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2020-11-24

荒诞下了两个蛋:谎蛋和慌蛋

【文 / 书扬(《欧洲时报》总编辑 梁扬)】

没想到昨天我的小文儿,关于 " 幽默与荒诞 " 的即兴忽悠,击中一些小伙伴的柔软地带。不重要的话说两遍:

人要靠幽默与现实拉开距离,同时又要靠适应荒诞继续现实下去。

希望你们在法国无边无际的疫情大潮中,坚硬起来。

话说拜登竞选时,有一次狠 " 踹 " 特朗普的经典的演讲,其中有一句 " 他上任以来每天制造 20 个谎言 ",当时把我吓着了:真有这么多?而且有整没零儿?这么寸?半信半疑。但转念,政客的话打个五折听总可以吧?加上特朗普确实对说真话没有诚意。

美国疫情以来,说特朗普打定主意不想救美国人民,有点冤枉他了。但说他奸商人设、说谎成习惯,习惯成自然,好像还是靠谱的……故而," 谎蛋 " 如 " 汆丸子 " 般问世,也不足为怪啊。当然,她的母亲是美国抗疫政策的整体荒诞的 " 鸡体 "。这是 " 谎蛋 ",按下不表。

再说慌蛋。

记得 11 月 3 日 ,法国全国禁足进入第三天,防疫政策呈胶着状态。这一天的焦点集是 " 可以开门的商店可以卖什么不可以卖什么 "。这个问题不知为什么,第一波疫情,未被法国人发现,使政府蒙混过关。进入第二波,自然经济更孬了,民生更凋敝了,被勒令关门的小商店撑不下去了,纷纷抗议:为什么家乐福可以卖花我们不能?为什么 FNAC 可以卖书我们不能?为什么大超市可以卖电器我们不能?

10 月 30 日,巴黎一家书店因禁足令关闭。(法新社图)

是啊,这三个 " 天问 ",都集中在政府说的禁足期间只能买卖之 " 第一生活必需品 " 的定义是什么。这可难坏了同是 " 巴政 " 毕业的、精英金字塔尖上的总理。

记得小时候,侯宝林先生相声里有一句 " 到百货大楼买醋 ",醋字拉着酸酸的长音,讽刺买家连百货大楼不卖醋都不知道。老少爷们听到这儿,无不破颜。但今天老百姓的百货大楼,就是超市,买醋就得去百货大楼。故而,欧洲各国防疫政策中都允许超市营业,逻辑很简单: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是 " 第一生活必须品 "。

但第一轮疫情,家乐福们、亚马逊们,赚得满盆满钵;小商店嗷嗷待哺,濒临倒闭。到了第二轮,重复这一路线图,确实有违公平理念。

为拯救零售店,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号召民众不要在第二轮禁足期间在亚马逊网站买东西。19 日晚,法国亚马逊同意把今年的 " 黑五促销 " 推迟至 12 月 4 日进行。图为巴黎郊区埃松省一处亚马逊仓库。(法新社图)

于是乎,荒诞的一幕出现了:超市里出现无数 " 禁区 "。政府真的研究了 " 第一生活必需品 " 的定义,制定了 " 负面清单 "。书籍、花、服装等等都被大型塑料布圈起来,许看不许动。但我观察,如果与售货员和颜悦色,轻声细语,从禁区 " 顺出 " 违禁品去付账,成功率是不低滴。最 " 哏儿 " 的是,政府说:大电器 NON!小电器 OUI!

11 月 4 日,巴黎一家超市关闭玩具区。(法新社图)

政府法令中对电器 " 必需品 " 的界定,从正面猜,或许因为体积越大病毒越多,卖品从小;再想,25 公斤一袋的大米照卖不误啊,政府没有要求分拆啊?不对?再猜,政府的意思是,如果 " 信息 " 是生活必需品,你们不一定要看电视,可以听收音机;不一定非要用洗衣机,可以用电熨斗,不一定要买冰箱但可以买电水壶……单子还可以很长,我想不通,小伙伴们怎么看?

11 月,波尔多一家超市关闭服装区。(法新社图)

写到这,真有点同情这个老百姓一人一票选出的马克龙主导的在夹缝里执政、又被夹到了头部的政府了。这得被逼成什么情况,才会想出这种 "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的防疫措施啊?政府为了 " 平等 " 真的是耗尽了最后一滴脑汁的感觉。

这个措施,对抗疫定无补益,但迎来损失,却立竿见影。小商家不因此而消气,因为他们诉求是自己的店可以开,不是别人的店不能卖;大超市也以牙还牙,把原来负责 " 禁区 " 的员工全部报 " 部分失业 "(政府承诺为部分事业人发 84% 工资),为此损失买单的还是纳税人。这让人想起一句中国南方歇后语,叫做 " 挑粪的打出屎——两头蚀本 "(这个职业小伙伴们没有经历过,不必细琢磨)。

欧洲国家政府被逼无奈,在民生与抗疫的艰难平衡中,出点 " 变形 " 措施,也比比皆是,但最多也就是 " 拆东墙补西墙 "。像法国的 " 电器门 "、" 超市禁区门 ",是因为西墙有洞,干脆把东墙也打了一个洞,以此捍卫平等,这还是最为荒诞,没有之一。究其原因,政府被社会各界不满、历次社会风潮整成惊弓之鸟,遇到事,已慌不择路。是之谓 " 慌蛋 "。

总理卡斯泰宣布餐饮业将在 12 月 1 日后继续停业后,法国酒店行业联合会(Umih)表示,此项措施 " 违背平等原则 ",将提起上诉。联合会质疑:" 集体食堂比普通餐馆里人多得多,为何食堂可以照常开门,餐馆却要关?这也算是一种不正当竞争。" 有趣的是,该联合会还特别强调,拿集体食堂举例是要政府 " 允许餐馆开门,而不是连食堂一起关了 "。图为一名女子走过法国巴黎一家关门的餐馆。(新华社图)

法国抗疫艰难时刻,我无意求全责备,更决心共渡时艰。哪怕再多交点税,只要不用到 " 为堵车而修路 " 的事业上,都好说啦!

掐指头算一算,今年几乎没有一个群体没有上街游行抗议政府政策的:工人、农民、医生、护士、商人、学生、警察、律师、文化人、失业者……好像只有华侨华人小群体小乖乖,自己打针吃药,牙打掉了,喝口 " 连花清瘟 " ——咽啦……

说到底,他们是真爱法国的。昨天一位读者给我文章留言说我 " 恨铁不成钢 ",是,这还是对法国的爱在后面撑着啊。

在法国巴黎街头,一名店员在糕点店橱窗整理展品。(新华社图)

写到这,您别烦,我又要说几句文化了。戴高乐有句名言,发明数百种奶酪的民族无法统治,我不与置评。

首先,法国人不喜欢规矩,不信 " 不成方圆 " 那一套,因为法兰西就是不规则多边形。但抗疫就是规矩的叠加,很不利。君不见,四星酒店的隔离房都没人去吗 ? 能不能警察 " 架 " 过去?我想现在还不能。

英国记者作家彼德 · 梅尔,曾因三本 " 普罗旺斯 " 而闻名世界,均有中译本,也是一时踞畅销榜首。他其实不是写普罗旺斯,而是善意说 " 法 ",读了他的书,谁都会爱上自由浪漫、能品出生活至味的法国。记得他描写一位普罗旺斯大爷在 " 不准小便 " 牌子下小便的惬意,相当传神。但他写的那个 80 年代的法国,与现在的法国对比一下,其形同霄壤,不是大跌眼镜,而是跌眼珠子了。法国人还有如以前那么活的本钱吗?

再则,回顾法国抗疫两波历程,如果说第一波因措手不及而漏洞百出,第二波则是 8 月末,政府、专家几乎全部预料到的,今天看是准确无误的,连急救室什么时候满员,日子也掐算的稳稳的。为什么大家就是看着确诊从五千升到五万,才开始实质性出手?不是政府想不到,而是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那就得到文化里去找基因了。

法国作家玛格丽特 · 尤瑟纳尔(Marguerite Yourcenar)有句名言,叫做 " 太早的正确等于错误 "(法语原文为证:C'est avoir tort que d'avoir raison trop t t),法国文化,或者说欧洲泛文化,都没有给执政四、五年的政府长远构想与提前行动的空间。大体也就是相当于中国成语 " 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 吧。

最近网上流行文字重叠游戏治老年痴呆,不妨在此 " 随喜 " 一把:荒诞诞蛋蛋但蛋蛋旦旦不淡,小伙伴们看好了,里面有 " 梗 ",来对下联好不好?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