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ZAKER哈尔滨 2020-11-24

郭德纲和徒弟曹云金的恩怨往事

和于谦吃饭时,曹云金说:" 我养活了半个德云社。"

曹云金有些飘了。

拍戏的时候经常和剧组起冲突。录节目时,周五剧组无法转账,说只能等周一,曹云金大怒,违背合同撒手而去。这些事传到了郭德纲耳朵里,郭德纲没有说什么,只是劝大家息怒。

鹤字科第二次招生的时候,德云社开会,曹云金和老前辈谢天顺起了冲突。谢天顺是侯宝林的同辈人,称得上相声界祖师爷,曹云金一怒之下要打谢天顺,在场的人都看呆了。

2009 年圣诞节过后,曹云金和郭德纲闹不愉快,曹云金说自己很不开心,郭德纲问为什么?曹云金说:" 高峰不如我,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好?" 郭德纲耐心解释,高峰功底扎实,适合当老师。

曹云金没听。他回去写:我一定会成为郭德纲徒弟中最值得称赞的一个。

12 月 31 号跨年演出,曹云金一晚上没理郭德纲。他在郭德纲前面登台,很卖力气地表演,玩了命地讲相声,只为了得到最大的掌声。

2010 年 1 月 18 日,是郭德纲的生日。曹云金来晚了,还喝醉了酒,他进来之后,挨个敬酒,敬完就要走。

经纪人王海拉住他,说:" 你别走啊。"

曹云金说:" 我不够吃,我吃不饱!"

德云社所有人都在场,曹云金在关公像前下跪,说道:" 我曹云金发誓,我要再回德云社我就是个 XX!"

所有人被这场景震到说不出话。但当晚节目已经安排好了,有观众点郭德纲唱《未央宫》。郭德纲上台,罕见的气息不稳,屡次颤抖。

6 年后,郭德纲说当时自己唱时,心头在喷血。

2010 年 5 月,郭德纲与曹云金之间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张,那天正好是郭德纲于谦合作 10 周年开幕演出,郭德纲为了缓和关系,还是找来了曹云金。

在人民大会堂的舞台上,曹云金讲完了一出《对春联》,台下掌声雷动,经久不息。曹云金往台下走,心里万分不舍。他回头看,郭德纲站在候场的门口,笑着对他说:

" 回去吧,再翻一个。"

曹云金上台,又讲了一段,观众都叫好。师兄弟们都围了过来,向他贺喜,但曹云金眼里只看到了郭德纲。他那时想问师父:

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让您自豪地对别人说一句," 这是我的徒弟——曹云金。"

曹云金将这段话写进了自己的书里,但从始至终,他也没有对郭德纲说出口。

10 月,有群众举报郭德纲在北京绿地的房产侵占公地,北京电视台派了个记者去暗访。

郭德纲徒弟李鹤彪和记者推搡。隔天视频被剪辑之后放到了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郭德纲知道后,公开道歉,但当天晚上在德云社的演出,他称赞徒弟李鹤彪是 " 民族英雄,智斗歹徒 "。

这举动让郭德纲得罪了电视台,德云社几乎遭受灭顶之灾。北京电视台连夜清退德云社 29 档节目,发声明呼吁电视台封杀郭德纲,负面报道充斥报纸、互联网,德云社被举报低俗,群众发现新华书店德云社音像制品下架,北京的剧场停业整顿。

在德云社最困难的时候,曹云金退出德云社,后来则经常去北京电视台演出。

北京电视台给他开了好几档节目,还请他上春晚。他的人气一度比离开德云社之前还要高。

曹云金走后,有记者采访郭德纲,郭德纲眼睛湿润了:

" 这么多年来没有受到这么大的打击,我想不到最后真正伤了我的是亲人,中国相声界无数相声大师联合有关部门,十余年来对我的攻击不如这徒弟退出的万分之一。"

那天吃完晚饭,郭德纲走进德云社后台,一句话没说。冷静之后,郭德纲环顾四周,发现岳云鹏一直站在自己身后。

05

名字

离开德云社后,曹云金参加安徽卫视节目,主持人问:" 你觉得你和师父郭德纲形象比起来如何?" 曹云金回答:" 这还用比吗?长眼睛的人都知道谁好看。"

在《吐槽大会》上,有人问曹云金的师父,他说:" 我没有师父。"

岳云鹏发展得越来越好。郭德纲把原先给曹云金的张一元茶馆给了岳云鹏,场场都让他攒底。2011 年,岳云鹏在小剧场的《五环之歌》大火,郭德纲趁热打铁,送岳云鹏拍电影、上综艺。

郭德纲对岳云鹏说,你不要学别人,只要你在德云社肯努力,我会把你捧得越来越红。

很快,岳云鹏成为了德云社的台柱。有记者采访岳云鹏怎么看自己高涨的人气。岳云鹏十分谦虚,说师父是佛跳墙,自己是白菜心,观众来德云社主要是吃佛跳墙,顺便才吃吃自己这白菜心。

身价水涨船高,岳云鹏给家里还了债、买了房,把五个姐姐全部都安顿好。岳云鹏母亲说,做梦也没想到家里能过上这样的生活。

有了钱后,岳云鹏依然非常敬业,2013 年父亲去世,德云社正好在德国巡演,岳云鹏忍泪上台演出。

有媒体采访岳云鹏,让他评价自己,岳云鹏说,自己是临危受命,并不是郭德纲最优秀的徒弟。

节目上,主持人让郭德纲评价岳云鹏,郭德纲想了一会说:" 他的天资、能力,方方面面都不是很强。"

记者还想问点什么,但不敢说出那个名字。

曹云金离开德云社后,郭德纲禁止别人再提他。

张云雷儿时和曹云金一起住在郭德纲家里,记者采访他,他回忆当年的房间布局,仿佛没有曹云金这个人存在。

孔云龙有一次采访中聊了聊曹云金,随行的德云社人员要求不要写进报道里。郭德纲经纪人会检查采访提纲,如果记者想问曹云金,经纪人会全部划掉。

离开德云社后,曹云金开了公司,组建了自己的相声班底 " 听云轩 "。他将昔日两个德云社的师弟戴九安、赵云侠收为徒弟。

辈分乱了,这是相声行业里最大的禁忌。

2016 年郭德纲重修家谱,将曹云金从德云社除名。虽然曹云金已经退出德云社 6 年,但郭德纲与曹云金的师徒关系,在这一天才正式解除。

9 月 5 日,曹云金突然在微博上发文,名为《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他写道:

我知道那时候,你不看好我,觉得这些个徒弟里,我最不可能学出个名堂来,你给何云伟念《口吐莲花》,我连在旁边听的资格都没有,你们进屋关门,我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掉眼泪。

我跟我自己说:" 没关系,你自己好好学,以后你说的比谁都好,他终究会高看你一眼。"

是的,我仰慕你的才华,论艺术方面,你有过人之处,我愿意跟着你学本事,我觉得,再苛刻的条件无非是一种历练,我希望我努力了,能得到你的认可。

郭德纲曾说过,曹云金的个性是比较 " 狂 " 的,所以要压一压,不能够惯着。他唯一一次直接夸奖曹云金,是在自己的书里。

曹云金很聪明,很刻苦,用功,是个说相声的鬼才。

估计这书,曹云金没读。

曹云金的控诉,20 天后,郭德纲回了。文尾写道 " 既如此,便如此 "。

下面第一个评论的,是岳云鹏。

当天下午曹云金又回郭德纲:" 你心里是恨极了我吧?"

郭德纲没有再回。

06

师徒

两人决裂后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北京某个摄影棚,郭德纲的化妆间与曹云金的化妆间对门。门上分别贴着俩人的名字。

郭德纲说:" 那天,我一直在想,如果他推门进来喊声师父,我会一把抱住他,一切也就都过去了。"

但一直等到工作结束,郭德纲收拾停当换好衣服,期待的画面也没有出现。

助理提醒他说:" 走吧,棚里没人了。"

郭德纲点点头,向外走去。

来源 ins 生活

编辑 王剑青

值班主编 寇青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