质询,该办案人员否认了对左德刚刑讯逼供。

左德刚则称自己确实遭受了刑讯逼供,笔录和录像都是按照事先商定好的内容进行复述。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以证明侦查机关未对左德刚进行刑讯逼供。

死刑改判无罪再启程序,几无先例

据此前报道,2007 年,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江店孜镇 16 岁少年周杨遇害,因其尸体在该镇一个公共厕所内被发现,这起案件又被称作 " 少年沉尸公厕案 "。

周杨遇害三年后,公安机关锁定江店孜镇村民左德刚等三名犯罪嫌疑人。在此后的 10 年时间里,左德刚经历多次生死起伏:一审被阜阳中院判死刑,案件发回重审后再被判死刑,之后安徽高院维持死刑判决,但最高法不核准死刑发回重审;案件又回到阜阳中院,该院第三次判左德刚死刑,安徽高院维持判决,最高法再次不核准死刑,2020 年 6 月,安徽高院后重审判左德刚无罪。

左德刚被释放后,杨中芬迅速向安徽省高院递交刑事申诉状,请求维持之前的死刑判决,同时申请检察机关提出抗诉。此后,左德刚再次被抓,安徽高院也决定对该案进行再审。

主犯左德刚代理人称本案诸多疑点被采信,做无罪判决后又启程序,在司法实践中几无先例。其提异地管辖未获回应。

(综合整理自澎湃新闻)

栏目主编:刘璐 本文作者:宗赫 文字编辑:肖雅文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