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10-25

猛!在上甘岭,他一人歼敌 283 人……

口述 | 陈刚(胡修道次子)

我的父亲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老战士——胡修道。在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中,父亲和战友奉命坚守上甘岭 597.9 高地,与敌军恶战数日,单兵歼敌 283 人,阵地未失,成为举世闻名的传奇人物。

▲胡修道。

我父亲 1931 年 9 月出生在四川金堂县一个贫困农民家庭。听父亲讲,少年时他常常受财主家少爷的欺负,吃不饱穿不暖。15 岁时美国人在金堂县修飞机场,抓他去做劳工,因年龄小手脚慢,经常受到美国监工的殴打。新中国成立后,贫苦人民翻身得解放,他领着全村的武装队,斗地主、反恶霸。

朝鲜战争爆发的第二年,父亲没和家人商量,就报名参加了志愿军。奶奶知道后很诧异,但奶奶也没说什么。她最明白自己的儿子,什么事一经拿定主意,十头牛也别想拉得动他。临走前,奶奶一边掉眼泪一边叮嘱:" 到了朝鲜,要好好的,多写信来,多杀敌立功,别给妈丢脸…… " 奶奶说一句,父亲点一下头,都记在心里。就这样,父亲辞别了我的奶奶,辞别了送行的乡亲,来到了朝鲜战场。

▲胡修道。

1952 年 11 月 5 日,父亲随所在的志愿军第十二军三十一师九十一团五连接防上甘岭。

5 日拂晓,敌人步兵在百多架飞机、300 多门火炮和 30 多辆坦克的配合下,向 597.9 高地发动了一波又一波攻击。志愿军在 597.9 高地周围的大小山头构筑了 12 个阵地,其中主峰上最靠前的九号、左边的三号和右边的十号阵地,是敌人攻得最猛烈的阵地,父亲和他的班长李锋、新战士腾土生就负责坚守三号阵地。

阵地上的工事早就被敌人的炮火摧毁了,山头被打得光溜溜的,全是虚土,仅存有一块被削去大半的石头根子,还剩半人多高,对付着能藏 3 个人。这就成了他们唯一的掩体。

敌人阵阵炮火把高地轰炸了一遍又一遍,他只感到身下的阵地在炮声中战栗。父亲曾经说过,当时敌军的炮火将上甘岭高地全打红了,没有一个角落不挨炮弹,他都没想到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硝烟散去之后,密密麻麻如同蚁群的敌人越来越近。父亲攥紧了手里的爆破筒,向班长喊道:" 敌人上来了!" 班长说:" 打!" 父亲猫着身子,爆破筒、手榴弹、手雷,摸到啥就一个劲儿地往下面猛扔,经过激烈的战斗,他们打退了敌人十余次集团冲锋。

战斗正酣之时,连里来命令要李班长去九号阵地支援坚守,阵地上只剩下我的父亲和滕土生两个新兵了。

▲胡修道(中间站立者)和战士们探讨手榴弹的使用技巧。

但这时,敌人的进攻忽然停了,阵地前一时空旷起来。父亲一看,有点愣了,敌人到哪去了?再一看旁边,成群的敌人正向十号阵地拥去。美军越来越接近十号阵地了,但十号阵地却没什么动静,原来守在那里的只剩下一名负伤的战士躺在猫耳洞里,已经失去战斗力。援兵一时上不来,这时连长在指挥所朝父亲高喊:" 快去支援十号阵地!"

倘若十号阵地一丢,敌人居高临下,597.9 高地主峰就守不住了。敌人密集的炮火把父亲和另一个战友压制在距离十号阵地不到 10 米的山梁上。父亲侧身回望,不远处的零号阵地,就是几天前英雄黄继光堵枪眼的地方,一种为英雄复仇的怒火瞬间燃遍了他的全身。趁着敌人射击的空隙,他俩迅速跃进,刚到十号阵地,就看到下方 10 米处就是蜂拥的敌群。霎时间,父亲和战友手里的冲锋枪急速扫射起来,敌人被打退了。

▲胡修道在作报告。

排长郭三旦从九号阵地过去支援他们,可一发炮弹落在他的身边爆炸,排长受了重伤。后来,郭排长就牺牲在我父亲的怀里。而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腾士生也身负重伤被送下阵地。最后,阵地上只留下我父亲一个人在坚守。

连里又命令父亲回三号阵地,父亲端着爆破筒弓着腰一路飞奔,又回到了那块大石头下。

敌人又一次向这三个阵地同时拥来。父亲不断变换着位置,一个劲地扔着手榴弹。右臂抡肿了,就用左手。一会儿工夫,白白的拉火绳就落了一地。

战斗正激烈时,十号阵地又没有动静了。父亲急了,喊连长:" 十号怎么又不打啦,再不打就没了 !"

连长探出身子,命令道:" 十号阵地没人了,你去守住!"

父亲刚到十号,敌人的 20 多辆坦克就开到了山脚下,密集的炮火把阵地上烧成了一片火海。

据我的父亲讲,战后,有人在上甘岭上捧起一把焦土,摊在手心数了数,竟有 33 个弹片。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珍藏的一面战旗上,竞有 381 个焦煳的弹洞;一截焦黑的树干上,密密麻麻地插着 100 多个弹头弹片。

日头西斜,阵地上出现了短暂的宁静。这大半天里,父亲一个人在三号和十号阵地上来来回回地打,不知打退了敌人多少次进攻。

黄昏时,敌人又开始进攻了。密集的冲击步兵像一张大网撒开,黑压压一片叫嚷着向上拥来。父亲像灵猴一样,出没在阵地之间,接二连三地扔着手榴弹和手雷。后来,美国通讯社一个叫肯德拉的记者写下了当时的情形,他写道:" 联合国军冲上山顶,但见一个中国士兵起来挥舞着手臂向联合国军投掷手榴弹,他几乎独个儿击破了这次进攻。"

胡修道讲述战斗故事。

阵地上弹药已经不多了,父亲开始收集弹药。他给自己留了一根爆破简,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准备像兄弟连队的朱有光、王万成那样,与敌人同归于尽。

由于父亲的顽强坚守,597.9 高地终于等来了援军。就是这样,我的父亲创造了一个战争奇迹,1 人打退了敌军 41 次进攻,歼敌 283 人。这也许是战场上一个空前绝后的单兵歼敌记录。

1953 年 1 月 15 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决定给我父亲记特等功,同时授予 " 一级英雄 " 称号;1953 年 6 月 25 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彭德怀以及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杨根思、胡修道、伍先华、杨春增、许家朋、李家发、杨连第、杨育才等 12 人为 "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 " 称号,同时授予他们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胡修道为学生讲战斗故事。

向 " 一级战斗英雄 " 胡修道致敬

栏目主编:顾万全 本文作者: 东部战区 文字编辑:程沛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