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江歌妈妈再上热搜,这次你终于赢了”

01

儿来一程,母念一生。

不知不觉,曾轰动海内外的 " 江歌案 " 已经过去了四年。

四年,足够一位普通人完成学业或结婚生子。

但对江妈妈来说,她的纪年在江歌遇害那天戛然而止,剩下的是一天天数着过日子。

除了日复一日的声讨刘鑫外,还要那些同心理阴暗的键盘侠作战。

法网恢恢,吃人血馒头的键盘侠终被审判。

最近一位叫 Posh-Bin 的博主被逮捕。Posh-Bin 原名谭斌,从江歌遇害后,长期在网络攻击江歌及其母亲。

如恶毒的漫画抹黑江歌,诽谤江歌死于情杀。

又如卑劣歹毒的文章:

《江秋莲自己克死女儿江歌,不能怨任何人》

《江秋莲七百多天了还不安生,你想念你家鸽子就去买瓶敌敌畏就 ok 啦》

更令人气愤的是,他还会在文末附上江歌遗照,并添加婊子、贱妇、臭货、活该死你等侮辱性语言。

最终,因侮辱罪,诽谤罪他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这时谭斌不嘚瑟了,开始认罪悔罪,希望给江妈妈经济赔偿,企图从轻处罚。

但鳄鱼的眼泪不会感动任何人。

犹记得今年 3 月 15 日,谭斌还在微博叫嚣:凭江秋莲,我能进监狱?

他永远也想不到,一个女人不惜花钱、时间请律师和自己斗争到底。

但他不仅输给了法律,更输给了一个伟大的母亲。

他低估了一个母亲为女儿讨还公道的决心和信心。

江歌妈妈,名为江秋莲。

" 袖口香寒,心比秋莲苦 ",她的名字,总让人不由想起纳兰性德的这句词。

2016 年 11 月 3 日,是江母的人生裂缝;

她的前半生,虽苦犹甜;后半生,只剩下苦。

02

江歌 1 岁时,妈妈就离婚了。

原因很简单,身为女儿的江歌并不被父亲喜爱,动辄骂骂咧咧,还偷偷将其送人。

江妈妈没忍气吞声,她带着江歌离婚净身出户,女儿也从此随自己姓。

失去丈夫独自养活孩子,生存压力大,闲言碎语也多。

这对 90 年代的农村妇女来说,很不容易。

那时,她靠摆地摊、做裁缝、卖布料,一个人拉扯江歌。最苦的日子,80 块钱的房租都交不上。

但再窘迫的生活,她也没忘记教导女儿秉持善良。

后来,江歌有机会出国留学,这个倔强的母亲,咬牙卖掉了回迁房,替女儿攒学费。

村里人想不通,但江妈妈不愿女儿心存遗憾。

留学前,江妈妈给女儿买件上千块的大衣。江歌好说歹说劝她退掉,江妈妈骗她退不了,江歌这才留下。

可怜的是,这件大衣是江歌生前穿过最贵的衣裳。

留学期间,为了帮母亲减轻负担,本来两年的课程,江歌勤工俭学只用一年就读完。

江歌是有追求的女孩,她曾劝江妈妈 30 岁前都别催婚。

在大学的一次演讲时她说:我坚信梦想总有一天会实现。

然而,她遇到了闺蜜刘鑫!

11 月 3 日零点 22 分,江歌躺在公寓门外的血泊中。只因好心收留刘鑫,一场原本与自己无关的纠葛,让一个无辜的女孩白白送了性命。

殁年 24 岁。

14 小时后,江妈妈赶到日本。她哭诉道," 哪怕留下一个残疾的孩子也好啊,让我来养她一辈子都行!"

9 天后,江歌遗体火化,江妈妈的日本签证也快要到期。

她带着江歌的骨灰回国。

她买了双穴的墓地,紧挨着女儿。江歌不在了,江秋莲就死了,残活的只有江歌妈妈。

而剩下的,就是艰难的跨国诉讼。

她倾家荡产请中日两边的律师,也吃了很多闭门羹。

但她没放弃。

期间前夫找到了她,想要给她一些帮助,她拒绝说:

这 24 年我能一个人负担她的生,我就能一个人负担她的死。

为了让凶手死刑,她无数次飞日本,可按照日本法律,杀害一人很难被判处死刑。中日也没有犯罪引渡条例,不能将凶手引渡回国。

但苍天有眼,在几十万人的联名请愿下。

2017 年 12 月 20 日,凶手被判 20 年。

舐犊情深,江妈妈将疯狂的思念化作替女儿寻求公道的力量。

一切,都还没结束!

03

比起对凶手的恨意,江妈妈对刘鑫的情感更为复杂。

她不会想到,在失去女儿的锥心刺骨的痛中,还要忍受刘鑫无休止的中伤。

刘鑫不是凶手,却是带毒的一把刀。

" 江歌案 ",已成世人皆知的事。

任何心中稍存善念的人,都不会恩将仇报,在江妈妈的伤口上撒盐。

可刘鑫无下限地拉低了做人的底线。

当所有证据都指向刘鑫把门锁上之后,她神隐了。

江妈妈异国他乡求证中,被江歌看作闺蜜的刘鑫迟迟不愿提供悲剧的来龙去脉。

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拉黑记者微信。

江歌妈妈找不到人,打电话给刘鑫妈妈,对方非但没有安抚,还言语恶毒地骂道:

" 她命短了,她不是为了俺闺女!"

直到舆论影响个人生活,她不能再躲在龟壳里,才穿着红裤子来和江妈妈道歉。

那一次,也是四年唯一的会面。

之后刘鑫四处抹黑江歌是同性恋暗恋自己,在清明节给江妈妈寄鸭脖、鸽子汤;在中秋节祝福江妈妈阖家团圆;利用悲剧事营销,累打赏 5 万多块 ……

这样的刘鑫,真是蛇蝎心肠啊!

陈世峰迎来牢狱之刑,但刘鑫应有的惩罚还没结束。

2018 年 10 月 15 日,江妈妈宣布在国内对刘鑫提起诉讼;

2019 年 10 月 28 日,江妈妈以生命权纠纷为由对刘鑫提起民事诉讼获法院受理立案;

2020 年 6 月 5 日,该案举行首次庭前会议,江妈妈提出民事赔偿 203 万,刘鑫未出庭。

2020 年 7 月 15 日,江妈妈第四次从日本取得的证据,经领事馆认证终于回来了!

收到这份跨洋寄来的诉讼证据材料时,51 岁的江妈妈哭了。

这一天,距离江歌被害过去了 1355 天。

无数个凄风冷雨的夜晚,无数个煎熬等待的日子,

这位刚强的母亲咬牙苦撑了 1335 天!

04

可怜的江歌离开四年了。

这起案件让我们看到人性的恶深不可测;

这里有杀人不眨眼的陈世峰,有出卖朋友的刘鑫,有吃人血馒头的键盘侠,当然还包括讽刺江妈妈不依不饶的圣母白莲花。

但先生还是在这片乌云中看到圣洁的银边:

他们是联名请愿陈世峰死刑的四十多万在日留学生;是至今还在给江妈妈加油鼓气的失独父母;是当初赞助江妈妈诉讼的善良网友 ……

他们,是支持正义的每一个人。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键盘侠被判刑,陈世峰坐牢,刘鑫之流永远为世人唾弃。

江歌不在了,但我依然相信邪不压正!

人渣刘鑫,将永远被钉在道德的耻辱柱上。

来源:斜杠先生

编辑:力洪

责编:宁宁

以上内容由"ZAKER石家庄"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