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调查 | 一模一样的药线上线下竟相差 50 元!冰城零售药店迎来“新竞价时代”

ZAKER 哈尔滨记者 霍亮 文 / 摄

" 你看,这个药在哈市各大连锁药店卖近 40 元,我在网上促销时给我爸买的,只要 27.5 元。" 夏刚手里拿着一款名为 " 金纳多 " 的进口药。父亲有心脑血管疾病,需长期服用。前不久,他在某大型药品电商平台陆续买了近百盒,一下子省了近千元。

近几年,互联网医药电商的崛起,带动各地实体药店线上突围;未来医保账户新规落地,刷卡购药形成的 " 护城河 " 也可能会迅速干涸 …… 哈埠药品零售市场波澜渐起——竞争对手不再限于方圆几里,而是全国。

冰城药品市场,正从传统的本地实体店比拼,步入 " 线上与线下 "、" 本土与异地 " 混战的新竞价时代。

线上线下差距有多大?一种心脏药一盒差 50 元

市民李玲和老伴儿年近 70 岁,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冠心病。李玲还患有糖尿病,血压也经常不稳。欣康、拜阿司匹林、倍他乐克等心血管药以及迪化唐锭等降血糖药物是老两口常年服用的必备药品。虽然二人有医保,但主要靠退休金生活,每个月买药钱仍是巨大开锁。

" 以往用医保卡到小区楼下的药店买药,但今年疫情出门不方便,我儿子试着在网上给我们买药。这才发现,比在楼下药店便宜不少。" 李玲告诉记者,比如同样规格为 40mg*24 片装的欣康,她家楼下(香坊安埠商圈)的人民同泰和海晖医药售价都为 48.5 元,宝丰医药和海晖医药门店在美团外卖上的标价分别超过了 50 元和 60 元。而在线上,一模一样的药,最便宜的外地药店标价只有 35 块钱左右。

舒降之是大品牌降血脂常用药。记者走访发现,20mg*7 片规格的药在哈市各连锁药店售价在 22 至 27 元左右,而线上渠道最低只要 19 元左右。再比如波立维,这是一种心脏支架手术后的必备药,75mg*28 片规格在人民同泰、海晖医药连锁的平均售价在 110 元左右,而线上的外地药店售价最低的只有 60 元左右,八九十元的卖家也很多,一盒药差了 50 元。

很多中老年人长期服用的补钙产品同样如此。在某大型药品电商平台汤臣倍健 30 粒装的液体钙产品拼团只要 9.9 元,平均每粒只要 0.33 元,而且两人即可成团,随时下单都可购买。而在哈市各实体药店,100 粒装的汤臣倍健液体钙产品的售价约为 120 元,平均每粒 1.2 元,线下售价接近线上的 4 倍。

一年下来省上千元,刚需族发现线上药 " 新大陆 "

截至 2018 年底,哈市户籍 60 岁及以上老人已达 204 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 22%。由于天气寒冷及高脂高盐的饮食习惯等原因,哈尔滨是高血压及心脑血管等疾病的高发区域,而这类慢性疾病一旦确诊往往需要终身服药。因此,对于数量庞大的中老年购药刚需族而言,每盒药哪怕只便宜一元钱,长期而言都是巨大的减负。

李玲居住在香坊区安埠街的一个老旧社区。小区里老年人多,街坊邻居或多或少都有心脑血管及糖尿病等慢行疾病,平时一点药不吃的老人几乎没有。她告诉记者," 很多人和老伴我俩情况差不多,每天都必须服用好几种药物。一盒药就是看起来只差几块钱,一年下来,至少也能节省上千元呢。"

在过去的大半年里,线上购药的需求被新冠疫情充分激活并放大。" 我父母医保卡每个月只有几十元,一盒药近 40 元,三四天就吃完了,根本不够用,我现在在网上帮他俩买。" 今年七八月份,市民夏刚趁着线上促销,花了好几千元给患有脑血管病的父亲购买了近百盒金纳多。每盒比本地药店便宜超过 10 元钱,总共省了上千块。

疫情期间,传统电商的满减促销及补贴等营销力度进一步加大,更多人注意到网上药品的高性价比。由此,不少冰城市民的购药渠道已经开始改变。

站到全国竞价起跑线上,总有卖家给出最低价

在传统电商竞争进入白热化的当下,阿里、京东、1 药网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切入医药新零售的赛道,传统电商的 B2B 和 B2C 模式被复刻到药品电商平台——电商巨头除了建立自营的药品销售平台,还将分布于全国各地具有药品销售资质的第三方药店搬到自己的平台开网店。

" 以前,药店只要卖得比周边的药店便宜,来的人就多。现在,药店不是卖得比周边同行便宜就行了,最好还要比外地的便宜。" 哈埠药品零售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医药电商平台客观上相当于为全国的药店划定了统一的竞价起跑线。

包装、规格等完全相同的一种药在哈市不同药店的尚存在价格差异,而线上平台则将这种价价格差异以更直观、更集中的方式呈现出来。

" 不同药店的进货渠道不同,不同区域的人工、物流等成本也都有差异,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商家的定价,不同药店选择的促销时点不同也是价格差异巨大的原因。" 哈市一位药店经营者补充道,并非所有线上药店都比本地实体药店卖的便宜,很多药线上比哈市药店售价高的也不少。以赛诺菲制药公司出品的波立维为例,这种心血管支架后的常用药,75mg*28 片规格在某大型电商平台的第三方卖家最低售价只有 60 元出头,但最高售价达到 120 元,高于哈埠实体药店。

可视范围内,线上卖家量远高于线下实体店,竞争也更为激烈。一些卖家为了拓展异地增量市场,培育线上客群,拿出一些需求量较大的慢病药品大幅度打折,希望以一两款产品的促销拉动药店其他药品的销量。于是,总有线上卖家能给出让人足够心动的价格,这种线上的竞价无可避免地冲击着冰城的药价高地。

当最后的护城河消失,实体店如何突围?

" 网上是便宜,不过有时候时候还是会选择到药店,因为能刷医保卡。" 夏刚告诉记者,有时家人有个头疼脑热,下楼遍地都是药店很方便,而父母常年吃的心脑血管类药物,除非价差巨大,他一般也会选择线下刷医保卡购买。本地能购药刷医保卡,似乎是哈埠实体药店最后的 " 护城河 "。

但这一护城河也可能面临溃堤。前不久,国家医保局发布的《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医保账户中,单位缴费部分不再划入个人账户,全部计入统筹基金。这意味着,未来个人医保个人账户里可灵活支配的买药钱会大幅减少,买药现金支付的比例将上升。普遍将刷医保卡作为流量入口的哈埠实体药店,无疑会受到重大冲击。

冰城实体药店正在做出改变。在美团外卖等平台,哈市大小药店纷纷借助社区 O2O 的模式,开展送药上门服务。但由于外卖送药模式在价格上甚至比线下门店售价更高,而慢性病购买人群多为中老年患者,对价格更为敏感。因此," 上线送药 " 在引流方面效果并不是很明显。

一些售药增值服务也将被推出。哈药集团人民同泰药店在哈市的门店数量超过 230 家。在市场变局中,人民同泰曾在 2019 年半年度报告中提出在部分门店开展 " 一分钟门诊 " 服务,为顾客提供科学的药事管理服务;全面探索建立慢病管理模式,加强对慢病和处方药的专业化管理 …… 冰城龙头品牌的转变方向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哈市药品零售行业的新策略:试图通过增加高附加值、高技术壁垒的健康服务,跳出单纯的价格竞争,构筑新的市场优势。不过,在药品零售市场,价格始终是一项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售药增值服务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购药者最终会用脚投票。

编辑 戴月

值班主编 寇青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