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线快递员口述真实生活 想月薪过万每天得“拼命”

江南都市报讯 卢勇、全媒体记者曾子怡、范晶报道:10 月 19 日,江南都市报在 A02 版以 " 快递姐推车上坡反被车压死 " 为题,对南昌快递员李建英(化名)送快递过程中被车压死一事进行了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随着社会的发展,快递与生活越来越紧密,快递员也成了一个不容忽视的群体。他们工作繁杂、辛苦,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烈日炎炎,总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的生存现状如何?权益如何保障?连日来,记者展开了采访。

生存现状

快递哥小许:多送件货就多挣份钱

" 您好,您的快递到了,我在您办公楼楼下。" 这样的话,许嘉一天得说 200 多次。每天奔波穿梭在南昌市红谷滩区大大小小的写字楼之间,长年的风吹日晒,刚满 30 岁的他比同龄人显老。" 我和老婆走一块,总有人说我是她长辈。"

许嘉所在的快递站点位于红谷滩某小区内,是一间只有 20 多平方米的居民住房。每天早晨天还没亮,他便要从新建区赶往红谷滩站点取货。" 早一点,派的件就更多一点。" 许嘉告诉记者,多送一件货就意味着多收入 0.75 元。

上午 8 时,许嘉从分拣中心分拣好货物后,记者提出想要随同一起帮忙配送,他笑着婉拒,随后开着三轮电动车消失在了车流中。晚上 9 时,记者再次来到许嘉取货的站点," 我还在录信息,一会再回去!" 当记者问及怎么还没下班时,许嘉这样回应。此时,他已经工作了 16 个小时。

对于超长时间的工作,许嘉有过抱怨和不满,但也只是敢怒不敢言。他告诉记者,自己干这行到今年已是第五个年头,每天骑着车风里来雨里去,家人也很不放心。明年,他想把手里的活包下来单干,注册一个快递分支机构,开个驿站,这样更安全一些。

快递哥小吴:快递员就是吃青春饭

仅南昌市内,快递服务末端网点就有 2000 多个,从业人员更是以万计算。日益壮大的快递员队伍,也让快递同行之间产生了市场竞争。

20 日中午 12 时,小吴以 7 元的配送费截了同行的省外运单。" 这不算什么,之前有人更猛,才 6 元!" 小吴说截单行为是常态,主要还要看消费者的选择,快递员报价就好似拍卖,与拍卖唯一不同的却是 " 价低者胜 "。

下午 2 时,小吴在上门派送完三家的货物后,额头已经冒汗,但快递车内还有 50 件包裹,此时他还未吃上午饭。小吴说,快递员在饭点吃不上饭是常事,公司既没有食堂也没有餐补,吃饭就得自己掏钱,忙的时候就省一餐晚上回家再吃。

在小吴看来,快递员就是吃青春饭,如果年轻时不多做一些,年纪大了就啥也没了。小吴坦言,公司其实有商业意外险可供自行购买,但由于缴纳周期较长且费用较高,大部分快递员认为,钱还是握在自己手里比较安心。

" 可能要有人出事后,才会买吧。" 小吴说自从李建英出事后,他听说韵达公司随即给所有快递员购买了保险,但自己所在的物流公司还没有动静。

快递哥老杨:想月入过万得 "拼命 "

老杨,南昌人,今年 40 岁。刚入行时,他跟着比自己小 15 岁的 " 前辈 " 学习如何分拣、录入、打包、派送。老杨说,自己当快递员之前的工作是给酒店送菜," 只要会骑三轮电动车,会 26 个英文字母就行 "。老杨称自己只有初中文化水平,快递员的入职门槛让他放下了心理负担,同时更吸引他的是许多招募信息中月入过万的薪酬。

但他入职后才发现,月入过万并没有那么轻松。" 我知道你们报道中的李建英。" 杨大哥唏嘘,李建英生前工作很拼,让周边许多同行都暗自较量。他说快递员想赚得多就得 " 拼命 ",每天的工作时长几乎要达到甚至超过 19 个小时,配送超 500 件货的同时还得揽收几百件货,才有可能月入过万。

这样的薪酬,还得建立在无投诉的情况下。他称,所有民营快递员最害怕的就是遭到投诉,一起投诉就要扣 200 元,而投诉的大部分原因不外乎就是快递员未将货件送至顾客手中。老杨说,很多时候收件人不接电话或不在家,又或者是不能及时取件,他们就只能将快件放进快递柜或者驿站,而由此产生的暂存费用均需快递员自己买单。

权益保障

快递公司:买保险对于个体加盟商而言成本太高

作为一个不容忽视的职业群体,快递员和其他所有劳动者一样,需要关怀,需要关注。那么,他们的权益该由谁来保障?

20 日上午,记者致电江西桐韵速递有限公司。" 买保险对于加盟商而言,成本太高了。" 该公司吴经理坦言,快递员是流动性极强的职业群体,韵达的经营模式为加盟性质,加盟商和韵达公司不存在 " 上下级 " 关系,对于末端的业务员是否需要购买人身保险,韵达公司只能提醒和建议,并不能强求加盟主体为业务员购买保险。

吴经理介绍,目前快递员的工作性质有多种,大部分实际上是 " 个体承包 ",即快递员将一个区域的物流业务自行承包,和区域站点达成口头协议,以快递的件数来计算薪酬,实际上和物流站点或分公司并不属于雇佣关系。如此一来,加盟商也没有义务为快递员购买保险。

针对李建英一事,记者问其该如何处理。吴经理表示,由于李建英一事的赔偿双方一直未能达成协议,他建议李建英家属启动司法流程,让司法介入划分责任。

李建英出事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刘四国律师则公开发表言论,支持李建英家属维权并获得赔偿。他表示," 按照法律规定,劳动者在工作中因公死亡的,属于工亡。根据法律规定,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 20 倍。工亡补助金应由社会保险机构支付,如果用人单位没有为劳动者缴纳工伤保险,这笔费用应该由用人单位自己承担。韵达公司以业务层层转包,和劳动者之间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为由不承担责任,没有法律依据。"

律师发声:快递员的安全保障关键在快递加盟商

事实上,快递行业是一个危险性较高的行业,快递员的人身安全急需得到保障。针对快递行业不给快递员交保险的乱象,记者采访到南昌市律师协会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委员缪宏韬律师。他表示,针对快递行业的现状,有关部门也应有些说法、作为,毕竟快递员人群确实很庞大。快递加盟商和快递员双方都有想法,但关键还在于快递加盟商,加盟商不肯跟快递员签劳动合同和购买社会保险,快递员也无可奈何,而且快递员普遍文化水平不高,法律意识不强,这也被快递加盟商钻了空子。

" 快递加盟商与快递员签订劳动合同、缴纳社会保险,其实是双赢的策略,一方面可以通过劳动合同约束双方的行为,特别是快递员超载货物、闯红灯、逆行等违法行为,另一方面,其实对双方也是保障,特别是对快递加盟商,快递员一旦发生工伤或工亡,可以去人社局报销工伤赔偿,减轻快递加盟商的负担。" 缪宏韬律师表示," 针对快递加盟商因‘买保险成本太高’不给快递员买保险的行为,有关部门应积极介入。对此可以参照 2019 年 3 月 1 日施行的《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印发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对快递员进行实名制管理,坚持快递加盟商与快递员先签订劳动合同后工作、依法签订劳动合同、购买社会保险,进行基本安全培训等,有力地保障快递员的权益,同时也规范快递员的行为。"

缪宏韬律师补充称,快递加盟商可以给快递员购买商业保险,当发生事故时,商业保险也是一份有力的保障,对快递加盟商与快递员而言都能减轻负担。同时,快递员个人也可以给自己买一份商业保险,当发生事故时,对快递员及其家庭都是一份保障。

编辑:邬薇

以上内容由"江南都市报·ZAKER南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