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午休丨秋日感怀

秋高气爽,我从头顶的天空里深切体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涵义,也会有几朵白云侵洇在天空,轻柔的如棉花团,忽然想起 " 白云生处有人家 " 的诗句,那里居住的人是多么潇洒呀,他们是唐朝的人吧,在向我们夸耀曾经的盛世,此乃真不知魏晋。

我躺在小院的折叠椅上,翻阅一本无名作者的散文集,有篇文章篇幅很长,与中篇小说差不多,内容是一些惊险的事情。邻里的鸡鸣犬吠不断传来,令我想起老子的理想社会。秋日的午后,不凉也不热,气温适宜,看书,听天籁之音,日子能如此悠闲,也不失为一种玄学之妙。

晚饭后照样要散步,这是我多年的习惯。乡间小道两旁,高大的苞米秆又绿又密,玉米地此时是否上演爱情和野趣,头脑里不断闪过电影特写。这里的蔬菜以菜花为主,绿的、散花的,宽大的叶子覆盖了潮湿的地面,农药的味道有些刺鼻。路边有一种颀长的野花开得十分烂漫,淡紫色的花朵,如茄子似的黑绿的叶子,我查阅资料,却有一个宗教色彩极强的名字——曼陀罗,俗名野山茄,密密麻麻团团簇簇拥挤了一大片。

路过一片果园,绿中向红的果子悬挂枝头,像鲜艳的灯笼,展示着农人的辛劳。遇见一牧羊人,带着犬放牧。羊不怕生人,横冲直闯,我躲避不及;狗却远远地避开了,鼻孔里还发出吼声,意思是示威。放牧人对于我的问话,只是傻笑着不做回答。路上驶过几辆电动车,车上大多是女性,面露倦容,急切地往家赶。也有两三个妇女在散步,也许都是在减肥,优哉游哉的模样。

沿驻地绕一个三角形又回到原点,大约需要 45 分钟,太阳刚好回巢,西方的天空出现一束琥珀色的光芒,周围是乌黑的云朵。我十分留恋夕阳留下的秋景,便用手机采取不同的角度拍下即将消失的风景,有时像一条明丽的河,有时将一棵孤零零的大树拍摄其中,不同的角度能领略不一样夕阳落山的美景,都能给人以美好无限的遐想。

秋雨霏霏,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雨来临,我就蜷缩在屋内,隔窗听雨声。秋雨不似春雨,秋雨淫威,不讲道理,往往一发不可收拾,稀里哗啦,少则半日,多则几日,洒洒脱脱,不依不饶下个不停;春雨多是温柔,淅淅沥沥,春雨贵如油,大地酥软,如饥似渴,春雨并不能满足它们;春雨就如一个温柔,含情脉脉的小姑娘,秋雨多似泼辣、强势的农妇,所以欣赏春雨和秋雨便会产生不同的心境。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秋雨多了,耽误了农事,农人烦躁。

多雨的秋季,我想起了烟雨的江南。曾经去过一次江南小城,城区井然有序,城外被大片大片的绿堆积着、包围着,丰盛的植被疑入仙境,留恋不舍。虽然一日间数次落雨,但也阻止不了热浪滚滚,一个地道的北方人,是难以忍受那番酷暑的。有限的日子里,我一次次散步在木兰溪畔,穿梭在高大的樟树之间,茂密的叶子间洒落星点的阳光,或坐、或立、或行,悠哉乐哉,想入非非,真是一种无法言喻的享受。

深秋我更加喜欢起阅读来,虽然现在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但那种心境,阅读后的收获,是其他事无法代替的。

□魏万河

编辑丨包学枫

责任编辑丨安娜

值班主任丨崔凌云

以上内容由"兰州日报·ZAKER兰州"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