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活粒 10-24

秋冬疫情防控,456.6 亿元中央投资花的怎样了?

" 现在院长最关心的有两件事:一是传染科不挣钱,规模越小越好;二是这一次医院改造是不是还会增加负债。" 一位陕西省某市属三甲医院管理人员告诉《财经》记者。

图 /unsplash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新闻 " 哈勃计划 " 稿件,著作权归《财经》· 活粒 独家 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 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 | 辛颖

编辑 | 王小

进入秋冬疫情防控的关键期,国庆长假刚过,青岛市就出现一起聚集性新冠肺炎疫情。起因是青岛市胸科医院 CT 室消毒不规范,肺结核病区患者与新冠病毒感染者共用 CT 室后,发生院内感染。截至 2020 年 10 月 17 日,青岛市已有 13 例确诊病例。

院内感染防控再次出现漏洞,风暴中心青岛市胸科医院环境设施陈旧也引发关注。作为青岛市唯一的呼吸道传染病专科医院,青岛市胸科医院从 SARS 抗疫中的主力军,成为了如今被网友评论中 " 破破烂烂 " 的老医院。

传染病专科医院日渐式微并非个例,如今,新一批 " 传染病医院 " 正拔地而起。

10 月 18 日,据青岛市政府介绍,青岛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已经动工建设,总投资 15.8 亿元。其实,这家医院作为山东省两个重大疫情防控基地之一,在今年 7 月已经获得国家发改委下发的 1 亿元资金支持。这也是青岛市唯一一次获得超过亿元的社会领域中央资金补助。

同期,中央财政下拨到全国各市、县财政的资金,共有 456.6 亿元,专款用于加强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其中包括每个省设立 1 个— 3 个重大疫情救治基地,原则上每个项目中央投资补助最高不超过 1 亿元。

提供这笔钱,也是为全国每个县都要重点改善 1 所县级医院 ( 含县中医院 ) 的基础设施条件,以及加强各地医疗中心的建设。

不止于此,今年中央直达基层的 2 万亿元财政支出中,1 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主要用于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疫相关支出。国务院在发布的方案中,不鼓励新建独立的传染病医院。

各地根据基础条件制定的落实方案中规划不一,大到综合医院、传染病专科医院的建设,小到发热门诊、传染科病房的改造,这场围绕传染病防控的新基建全然铺开。

在疫情突发时,只用很短的时间,医院就可以迅速提升核酸检测能力、完善急诊急救、升级重症抢救条件,现在一砖一瓦改造或搭建传染病防控救治医院,将更为久远地记录中国应对突发公共事件的变迁。

" 新冠肺炎与我们所经历的所有传染病都不同,没有人能预判新冠疫情未来的走向,对决策者来说现在不能冒险。" 上海创奇健康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俞卫对《财经》记者分析,秋冬疫情一旦暴发,可能会再次造成经济生活严重停摆。此次扩建,是筹备最高的战力,以应对未知的疫情。尽管过程中,部分地区确实可能存在医院不合理扩张的问题,但在未来,还可以通过其他政策的叠加管理,引导公立医院的合理发展。

改造,还是新建?

除了青岛市公共卫生中心,青岛市还有两家医院获得了中央财政的扶持,一是平度市呼吸病防治所搬迁工程,另一个是莱西市中医院救治能力改造提升工程,共获得 1200 万元。这两项工程,也是此次全国疫情防控能力升级的重要一环,为县级医院补短板。

国务院在 5 月份发布的文件要求,每个县都要重点改善 1 所县级医院的基础设施条件,提升医院救治能力。

为此,中央预算内投资划拨给东、中、西部的县级医院补助资金递增,每个项目补助额不超过 600 万元、900 万元、1100 万元,同时不超过总投资的 30%、60% 和 80%。

这笔钱主要用于改造和建设:一是,发热门诊、急诊部等用房条件;二是,提高县级医院传染病检测和诊治能力,加强感染性疾病科和相对独立的传染病病区建设;三是,建设可转换病区,主要是扩增重症监护病区。

为了应对 " 流感 + 新冠肺炎 " 双流行的可能,在 2020 年 9 月底前完成秋冬疫情防控的准备工作,是国家卫健委给定的最后期限。

到 9 月中旬,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按规定,提升核酸检测能力,以及发热门诊、急诊的完善等项目都有了着落。不过,最重头的项目——山阳县人民医院传染病区改造方案,还悬而未决,中央财政专项拨款 1100 万元,在 7 月已经到达县级财政。

山阳县人民医院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县内唯一可以收治新冠肺炎疑似、确诊病人的医院。此次升级,新病区的选址成为最大难题。

这决不能马虎," 邻居 " 已有前车之鉴。就是因为选址问题,与山阳县相邻的镇安县新建的传染病区 " 负担 " 已经显现。镇安县紧邻湖北省,在疫情最紧张的 2 月,如其他地区一样紧急筹建传染病医院,于是镇安县中医医院仅用十天就完成了传染病病区的建设,选址在距离县城约 3 公里,投资约 800 万元,设置病床 48 张。

" 整个病区只有 4、5 例新冠肺炎疑似患者,医院不能分配大量的人力、设备去新院区,也不能把病人转到老院区 ",山阳县卫健局副局长徐毓才随队到镇安县考察时,看到了新病区的难处。解决方案是,新院区留少量的医护人员,每次给患者做检查时,用救护车转运到老院区,检查结束后返回。

这样的运营压力,在疫情稳定后的几个月也未能彻底缓解。徐毓才还听说镇安县中医医院正在为新病区争取独立编制、全额财政补助的消息," 医院运营成本太高,如果没有稳定患者,有补贴也难维持 "。他对《财经》记者分析。

传染病医院对选址、医院朝向有诸多要求,比如应当选在城市的下风口方向。考察回来,山阳县人民医院的传染病区改造项目,选址就不能离本院区太远,维持新老院区的资源共享,在平时也能充分运转起来,成为了山阳县县政府决策时的重要考量。

但是面临改造的山阳县人民医院,地处县城中心,附近没有可以规划的空地,如果把新院区搬到偏远地带,又担心以后没有患者去,最终沦为摆设。

不挣钱的传染科,获得一次机会

山阳县人民医院的底子算不错。因为在 2017 年才刚刚迁址到此,按照当时的医院建设标准,已经设立了独立的传染病楼。几经考察、讨论,山阳县人民医院首次改造方案是,在医院原有的二层传染病楼的顶部,加盖两层。

然而,8 月 17 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一份新的建设标准——综合医院 " 平疫结合 " 可转换病区建筑技术导则(试行)。山阳县人民医院要加盖的 2 层传染病区,很难适应新标准的要求,加上后续审核中发现,山阳县人民医院旧楼体的架构不能承担加盖的风险,方案落空。

此时已经是 8 月底。县政府再次组织专家紧急考察了三块地皮,最终在医院西侧选定了一大块空地,临近山沟、人员稀少。

" 重要的是紧邻现在的院区,只有几十米,在非疫情期间,可以作为呼吸科等科室的病区,维持运转。" 徐毓才介绍,当然,接下来还需要耗费一段时间准备,先完成这块地的征用手续。

其实,在此番全国县级医院改造、升级之前,传染病科室建设的投入不足就一直是其短板。

2019 年,国家卫健委对县级综合医院进行了一次全面评估,其中只有 84.8% 的医院设置了感染科,是设置率倒数第二少的科室,而县级医院最缺乏的是重症医学科,设置率只有 78.3%。其中,东部贫困县医院的感染和重症科室设置率相对更低,仅不到 75% 和 62%。

此外,县级医院呼吸内科、急诊科,以及检验科等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相关专科,存在不同程度设置缺失。

即便设置感染科的医院,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2019 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感染科主任谢青等公开其调研结果,二级医院感染科病房设置率只有 20%,总床位数 328 张,三级医院病房设置率要高一些,但也仅刚过一半,达 55.56%,总床位数 799 张。

为了提升县级医院建设综合救治能力,政府已经有多番投入。截至 2018 年底,已有 1500 家县级医院国家卫健委启动的全面提升县级医院综合能力项目。然而,感染科建设的收效甚少。

" 县级医院的传染病相关科室发展慢,还是与科室盈利少有关。" 徐毓才告诉《财经》记者," 院长在申报上述项目的时候,考虑的一定是挣钱的科室先提升,因此传染病科室的建设迟迟未动 ",比如,县级医院会主动申报自己可以达到国家建设标准的专科,胸痛中心等,获批国家拨款 200 万元,用于医院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能力提升任务。

2020 年原本是全国县级医院的考核之年:满足当地居民 90% 的就医需求,基本实现大病不出县,这是国家 " 十三五 " 卫生与健康规划的目标之一。

新冠肺炎疫情的骤然降临,对医院的服务能力,尤其是县级医院,进行了一次别样的考察,短板也凸显出来——传染病防治能力偏低。

吸取既往经验,此次县级医院升级改造,更加强调 " 平、战 " 结合。具体体现在床位数上,如要求扩增重症监护病区床位,作为可转换病区,按照编制床位的 2% — 5% 设置重症监护病床。" 平时 " 可作为一般病床,按照不同规模和功能,配置呼吸机等必要医疗设备,发生重大疫情时可立即转换。

公立医院避免负债建设

" 现在院长最关心的有两件事:一是传染科不挣钱,规模越小越好;二是这一次医院改造是不是还会增加负债。" 一位陕西省某市属三甲医院管理人员告诉《财经》记者。

即便是富裕的大城市三甲医院同样关心费用问题。此次医院承担了改造任务,但现在的建设水平同新的可转换病区标准相差甚远,投入改造以及增加传染病科室床位数,可能引发的收入问题。

负债建设,主管部门也不愿看到。" 严禁负债建设 ",就出现在此次河北省重大疫情救治基地项目的批复中。按照 " 平、战 " 结合的原则,河北大学附属医院计划新建医疗综合楼一栋,地上 12 层,地下 2 层,新建污水处理站一座,购置医疗设备 1661 台(套)。估算总投资 3.5 亿元,其中中央预算内投资 1 亿元,地方财政性建设投资 2.5 亿元。

河北省卫健委在批复中,特别指出,所需资金除申请中央预算内资金和省预算内资金外,其余由你单位筹措解决,严禁负债建设。

公立医院的负债,大多都是在医院扩张期积累的。济宁市传染病医院总会计师邵士洪在 2019 年 1 月《经济师》发文指出,在保证职工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的情况下,医院没有多余资金再进行基础建设和必要的医疗设备投入。如果政府没有专项资金支持,医院无法进一步发展。

2020 年 7 月 1 日,国家卫健委通报《2018 年度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国家监测分析有关情况》,2398 家三级公立医院,有 22.65% 收支结余为负数,约三分之一的医院资产负债率大于 50%。

一位接近国家卫健委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这次考核暴露出公立医院在经济管理指标上的一些短板,比如盲目扩张、管理粗放、负债多、人员费用占总支出不高等。

因此 7 月,国家卫健委主导的 " 公立医疗机构经济管理年 " 启动,为期一年,指出医院的发展模式,要由规模扩张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管理模式,从粗放式向精细化转变。

" 如果地方财政资金不足的情况下,也有其他的资金筹措办法,比如 PPP 模式,地方政府和企业共同完成项目建设,款项在几年内由地方财政消化。" 徐毓才说。

对不少传染病医院来说,此次拨款建设至少让面临的资金紧张得到了缓解。青岛市胸科医院的此前扩建计划迟迟未能启动,但根据青岛市政府采购网信息,今年青岛市胸科医院的发热门诊改造的基础建设项目已完成招标,财政投资 152 万元,合同约定在 8 月初用 15 天时间完成建设。

筹建中的青岛市公共卫生中心规模也得到升级。2019 年 8 月,青岛市卫健委介绍公共卫生中心设置床位 600 张,投资近 9 亿元。而在 10 月 18 日的发布会中,医院计划总投资增至 15.8 亿元,设置床位 1000 张。

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再次警告,体现了传染病专科医院的重要性。武汉市的传染病专科医院——金银潭医院,在疫情的风暴中心承担起了危重症患者救治、新冠患者遗体解剖等重担。

此轮传染病防控医院改造、升级建设,也显示出已有的传染病专科医院优势明显。" 同样是承担医院改造任务,传染病专科医院在项目审批、资金申请更容易。" 上述三甲医院管理人员说。传染病专科医院的扩建成为一些省份改造的首选。

" 平、战 " 如何结合?

这一轮牵动全国的防疫建设,最快在今年底完成,较晚在 2023 年完成。彼时,能从容应对诸如 SARS、新冠肺炎这样的突发重大疫情吗?

应对突发重大疫情,医院的战斗力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传染病人收治能力上;二是,重症病人的救治能力。

" 平、战 " 结合,即要解决上述战斗力,又要让医院运转良好。平时为市民提供日常诊疗服务,发生重大疫情时,可迅速变身为集中收治传染病患者,最大限度减轻疫情对其他医院诊疗服务的冲击。

比如,上海在制定 " 平、战 " 结合方案时,选定了几家在郊区的三甲医院作为备用的隔离医院。" 这些医院日常经营以内、外、妇、儿等普通科室为主。一旦进入战时,整栋楼或者整个院区都可直接转换为隔离病房,需要的额外资金投入很少。" 上海瑞金医院感控科主任倪语星对《财经》记者介绍。

在危重症患者救治方面,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将设置 240 张重症监护病床,及一定数量的负压病房、负压手术室,同时还将配置心肺复苏、呼吸机、体外肺膜氧合(ECMO)等必要的医疗设备,即可用于日常救治普通危重症患者,也可快速切换至重大疫情中重症患者的集中救治。

然而,这一切实现的前提在于有足够的专业人员。武汉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的洗礼,武汉市一家三甲医院的感染科负责人直接对《财经》记者发问:" 看看武汉市医院里面,成建制有感染科的有多少家,平时传染病由呼吸、急诊科、消化科代劳,没有专业医生,缺乏没有专业意识,遇到传染病反应会慢很多。"

在现有条件下,增强对可转换病区的医务人员培训更为重要。" 随着中国传染病患者的减少,很多传染病医院的医生只会治肝病,院内感染防控的知识也不健全。因此,请有丰富经验的院感防控医生对医护人员培训,为战时做好准备,是既能达到目的、也有很强可行性的方案。" 倪语星说。

疫情暴露出中国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薄弱之处,引来大量的财政资金投入。

" 基层医疗机构是任何新发疫情的重要关口。" 徐毓才认为," 对于县级医院来说,扩张医院业务范围,吸引大量患者的难度较大,因此尽可能的降低传染病区运营成本,增加利用率,维持运转是关键。而在‘平战结合’的发展思路下,希望城市中大型这一轮扩建不会重复 SARS 后的老路。"

以上内容由"活粒"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