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2020-11-24

美媒:决定美国未来外交政策的不是他俩,是中国

【编译 / 观察者网 童黎】11 月 24 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新闻网站刊登华盛顿智库 " 国防重点 "(Defense Priorities)研究员哈纳尼亚(Richard Hanania)文章——《美国外交政策将由中国决定,而不是拜登挑选的布林肯和沙利文》。

文章提出,美国将发现自己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的主导作用有所减弱。这并不是因为这次或上次大选结果,而是地缘政治和经济现实正迫使华盛顿走上这条道路,其中主要是中国的崛起。" 而从长远来看,华盛顿的领导人要么主动克制,要么最终被迫克制。"

以下为文章摘译:

" 美国外交政策将由中国决定,而不是拜登挑选的布林肯和沙利文 " 报道截图

拜登在竞选活动中多次批评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并承诺通过改变行动路线来保证美国的国际地位。他将提名他在外交事务上的长期助手、前副国务卿安东尼 · 布林肯(Antony Blinken)担任新政府国务卿,并挑选杰克 · 沙利文(Jake Sullivan)出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

与特朗普外交政策团队挑选共和党中偏激人物形成对比的是,布林肯和沙利文处于民主党主流阵营,喜欢向对手展示美国的实力,尤其是向正在崛起的中国。他们也对某些领域的合作持开放态度,更倾向于与盟友友好合作。

而传统观点和《纽约时报》等媒体认为,拜登上任后将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终结特朗普时期许多推崇 " 美国优先 " 的孤立主义政策,回归 " 承诺开放市场,愿意保护和接触盟友,渴望在全球发挥领导作用 " 的冷战后共识。

拜登获胜确实预示着,特朗普此前表现更为大胆的部分美国外交政策,将与拜登的前上司奥巴马时期更为一致。

但重要的是,我们不能自欺欺人地认为特朗普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的外交政策,也不能认为这次大选的结果将使美国的角色发生转化。比如,尽管特朗普在美国对韩国等盟友的承诺上牢骚满腹,但美国的同盟结构仍未改变。

不过,这并不代表会一直保持现状。

未来几年,美国将发现自己在国际事务中的主导地位有所下降。这并不是因为这次或上次大选结果,而是地缘政治和经济现实正迫使华盛顿走上这条道路,其中主要是中国的崛起。

1990 年,美国 GDP 是中国的 17 倍。而根据不同衡量标准,中国已经或将在未来 10 年左右超过美国。华盛顿的 " 鹰派 " 和 " 鸽派 " 就如何应对这一问题展开了辩论。无论哪一方获胜,想将美国的实力维持在同一水平都是幻想。

美国已经对韩国和菲律宾等盟友感到愤怒,因为它们更愿意与中方和平共处,而不是意图制衡。未来,这种挫败感还会增加。11 月中旬,中国、韩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 15 国刚刚签署了占据全球 GDP 总量约三分之一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RCEP 将塑造未来几十年的全球政治格局,巩固北京 " 作为亚太地区中心的天然地位 "。

与此同时,在美国盟友的范围之外,也可以感受到中国日益增长的实力和影响力。比如,美国过去一直是 " 中东霸主 "。但现在,美国孤立伊朗的施压策略受到了中伊关系限制。

中国崛起创造了新的经济和地缘政治现状,这些不会因为有人不想就被抹去。未来几年,美国领导人将必须认识到,单方面孤立的流氓政权时代已经结束,东亚的未来将更多地取决于中国而非美国的行动。

而最危险的地方在于拒绝接受这样的现实,还去奉行试图维持美国霸权、但只会导致严重贸易争端甚至战争的政策。那些希望美国外交政策不那么好战、不那么咄咄逼人的人士,应该致力于防止上述最坏情况发生。

从长远来看,华盛顿的领导人要么主动 " 克制 ",那么还有处理好的希望,要么最终被迫 " 克制 "。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