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10-24

华为三季度营收利润承压,但没人能熄灭满天星光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商业数据派,作者 | 程木,编辑|王一粟

2020,这个无比艰难的年份,华为刚刚在聚光灯下拿出史上最强旗舰 Mate 40 后,10 月 23 日,华为公布了 2020 年三季度经营业绩。外部环境持续恶化,华为仍在第三季度实现 2173 亿元人民币收入,同比增加 3.7%。

2020 年华为前三季度(即九个月累计)销售收入为 6713 亿元,同比增长 9.9%。利润方面,华为 2020 年前 9 个月净利润率为 8%,同比下滑 0.7 个百分点,完成净利润 537 亿元。

就在财报公布前一天的 Mate 40 全球发布会上,华为发布了最强但也或许是史上最 " 短命 " 的旗舰机,其搭载麒麟 9000 芯片,在美国的芯片禁令之下,或将会成为麒麟高端芯片的 " 绝唱 "。在发布会结尾,余承东用英文动情地提到了华为遇到的困难:" 美国的制裁,让华为正处于无比艰难的时刻,而这一制裁是极不公正的。过去十年,大家见证华为从一个不知名品牌,成为全球领先的智能设备品牌,不管环境多么困难,华为承诺将持续创新。"

短短几句话,正是 " 当下没有退路 " 的华为的真实写照。2020 年,受新冠疫情暴发蔓延,以及实体清单、禁令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华为交出的财报,仍然展现了这家中国企业的稳健增长和特殊韧性。

未来,随着芯片的进一步消耗,华为手机或将迎来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如何熬过这一个寒冬,突破技术封锁上的围剿,还要看华为将如何走下一步。

缓增长

回顾华为过去数年的业绩表现,华为几乎一直保持着高增长神话。从 19 世纪末、20 世纪初开始,我国通信市场疯狂扩张,华为从 1994 年研发第一款交换机 C&C08 开始,就决定走上了自主研发的道路,任正非采用的 " 农村包围城市 " 战术,对每个地域本地网项目寸土必争,一步一个脚印,打破了当时欧美企业对 2G 市场的垄断,成为国内通讯设备行业的老大。

如今,华为是一家与员工多达 19 万,足迹遍布全球 170 多个国家的中国企业,也给外界留下了以 " 奋斗 " 而著称的公司文化。

多年来,华为保持着高研发投入的传统,以换来技术上的领先,十年如一日,华为拿下了手机业务,并以此为基础开拓了包含 PC、智能硬件在内的消费者业务的高速增长; 在 5G、LTE、NB-IoT、云计算等前沿技术领域,都能看到华为的高歌猛进与成果。因此十几年来,华为业绩稳扎稳打,甚至在贸易战打得最惨烈的 2018 年,华为全年销售额也保持着 19% 的增长速度。

体量虽日益庞大,但在当前国际形势纷繁复杂的背景下," 华为速度 " 也受到了影响。转折发生在 2019 年的 5 月 16 日之后,在被美国政府列入 " 实体清单 " 前,华为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 23.2%,但 2019 年下半年,华为营收开始出现放缓,第四季度同比增长速度只有 7.7%。

制图:商业数据派

2020 年的前三个季度,华为也面临着巨大的外部压力,在全球面对新冠疫情的严峻挑战下,华为全球化的供应链体系也同时面临着巨大的外部压力,给其生产、运营带来很多困难。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华为所取得的经营业绩实属难能可贵。

2020 年不同的季度中,华为第一季度由于受到了疫情的影响,营收仅为 1806.14 亿元,净利润为 133.47 亿元;第二季度实现营业收入 2700.42 亿元,净利润 297.55 亿元;第三季度,除了受到疫情的影响,美国的制裁同样也影响了颇深,本季度华为的营收回落至 2123 亿元水平,净利润同样回落至 106 亿元。

无论是增幅还是净利润都有所下滑,主要原因还是在于美国制裁。而在最近一年里,华为受影响最大的主要还是消费者业务,这一项业务在过去几年里也是华为的增长新引擎。

事实上,华为最早其实是依靠交换机、路由器、网络设备服务解决方案等在内的运营商业务起家,早在 2016 年之前,运营商业务一直是华为的营收主力,占比超 55%。但到了 2017 年,华为投入大量资金及人力猛攻手机业务,消费者业务贡献的收入占比逐年上升。手机确实是一项单价高,能带来高营收的业务,2018 年,消费者业务营收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2019 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占比达到 54.4%,运营商业务占总营收比为 34.6%,差距越来越明显。

华为各项业务占比情况 2017 年(图左)和 2019 年(图右)对比

9 月 15 日美国禁令之下,华为芯片受限,台积电、高通、三星等第三方不再供应芯片给华为,目前终端业务所需芯片只能依靠库存维系,麒麟系列芯片成为 " 绝唱 ",受影响最深的正是华为的手机业务,这也是华为的 " 印钞机 " 业务。

保根基

但另一方面,手机业务并不涉及到华为的根基,消费者业务成本高、毛利低,但如前所述,华为起家于运营商业务,华为公司创始人、CEO 任正非曾多次对外表示,运营商业务才是华为真正的主业。

运营商业务掌控者全球通信业的命脉,目前华为正处在全世界 5G 标准制定的领导者地位,拥有全球最成熟的 5G 组网能力,5G 专利申请数量最多。在当前困局之下,华为首要力保的还是运营商这块核心业务,好在华为 5G 基站所需的芯片储备充足,消耗量不大,供应商充足,可支持其未来数年的经营发展,受影响也相对有限。

相比之下,手机行业的高端芯片几乎完全依赖于台积电,禁令生效,华为手机业务就面临着全线沦陷的危险境地,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曾透露,麒麟 9000 芯片数量或只能支撑半年左右。就在不久前,传闻华为旗下品牌荣耀将被出售,行业分析称此举目的在于让荣耀手机求得一线生机,以摆脱禁令限制,甚至可以为华为拿到一笔巨额资金。在华为 " 根基 " 运营商业务面前,手机业务的发展将暂缓一步,为前者让步。

华为在第三季度财报中透露,下一阶段的目标是充分利用华为在 AI、云计算、5G 等 ICT 技术的能力,联合伙伴提供场景化解决方案、发展行业应用,释放 5G 网络红利,帮助企业实现商业成功,帮助政府实现兴业、惠民、善政的目标。

尽管困难重重,华为表示会尽最大努力寻找解决方案,努力生存和向前发展。" 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华为将继续和全球伙伴紧密合作,以创新的 ICT 技术持续为客户创造价值,助力全球科技抗疫、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

华为之所以受到美国制裁打压,正是在于中国第一次在 5G 这个通用技术领域实现领先。2020 年进入 5G 规模商用的元年,当前华为已在山西煤矿、湖南钢厂、欧洲航空服务公司和西南农业等领域打造了标杆性的 5G 服务,下一步重点就是把 5G 的基本能量在各行各业中释放出来。

在 5G 领域,华为需要面对的阻碍也并不轻松。受新冠疫情和美国的持续打压,欧洲等海外国家和地区对华为 5G 的态度也开始出现转变。英国在 7 月份变脸,表示收回允许华为参与 5G 建设的决定;德国考虑立法对华为参与 5G 建设实施限制;比利时也选择舍弃华为,转向诺基亚作为 5G 建设的供应商;10 月瑞典相关部门正式宣布禁止参加 5G 频谱拍卖的企业使用华为或中兴的设备。据外媒消息,华盛顿甚至提出为巴西电信公司从其竞争对手那里购买设备提供资金。

另一边,华为在 5G 上的主要竞争对手还是爱立信、诺基亚及中兴,这些全球排名前列的通信制造业公司。10 月,爱立信宣布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斩获了 111 份 5G 订单,其中有超过 60 家运营商的 5G 商用合同订单被公示。诺基亚也随机宣布,全球 5G 商用合同订单数量超过了 100 份,成为继爱立信后,全球第二家 5G 订单过百的通讯厂商。

但无论多么困难,一如余承东在 Mate 40 发布会结尾时的表态,华为承诺将持续创新," 我们致力于将最佳的技术和创新带给消费者,无论风雨还是阳光。" 在他的背后,大屏幕上出现了一道彩虹。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