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新快报 2020-11-25

破案了!天津同一小区八人确诊皆因一个漏洞

11 月 24 日晚,天津召开第 155 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会上通报了天津此轮疫情的最新进展,截至 24 日上午 10 时," 滨城大筛 " 结果全部出炉,2467411 人检测结果显示全部为阴性。会上还 " 福尔摩斯式 " 破解了瞰海轩小区 8 名确诊病例之间的病毒传播方式。

海联冷库一名装卸工人

瞰海轩两条传播链

天津瞰海轩小区,此次出现疫情主要集中在 4 号楼以及 19 号楼,其中 4 号楼为瞰海轩小区第一个被检测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的王某所居住的楼栋,共涉及到 4 名感染者。

此外,与该名新冠病毒感染者无关的 19 号楼内,也出现了 4 个感染者。

4 号楼内感染链条

11 月 9 日,感染者王某的公司组织他去进行核酸检测,早晨王某首先进入了 4 号楼的电梯,他在电梯里不戴口罩,还在里面咳嗽。

跟他相隔不到两分钟的时间,1 分 55 秒,康某一家三口走进了电梯。咳嗽会产生飞沫,飞沫长时间在空气里面会沉降,但是 1 分多钟飞沫是沉降不下去的,这么短的时间康某一家进入到电梯之后,里面会有可能存在的气溶胶和没有沉降的飞沫,造成了康某的感染。

这里面更关键的细节是康某没有戴口罩,如果当时康某戴口罩,这样的情况可能会避免发生,他感染的概率就会降低,但是很不幸,当时康某进入到电梯的时候是没有戴口罩的。康某和王某之间的流行病学关联就串联上了。

4 号楼与 19 号楼之间如何传播?

而 9 号楼可能是造成病毒在 4 号楼和 19 号楼之间传播的关联点。

通过流行病学调查发现,9 号楼里住着 4 号楼感染者王某的工友,还住着在 19 号楼工作的申某的同事。

公安干警和疾控人员连续两个晚上不眠不休,终于发现了线索:4 号楼第一个发现的感染者王某,在 11 月 9 日晚上,去串门了,他去 9 号楼找他的同事,同时还在电梯里咳嗽打喷嚏,且没戴口罩。

11 月 10 日,工作在 19 号楼的申某坐电梯去 9 号楼找他的同事,又返回 19 号楼;10 日下午,申某住在 9 号楼的同事到 19 号楼聚餐。

据检测,9 号楼的电梯物表采样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而且是多点位的阳性。

19 号楼感染链

住在 9 号楼的申某的同事也经常往返于 19 号楼跟 9 号楼,因为他的办公地点在 19 号楼,很可能通过他的手部污染或者是其他的机械性污染把病毒带到 19 号楼。

基于目前的线索,提出了 4 号楼与 19 号楼感染关联假设—— 这起疫情不是直接的人传人,而是由环境污染(电梯、楼栋门把手)造成的两栋楼之间病毒传播。

这起疫情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启示,必须要坚持戴口罩,这个冬天,当你进入到像电梯这样的密闭空间的时候,一定要戴口罩。第二从公共场所回到家里之后,第一件事是做手部的消毒。第三讲究卫生礼仪,不要随地吐痰

海联冷库

与瞰海轩疫情病毒基因型不同

在发布会上,天津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张颖还指出,海联冷库疫情与瞰海轩疫情之间没有关联,因二者病毒基因并不相同。海联冷库疫情病毒基因为 L 基因型欧洲家系分支Ⅱ,瞰海轩疫情病毒基因为 L 基因型欧洲家系分支Ⅰ。

海联冷库感染源是北美猪头

发布会上,天津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张颖女士介绍了天津海联冷库的疫情源头是北美猪头

10 月 7 日山东省德州市通报从天津港转运到德州市一批德国进口猪肘,外包装检出核酸阳性。天津卫健委循着这根线对海联冷库进行了全员的排查,发现了 138 号病例和 139 号病例。

138 号病例是个搬卸工,搬卸货物是德国的猪肘。

139 号病例是运送货物的司机,运送的是北美猪头,但是他没运过德国猪肘。

通过流调显示,两人并不认识,没有任何交集。且猪肘存放在 4 号冷库,猪头则是在 6 号门运走的,两个物品间也没有交集。

再进一步进行流行病学调查,调取了冷库里的监控,终于排查出来 139 号病例被感染的主要原因。

图上绿色的是六个不同的冷库,地下浅色的是工人的作业平台,这个部分是常温的。

11 月 4 日是海联冷库的入库日,当天有三批货在不同的时间运到海联冷库,一批是德国猪肘,另外两批是北美猪头。

这里面有一个关键性的人物是装卸工,138 号病例(搬卸工),入库的猪肘是他搬卸的,同时入 2 号库猪头也是他搬卸的,但是入 5 号库的猪头他没有进行搬卸。

11 月 5 日是三批货的出库日,德国猪肘从 4 号库作业平台运出。138 号病例(搬卸工)他搬运完 2 号库的猪头,转天照样穿着同样的衣服,戴着同样的手套,没有消毒,继续出库猪肘。有可能山东德州猪肘与包装检测出来的阳性是通过 138 号病例(搬卸工)的衣服或者是手套外表的污染造成的。

不参与猪头搬运的货车司机

他是怎么感染的?

货车司机,就是 139 号病例,在整个运输过程当中,不参与猪头搬运的,他是怎么感染的?

调取录像后发现,原来,在出库猪头过程当中,猪头外包装散了,带着一层塑料膜的猪头就滚落到了地上,司机参与捡猪头,他把猪头捡起来放回到车里面去,所以说他是暴露于猪头的,这能够解释出来 139 号病例他的感染来源确实是猪头。这起事件锁定的感染来源是北美猪头,它污染了德国的猪肘,造成猪肘外包装的阳性。

猪头散落的地方核酸检测是阳性,同时测序完全和 138 号和 139 号病例他们的基因测序一致,由此这起疫情可以确认,北美猪头是它感染的来源,138 号病例参与猪头的搬卸,139 号病例参与捡猪头。另外,搬运工休息的场所三张床的床单上还检测出了新冠病毒核酸阳性,这个基本上可以确认和结案。

来源:天津日报、天津发布、北京日报、央视新闻

以上内容由"新快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