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10-24

被群嘲的《跨次元新星》,仅仅是“程序员 101 ”

文 | 犀牛娱乐,作者|冷罐头,编辑|朴芳

2020 年,是中国虚拟偶像选秀的元年。

近日上线的《跨次元新星》,集结了来自乐华娱乐、黑金娱乐、SNH48 等多家公司旗下的虚拟偶像,在 Angelababy、小鬼王琳凯、虞书欣三位扩列师的引领下,展开竞演角逐,开启了偶像选秀的新纪元。

尽管此刻,人类爱豆还深陷在舞台严重缺少的困境中,尚未探寻到出路;尽管《跨次元新星》作为中国首档虚拟偶像选拔节目,正在遭遇着一场滑铁卢战役。但必须要承认的是,虚拟偶像选秀,是具有一定前瞻性的。

初音未来、洛天一等成功的虚拟偶像范本,以及近几年随着国漫的崛起,二次元受众的不断扩增,都在潜移默化中开拓着虚拟偶像的市场。

在这样的情况下,率先破土而出的《跨次元新星》非但没有填补虚拟偶像选秀在中国市场上的空白,反而被二次元圈层 " 群起而攻之 ",就不能再归咎于市场大环境了。

直白而言,《跨次元新星》缺失的那块二次元圈层的 " 敲门砖 ",才是将节目推向众矢之的的 " 幕后元凶 "。

跨次元的 " 卖家秀 "

第一期看下来,节目的诚意是在的。

选手 " 候场区 ",位于跨次元大门之上。布满一整面墙的相框中,亲切交谈着的,便是《跨次元新星》的 22 位 " 青铜斗士 "。强烈的魔幻感,像极了置身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之中。

从舞台布景来看,《跨次元新星》远在及格线之上。

节目模式也中规中矩,偶练系选秀模式中,穿插着《中国好声音》式的选手 vcr;除实力派以外,还有破音女、蛇精男等多元的设定,cue 三位扩列师以及腾格尔馆长上台,进行跨次元的合体,也是从容不迫;对虚拟偶像的台前幕后进行 " 全景 " 展示,被观众调侃为 " 程序员 101"。

但对于绝大部分观众而言,《跨次元新星》在起跑线上,就已经输了。

众所周知,在二次元圈层中 " 人均颜控 ",近些年随着技术的纯熟,受众的审美品味更是实现了大幅提升。所以尽管《跨次元新星》是类型节目的首创,但选手的建模,在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其很难得到二次元圈层的认可。

在节目的预热阶段,据官微透露,《跨次元新星》应用了多项世界领先的节目制作技术,实现了电影级动作捕捉。是国内规模最大、成片效率最高的一次应用,完成了全片 600 分钟的制作。不仅如此,该节目更是首创将顶级 CG 引擎实时 3D 渲染、数字孪生(Digital Twin)等多项顶尖技术应用于大型综艺节目,大幅提升节目制作效率,为用户打造全新视听体验,运用行业技术赋能创新内容。

但 " 卖家秀 " 却远不如描述的这样动人,宣传概念与最终呈现效果,偏差较大。

从外维来看,无论是选手的形象、还是肢体的灵活度上,都有着广阔的上升空间。被不少二次元深度用户评价为 "QQ 炫舞即视感 "。

声优选择上,也没能得大众心。虽然尹飞、顾城、寐鱼等个别选手,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但是关于 " 这届声优不太行 " 的感慨,也没有中断。

整体上看,《跨次元新星》在视听效果上,并没有打破大众对虚拟偶像非主流、低幼化等偏见。

身为 " 纸片人 ",颜值不能打,舞台不震撼,就基本丧失竞争力了。

" 根本不懂二次元 "

更为致命的是,《跨次元新星》对虚拟偶像的认知,似乎出现了偏差。

据资深二次元受众科普,虚拟歌姬诞生的初衷,是为了让一些创作者独立制作出音乐作品,其功效类似于乐器,不同的歌姬拥有着不同的声线。从虚拟歌姬到虚拟偶像,是有着深厚背景的。

以虚拟偶像界的 " 顶流 " 初音未来为例,2007 年 8 月 31 日,初音未来诞生,由 CRYPTONFUTURE MEDIA 以 Yamaha 的 VOCALOID 系列语音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的音源库,音源数据资料采样于日本声优藤田咲。

简单地说,在诞生之初,初音未来是可以模仿人类唱歌的软件,对于音乐制作人而言,是一位具有更高性价比的 " 歌手 "。她的业务能力,也远在许多人类歌手之上,一些人类不可能、或是极难唱出的歌曲,在初音未来的口中,都可以轻易实现。如《初音未来的消失》,曲中部分段落一秒中有高达十二个音节,几乎没有换气的地方。虚拟歌手的出现,为开拓新的音乐类型,赋予了更多可能性。

初音未来等虚拟歌手的走红,与使用他们创作音乐的制作人们,密不可分。在具有高知名度后,随之而来的漫画、人物模型等再度创作,丰满了虚拟歌手们的人格,建构出具有高度真实性的虚拟世界,成为虚拟偶像背后的强大支撑。

而在《跨次元新星》中,虚拟偶像们基本都是 " 横空出世 ",与受众之间并无任何双向的互动与联络。三次元选秀的方式,照搬到虚拟偶像的养成中,是行不通的。

豆瓣上有二次元受众一针见血道:" 他们根本不懂二次元吧……二次元人物的立体源自于他所在的世界,还有他经历的故事,啥也没有就一个丑娃娃选秀有啥好看的…… "

二次元受众,并不是低龄化的。面对着纸片人 " 自嗨 ",只是大众对二次元圈层的偏见。稍夸张地说," 没有人比二次元更注重内涵 "。

先入圈,再出圈

目前来看,《跨次元新星》的观众,主要由三位扩列师的粉丝们构成。

无论是在弹幕上,还是在微博评论区中,三次元扩列师的存在感,都远远超过二次元的虚拟偶像们。

在更为重要的二次元受众以及路人盘口中,《跨次元新星》的口碑都堪忧。其它类型的综艺常以 " 出圈 " 为目标,但《跨次元新星》却处于 " 入圈无门 " 的尴尬处境。

在这样的情况下,《跨次元新星》的热度,就显得有些惨淡。豆瓣想看人数仅有 169 人;云合数据综艺类霸屏总榜 " 查无此人 ",网络综艺榜单中,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也仅在 2% 左右;据骨朵数据显示,《跨次元新星》历史最高热度值是 36.63,排名 20 开外。

但这并不能说明,中国的虚拟偶像无市场。

2012 年诞生的中国内地虚拟歌手洛天依,以及虚拟偶像厂牌 RiCHBOOM 等,早已验证了中国二次元圈层对虚拟偶像的态度。有了《跨次元新星》的前车之鉴,虚拟偶像类节目行之有效的方法论,也开始明晰了一些。

首先,国内的市场大环境,以及大众对于虚拟偶像的接受度,决定了虚拟偶像类节目如果想实现自身的商业价值,一定要以二次元受众为入口。《跨次元新星》以时代少年团等流量引流的方式,显然是行不通的。

不要急于 " 出圈 ",对这类节目而言," 入圈 " 是更重要的事情。

其次,花哨的人设、燃烧经费的舞台布景等,都并不是最重要的发力点。打造好虚拟偶像的产业链,才是触达二次元核心圈层的根本。

对于三次元爱豆而言,或许存在着 " 横空出世 " 的可能性。但在虚拟偶像身上,却是可能性甚微的。冲破三次元选秀的思维定式,丰满虚拟偶像的 " 人生经历 ",才是前期宣传预热阶段,最有价值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二次元圈层中," 多担 " 的比例更高一些,梦幻联动所产生的化学反应往往更为猛烈。邀请二次元界的 " 前辈们 " 为节目造势、宣传,不失为深入二次元圈层的一条捷径。

虚拟偶像," 素人 " 难,厚积薄发才是正路。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