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电影头条 10-24

被迫陪睡,大尺度 MV:她们究竟是如何被虐待的?

要说今年夏天最火的综艺,那一定是《乘风破浪的姐姐》。

最终 7 位姐姐成团出道。

虽然宁静说出 " 我现在出尔反尔,我拿第一,不想成团 " 这样的话,但最后还是组成了一个 " 浪姐 " 团。

这不,成团综艺也安排上了。

不过,一档节目火了,随之而来的一定是各种话题延伸。

就拿浪姐播出期间来说,大大小小的热搜上了几十次。

但没想到,其中一条,却让大家感觉到了久违的扬眉吐气。

# 韩综抄袭浪姐 #。

平时都是说 XX 国综抄袭韩综,这回竟反过来了?

有意思。

这档叫做《Miss Back》的节目是韩国推出的新综艺,旨在播出逐渐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忘的女偶像出身的歌手们再次实现梦想的故事。

一个是给 30+ 姐姐证明自己的机会,一个是个过气女歌手重新翻红的机会。

乍一看,概念似乎是有点相似?

不管怎么说,那必须得看看了。

现在,剧主看过后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综艺形式并不相同,大家可以放心观看,如果你不怕被吓到。

因为,里面说的东西足够颠覆你的三观。

就算我们以前模模糊糊知道些什么,但这次,是由她们亲口说出——

韩国娱乐圈有多乱,韩国艺人究竟有多惨?

包括但不限于。

被威胁。

头被按进冰桶。

被孤立,还被问有没有被包养的意愿。

总之,表面光鲜亮丽的背后是无数不为人知的" 虐待 "

她,叫柳世罗,是 Nine Muses 的前成员。

唱功优越长相又极具亲和力,曾经的她深受观众的喜爱。

本以为前途一片光明,没想到却是噩梦的开始。

被老板掌掴——

团队还以此作为世罗出道前的纪录片噱头,就连退出后也被人揪住不放。

公司为大,说的一切都得照做——

包括第一次节目亮相就被要求穿 " 吊带丝袜 ",就连团队中还在上高中的成员也无法幸免。

不想如此?影响拍摄?那就别当队长了。

合约到期后,世罗便退出了 Nine Muses。

退出后的世罗没有收入,只能靠银行贷款勉强过活。

不仅如此," 退休 " 的生活使她患上了严重的恐慌障碍

百度上对这种病症的解释是:

惊恐障碍 ( panic disorder ) 简称惊恐症,是以反复出现显著的心悸、出汗、震颤等自主神经症状,伴以强烈的濒死感或失控感,害怕产生不幸后果的惊恐发作 ( panic attacks ) 为特征的一种急性焦虑障碍。

夜晚,当一切都在沉睡时,镜头记录下了世罗的一夜

凌晨一点,世罗突然惊起,没睡醒却走向了冰箱,拿了一块披萨吃了起来,眼睛还是半闭着,似乎并没有清醒。

吃完后慢慢睡去,四点,却再次醒来,这回是吃了一块蛋糕。

这还没完,仅仅一小时后世罗又吃了一块披萨。

更可怕的是,这一切第二天早上世罗根本就不记得

由于药物的副作用,世罗的记忆力严重减退,只能看着空盘和冰箱回想前一晚发生了什么,可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而这在此类患者中都属于好的,有的人吃了这两颗药后就连自己站在了阳台上都没有感觉,从而轻易结束了生命。

但,就算这样,世罗还是得靠药物来缓解,就算有时候好像也没什么用 ...

为了保持工作感,世罗开始做用英语评价女团的直播节目。

镜头前,她是那个温柔的女团前辈,而镜头后,她却是需要提醒自己 " 没关系 " 的恐慌症患者。

没有缘由的难过,最终流下眼泪。

更加让人不敢置信的是,已经 34 岁的世罗存款只有5500 元,由于没有固定收入,也无法进行信用贷。

如此痛苦的经历,世罗就这样把自己完全剖开展示在大家面前。

镜头外的成员们看了都无比心疼。

而这才是第一个说出自己故事的人。

下一个更加的丧心病狂。

她,是 Stellar 的前成员佳英。

以清纯女团形象出道的她,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幻想着能变成 "Apink" 一样的组合。

谁都没想到,幻想的破灭就在一瞬间。

当公司认为走清纯的路线根本不管用时,立马改变了她们的定位。

于是,Stellar 再次出现在观众面前的时候,竟然变成了这样 ....

大胆的编舞,突破性的造型,难以形容的拍摄视角。

但,演出行程变多的同时,伴随着她们的是满满的恶评。

而公司吃到了大尺度的红利后,竟开始变本加厉,在拍摄新 MV 的时候,让她们穿侧面带绳子的泳衣。

因太过于暴露,成员们集体拒绝,但负责人以保证不会放出照片为由让她们试着拍一下,结果就是,这张照片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就被当做预告照片发了出去

就算是被动的,佳英和整个女团还是引起了公愤。

进而,被扣上了" 出卖 se 相 "的帽子。

就算 7 年之后佳英退队,还是无法摆脱痛苦。

在社交软件上不仅会经常收到不明男性发来的照片,还可能随时收到犯罪级别的威胁信息。

并且,佳英也因为心理上的阴影再也不敢穿短裙短裤,衣橱里几乎都是黑色的衣服。

而佳英,本不应该变成如此。

学习好,又多才多艺的她应该享受更灿烂的人生才对,现如今却只能靠咖啡店兼职维持生活。

除了她们俩,其他几位也基本都是如此。

什么光鲜亮丽,通通都没有,她们都只是韩国娱乐资本产业链上的燃料而已。

还记得不久前的一条新闻吗?

在韩国女团 FANATICS 直播过程中,一位工作人员怕成员走光,贴心拿来外衣为她们遮腿。

可谁知,当这位工作人员走后,画面外传出一个声音," 就是为了给别人看腿才这样的,遮什么啊,你傻吗?"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四位女团成员见状,只好把盖着腿的衣服拿开。

虽然事后涉事公司发了道歉声明,但以此完全能看出来,韩国娱乐圈的黑暗与畸形。

这也是为什么,十年间,韩国自杀的艺人数超过了三十人。

是韩国娱乐圈,把她们逼到了最阴暗的角落,承受着无法承受的悲痛。

2017 年金钟铉自杀的时候,就有美国媒体说过:" 韩国娱乐圈,是个《饥饿游戏》。"

除却个别顶尖的艺人,其余全都是 " 死 "。

因此,如果把爱豆的养成比作修炼场,韩国一定是地狱模式。

就拿这些练习生来说,培训期一般是 4 到 5 年,可有的甚至练习十几年才能出道。

比如 BigBang 的 G-Dragon,苦练十一年才有机会组成组合上台。

等好不容易出道了,等着他们的是毫无尽头的剥削与压榨。

想要钱?

呵呵,想得美。

在 Stellar 活动了 7 年的佳英,最终只拿到了 1000 万韩元左右,换算下来还不到 6 万元人民币

这还是在不能中途毁约的情况下,如果毁约将要承担根本承受不住的毁约金。

这也是为什么她们都不敢说 " 不 "。

更惨的是。

除了没有钱,还有各种没有底线的交易。

她 / 他们,压根就没有被当做 " 人 " 来看待。

可这竟是大多数韩国艺人所要面临的东西。

真的无法想象,在事情发生时她们该有多么的恐惧与绝望 ......

而一次又一次生命的陨落,都在提醒整个社会,她们真的该被关注了。

最后,只能希望这几位姐姐都能在这个舞台得到治愈。

至少,捡起继续生活的勇气吧。

图片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米酒

版权归电影头条所有 转载需授权

以上内容由"电影头条"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