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码头青年 10-28

发生在法国的这事比美国换总统更重要,事关全世界的走向

这些天,吸引全世界目光的有两件大事,一个是美国总统大选,另一个是法国宣布硬刚某教。

在我看来,发生在法国的事,比美国换总统更重要,也更值得关注。

若干年后,历史书上一定会提到,2020 年 10 月马克龙对某教的宣战。

本月初,在一次被一些媒体形容为 " 具有里程碑意义 " 的演讲中,马克龙誓言与某教分离主义作斗争。他还称某教是在全世界面临危机的宗教,并说法国政府将在 12 月提出一项法案,加强 1905 年的一项政教分离法。

10 月 21 日,法国为被暴徒斩首的中学教师帕蒂举行国葬,追授其法国最高平民勋章—— " 荣誉军团勋章 "。马克龙亲自出席仪式并发表讲话。法国总统讲话时,一度哽咽。他盛赞帕蒂是一位了不起的英雄,表示法国不会禁止出版代表言论自由的讽刺漫画作品。

法国总统的态度,激怒了一些国家。从土耳其,到卡塔尔科威特沙特伊朗,到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多个国家抵制法国商品。科威特还有近 430 家旅行社暂停飞往法国的客机和团队游。

其中,土耳其的声音最大,总统埃尔多安跳得也最高。之前,他已经马克龙去查查自己是不是 " 脑死亡 ",现在埃尔多安又讽刺马克龙需要接受 " 心理健康检查和治疗 "。

马克龙很生气,召回了法国驻土耳其大使。在现代法土两国外交关系史上,这还是第一次。两国本来就在地中海对峙,现在矛盾更深了。

名义上是打击某教的极端分子,实质上是两种宗教两种文明的冲突,围绕这些,现在俨然已经形成了两个阵营。

欧洲领导人纷纷站到马克龙身后,捍卫欧洲的价值观。德国、荷兰、意大利、塞浦路斯以及欧盟都对马克龙表示支持。其中德国的表态最为重要,它是欧洲最重要的国家,也是欧盟的主心骨之一。

让人意外的是,万里之外的印度,马克龙也受到了大量支持。印度的社交网络上目前正流行 " 我(们)与法国站在一起 "、" 法国干得好 " 等标签。10 月 26 和 27 日,它甚至成为了印度的推特用户中最火的标签。在印度,印度教是主流宗教,因此某教的信众很不受待见。

另一个阵营,自然是以中东国家为主的绿色国家。

近年来,法国受到太多恐怖主义袭击,远的且不说,最近一起是 10 月 16 日巴黎一名历史老师因为在课堂上展示了一幅漫画,然后就在学校附近被极端分子砍头。18 岁的凶手阿卜杜拉 · 安佐罗夫被警方当场击毙。这次恐袭震撼了世界,各大媒体纷纷予以报道。

警方在调查凶手的社交账户时发现,他曾发了不少有争议的极端言论,包括给马克龙留言说:马克龙,你这个异教徒的领袖,我处决了你的一条地狱犬 …… 奉劝你让像他一样的法国人冷静下来,否则我们将对你进行严厉的惩罚。

另外,他还希望 " 安拉指挥他的部队对付中国 "。

历史老师被当街砍头,这让全法国都陷入惊恐不安中。在任何一个正常社会,这都会促使公众思考为什么和怎么办。所以,最近法国媒体上," 我们 " 该怎么看待 " 他们 ",成了最热门的话题。

其实这几个月以来,法国已经掀起了一场 " 反 YSL 革命 ",这在信奉多元化的自由法国,是很不寻常的。

主要原因当然是某教对于法国的影响,已经到了政府不得不出手的地步。

如果今天一个老师都能因为上课被残忍杀害,那么明天任何一个非某教的法国人都可能成为极端分子的刀下鬼。

就在 10 月 24 日,法国第二大城市里昂的一个区长又收到了斩首威胁。而在前一天,里昂附近的布隆市长也收到了类似威胁。

法国已经退无可退。所以,法国会为历史老师举行超规格的国葬,还授予他最高勋章。

在历史老师被害的前几天,马克龙刚提出一个 " 法国 YSL 教改革计划 ",重点是切断外国资金资助,宗教领袖只能是法国人,从而让法国境内的某教摆脱境外势力的操控和影响。

法国为什么这么害怕某教呢?因为法国的相关教徒太多了。迄今为止,法国 MSL 人口已有 600 万,占总人口的比例在 10% 左右。喜欢足球的球迷可能知道,相当多的法国球星都是 MSL,从齐达内、亨利,到里贝里、纳斯里,再到博格巴。前天还曝出,博格巴因为反对马克龙的言论,而宣布退出法国国家队。

法国为什么这么多 MSL 呢?

二战后,元气大伤的法国要恢复经济,因此就从自己原来的殖民地北非和西非引进了大量人口。而这些地区,都是传统的 YSL 地区。这就为 MSL 进入法国,打开了第一道大门。

法国人在非洲殖民时间太久,很多国家都说法语,法国文化在当地影响巨大,这些非洲人如果想去欧洲,不管是正是移民还是偷渡,第一站肯定首选法国。

因为自身的江湖地位很大程度要靠西北非撑着,所以法国也不敢对来自西北非的难民太狠。

因为法国人浪漫多情,圣母情结严重,对新移民和难民持同情和包容态度,而政客们都是靠选票上台的,所以轻易也不敢轻易开罪新移民和难民。

最关键的一点是,法国年轻人普遍不爱生孩子,但 MSL 是鼓励生育,下一代自动就是 MSL,此消彼长,MSL 人口就越来越多。

种种因素下,法国就成了欧洲 MSL 最多的国家。

欧洲生育率低,老龄化严重,发展经济又需要劳动人口,所以靠近欧洲的中东和西北非等地区就成了主要的劳动力输出地。中东地区又总是发生战乱,产生了大量难民,这些人最向往的就是欧洲。因此,这些年来,包括法国在内的诸多欧洲发达国家,难民人满为患,也产生了严重的社会问题。

皮尤研究中心认为 2020 年欧洲 MSL 的比例将达 7%,总计 5160 万人。一般认为,当这个比例突破 5% 的时候,原有的平衡将会被打破,伴随而来的是试图修改法律、向其他社会群体施压以及层出不穷的暴恐事件。

历史上,基督教和某教的战争曾无比血腥,很多人都知道著名的十字军东征。而西班牙,也曾被阿拉伯人统治近八百年。两种宗教拉锯上千年,到了今天,似乎又有决斗的迹象。

法国存在的问题,在欧洲主要国家都存在,德国、英国、比利时、荷兰、西班牙 …… 家家都有同一本难念的经。只是因为选票问题,因为那个宗教的暴烈,以及背后阿拉伯世界的支持,这些国家几乎不可能独自摆脱某教的困扰。

现在,年轻的马克龙站了出来,大声对哪个宗教说不。一看有人领头,饱受困扰的其他欧洲国家自然也是毫不犹豫地跟进。欧盟也表态,说要坚定地和马克龙站在一起。

不过,马克龙领头的这场战争,能取得胜利吗?

我不知道,但看上去很难。

就拿法国来说吧,600 万 MSL,这部分人的信仰是不可能改变的。历史上,只有 YSL 改变征服别的文明,还没有一个文明可以改变 YSL。只要这 600 万人还是法国人,还生活在法国境内,他们的人口数量就会只增不减,时间在他们一边。而以天主教信众为主的传统法国人,他们不生孩子这点就是最大的隐患。随着时间推移,一边人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另一边人口越来越少越来越老,根本就不用发生战争,胜利的天平迟早会倾斜到某教这一边。

虽然法国现在的做法很聪明巧妙,要建立一个真正属于法国本土的听话的 "YSL 教 "。马克龙说:" 我们尊重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但是法国也必须培养与共和国价值观相近的信仰,法国必须开启一场 YSL 教的启蒙运动。" 言下之意是,那个宗教是个落后的信仰,需要被启蒙。

也许这些做法可以取得一时之成效,但是只要西方还拥抱宗教信仰自由,那么某教就会一直传播下去。

除非有一天,欧洲宣布某教为非法,像几百年前打压异教徒那样祭出暴力手段,否则这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争。

但是,届时,西方世界的自由、民主、博爱这些基石还能继续存在吗?

2020 年,是很多变化的分水岭。对于欧洲而言,疫情终将过去,但是宗教和民族问题,将决定着欧洲的命运和前途。

凛冬将至,祝福法国,祝福欧洲。

【作者简介】边城,「码头青年」主编,新闻从业十余年,坚持用新闻视角观察和思考世界。

以上内容由"码头青年"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