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防止蚂蟥帝国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基本面驱动(ID:jibenmianqd)

1、蚂蚁帝国,是互联网精神加小微汇聚的奇迹。

蚂蚁集团过去 3 个月的估值节节攀高,根据媒体推测,最新上市市值可能超过3 万亿,这个市值超过工(1.8 万亿)农(1.1 万亿)中(9500 亿)建(1.6 万亿),四大行伴随共和国的成长,在助力登顶世界第二的经济体中立下汗马功劳,蚂蚁军团依靠小微,只用 10 多年就超越了。

马校长自豪的称蚂蚁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 IPO 定价,这背后也是几亿韭菜炒出来的小微奇迹。(ps. 蚂蚁自己卖基金、发基金,炒自己新发的股票不用利益回避,类似这种好事,最好也别监管。)

群众才是创造奇迹的主力,谁为了群众,谁依靠群众。但是蚂蚁服务小微,还是蚂蟥吸血小微,这中间只有一字之隔。

2、说蚂蚁集团是一家金融科技包装下的高利贷平台,虽然有夸张成分,但也不算太偏离事实。

根据披露的数据,蚂蚁集团有 10 亿 + 个人用户,8000 万 + 商家用户,数字支付交易规模 118 万亿(支付宝),微贷科技平台贷款余额中消费信贷 1.7 万亿经营者信贷 4000 亿(花呗借呗等),理财科技平台资产管理规模 4.1 万亿(基金余额宝等),保险科技平台518 亿(卖保险),此外还有创新业务,如区块链、数据库等。2020 年上半年,从收入侧以上几部分比例分别为 36:39:15:8,其中微贷科技平台占比高达 39%,是其第一大营收来源。华泰测算蚂蚁集团超 7 成利润来自微贷。

以花呗为例,其最低利率是万二,平均利率是万四附近,人均贷款余额是 2000 元左右。通俗的理解,没有收入的大学生,如果要提前消费,找马校长借 2000 元,年化利息 15% 左右。马校长一手给胡萝卜(无抵押杪借),一手拿枪(不还钱计入芝麻信用让你寸步难行),花呗的坏账率极低,商业上堪称精妙。

这里面有一个自相矛盾,马校长昨天演讲声称传统银行开当铺要抵押,阿里依靠信用大数据无抵押,那蚂蚁精准收回贷款,靠的是大数据剔除潜在不良,还是靠的芝麻信用及围绕在周边的购物基础设施做威胁?

既然有信用大数据作为商业优势,同时还宣称要打倒银行的垄断暴利,要立志做小微普惠,那为什么不能在做到精准画像低违约率的前提下,给大学生类似建行快贷、招行闪电贷 5-6% 甚至更低的年化利率呢?为什么要一边怂恿大学生提前消费,一边要从大学生那里赚取暴利?

3、外滩金融大会上,马校长以俾睨天下的胜利姿态,大声宣言了新金融对老金融们的革命,看似以攻击创新不足开题,实际以要挟监管继续开绿灯落脚。

孩子哭了,是因为奶没吃够,看看蚂蚁如今的体量,已然碾压四大行的规模,蚂蚁不是孩子,蚂蚁已经是巨婴,一不小心会蜕变为吞金巨兽。

过去七八年,中国金融系统的创新尺度虽起起伏伏,但是全球创新的绝对高地,没有对金融创新的足够包容甚至监管机构的小心翼翼投鼠忌器,不会有 P2P 的坐大,不会有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市场。通过马后炮下定义的方式做切割,说搞砸了的 p2p 贷款不是网络金融,只有蚂蚁贷款才是真正的网络金融,将创新失败的污水泼给政府,创新失败的代价留给社会,自己独摘创新的最大胜利果实,一边吃奶一边骂娘,这种立场是不地道的

3 万亿市值如果尚且不令马校长满意,蚂蚁集团的野心是不是要 30 万亿,重演一遍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故事?

4、蚂蚁的几乎所有营收都和金融相关,却一直强调自己的科技标签。

按照机构预测,2020 年,蚂蚁集团净利润可能超过 320 亿元,如果 3 万亿市值,则估值高达 100 倍。目前四大行估值仅 5-6 倍,只有宣称自己是科技公司,才能挣脱金融股的估值束缚。

蚂蚁的支付、贷款、理财、保险,分别属于央行、银监、证监、保监管辖,只有宣称自己是科技公司,才能彻底挣脱监管机构的牢笼。监管是规模的天敌,监管是速度的天敌。

银政保需要牌照,科技不需要牌照。互联网公司,跨界破坏,绕开牌照,没有枷锁,规模效应无敌,天生具有指数级成长的潜力,如果没有监管的五指山,信不信蚂蚁真能刺破苍穹。

只要监管一路绿灯,3 万亿市值不会是蚂蚁的终点,GDP 的体量才是他们的极限。比如,PK 掉所有的银行、基金、保险,甚至 PK 掉央行,以互联网寡头席卷一切的姿态,席卷传统金融领地。

5、以贷款为例:

马校长周末怒斥的巴塞尔协议是做什么的?

其中很核心的是资本充足率,通俗的理解是管控杠杆的,是做金融业务必须要有充足资本金做保证的,本金不足,业务规模有上限,风险也相应有了上限。

目前蚂蚁最重心的贷款业务中,只有极少部分是自营放贷(网商银行,以及浙江没批而重庆给了他的小贷牌照等),由于限制了资本金,蚂蚁要做大贷款规模只能拉正规银行入场,做助贷,这中间由蚂蚁集团和其它金融机构一起瓜分利差(例如裸贷舆情下的趣店)。

如果从了马校长的愿望,巴塞尔协议滚一边去,没有了资本金限制,蚂蚁可以一脚踢开全部合作银行全部自己放贷,利润率和放贷规模,都是爆炸式的,通过流量和渠道逼死全部银行,才是蚂蚁的边界。

没有资本金限制下,只要蚂蚁借款一开闸,全国人民的负债率马上翻倍都皆大欢喜(反正都是数字),蚂蚁的利润和股价哗哗的涨,蚂蚁员工减持致富,至于全国负债率过高将来消费不足或者违约率暴雷这些负面影响,那都属于身后的滔天洪水。

创新一定要付出代价,社会必须承担,社会必须宽容,与人家马校长何干?

6、以支付为例:

马校长周末还特别提了数字货币,建议先别做标准,先做贡献,先满足未来需求。央行的 DECP 箭在弦上,潜在影响的对手就是现行的支付宝微信支付,作为对比,支付宝储备的区块链专利世界第一。言外所指央行的 DECP 最好别急着推出来,讨论的焦点可能并不是数字货币的发展理念之争,而是利益立场之争。

毕竟对岸的 Facebook 在折腾全球货币(Libra)了,为什么支付宝没这个权力。

进一步试想,如果央行彻底放开对蚂蚁的监管会怎样呢?蚂蚁依靠其技术基础、大数据积累(最大的生产、销售、消费数据库)和国民应用的流量优势,能摇身一变迅速成为中央银行,直接在支付宝里印货币(是不是数字货币都不重要,本身货币就是符号),即便没有 " 印 " 货币,支付宝依靠其现有的信用系统,能迅速 " 创造 " 派生货币。

M0、M1、M2……,只要给权限,每一个环节支付宝都能染指。

支付宝可以是人民银行。

7、寡头的终点,是互联网巨头主宰经济的一切,蚂蚁成为蚂蟥,吸食每一个国民。

以《黑镜》为例,喜欢科幻片的人,对未来的数字场景不会陌生,每个人都有一段代码,决定了你的社会角色和全部个人财富。

如果发展无止境,未来这段财富代码可能是由支付宝来撰写。" 要饭也必须有(芝麻)信用,没有(芝麻)信用,连饭都要不到。" 马校长说的。网络寡头即政府,代码即社会规则。

蚂蚁带来的创新和便捷,社会自会感激,资本市场也给予了足够的估值,马校长演讲中对传统监管和银行体系的很多批评也是目光如炬,但挟创新以令天下,这背后失控的资本意志,作为投资人和消费者,都有必要警惕。

资本追求超额利润,金融的本质是剥削,这是马克思的观点。技术在变,技术背后的人性并没有改变,作为欲望的凝结物的资本也没有改变,资本壮大后,资本会有寻求持续膨胀的独立意志,必要的时候,会尝试控制一切(如媒体),甚至尝试驱逐一切(如监管)。

一个问题也值得思考,蚂蚁积累下的制胜资源——全民大数据,是否是用户的个人隐私,如果不是,它是否应该成为国有资产或者公共资源?

面对已经成长为巨兽的蚂蚁,我们需要呼吁的不是给巨兽更多创新空间,而是是否对巨兽强监管和反垄断,以给更多小微企业腾挪出创新空间。

真诚的希望蚂蚁集团做好蚂蚁帝国,不要野心失控滑向蚂蟥帝国。

以上内容由"基本面驱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