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10-23

两万亿估值的蚂蚁 IPO 获批,是科创板的“小确幸”吗?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一千二百字

继港交所聆讯后,蚂蚁集团 A H 两地上市中的科创板 IPO 已由证监会批准同意," 打新 " 时间已确定为 10 月 29 日。有消息称,蚂蚁集团最新估值达到 2800 亿美元,折合人民币已非常接近两万亿,与贵州茅台大体相当。这个数听上去很大,那为什么说蚂蚁上市是 A 股科创板的 " 小确幸 "?

微软之于纳斯达克

小确幸这个词据说出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一部作品集,经林少华翻译后进入汉语体系,解释为微小而确定的幸福和满足感。中国股市过去 30 年里的确没有出现过类似蚂蚁集团规模的科技公司。从财报表现与业务成长性看,蚂蚁属于成长稳定性较强的科技创新标杆,新创立的科创板能够容纳蚂蚁,可以起到一定的 " 稳定器 " 作用。如果监管要借大公司来试探资金池承压能力,扩大规模,一上来也会先挑业绩发展确定性最强的公司去试。此为 " 确 "。

那何为 " 小 "?外界喜欢拿上海科创板对标美国纳斯达克,后者于 1970 年代初创建,早期都是一些中小创业公司在此挂牌,直到 1986 年微软在纳斯达克上市,才迎来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大公司。此后迎来的是苹果、谷歌、亚马逊、思科、甲骨文、戴尔等。从公司成立起算,微软达到 1000 亿美元市值用了 22 年,通用电气用了 103 年,而谷歌仅用了 7 年。

后来经历过 2000 年互联网泡沫与 2008 年全球金融动荡后,这些头部公司中的大多数屹立不倒,纳斯达克的股票交易量超过道琼斯,成就了今天美国科技股的繁荣。与现在动辄万亿美元市值的科技公司相比,微软在 1986 年时确实是小的;而蚂蚁来科创板,如果这个标杆效应能触发类似于中概股纷纷回港股的反应,将会一边促进管理制度的完善,一边吸引更多超级独角兽落户,说 " 小 ",是相对于科创板未来发展可能撬动的资金盘子来看。

幸吗?如果从 ( 1 ) 人民币潜在 " 蓄水池 " 效应, ( 2 ) 盘活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方式,缓解传统银行机构贷款难, ( 3 ) 鼓励通过科技创新扭转产业结构等宏观角度看,确实有积极作用。

如果从居民角度看,过去关于中美两国家庭资产配置结构的对比研究一直是个热门话题。大致的对比效果是,中国居民把更多钱放在了房子和房贷上,大概在七成资产左右,金融资产占比很小;而美国人的金融资产与不动产比例不相上下,这两项占了家庭资产的大部分,配置比较均衡,起到了分散风险的作用。当然,这里面有太多大环境与文化的差异性,不可能不顾这些前提条件鼓励人们把闲钱都扔进股市里。但一个健康的股市环境可以丰富理财者的渠道选择。市场健康才有信任,有信任才能持续健康。

180 年前的美国铁路股

约翰 · 戈登的《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 ( 1653-2011 ) 》是经济学领域的一本知名著作,书中有几个篇章回忆了 19 世纪铁路大发展对华尔街的影响:1835 年时,纽约证券交易所只有 3 只铁路股票;到了 1840 年,这一数字涨到 10 只;10 年后有 38 只;而到 1850 年南北战争时,整个股票与债券市场的 1/3 被铁路证券占据。在那个马车出行的年代,铁路代表着先进的生产力,铁路建造这种耗资巨大的项目,很难单纯依靠银行贷款而不求助于股市(当时美国一个中产的年收入只有 1000 美元,而铁路的造价高达每英里 36000 美元)。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开始互相促进。

对比看,这些铁路股就好比当时的 " 科技股 ",与现在的科技股一样,也是代表未来生产力方向的。华尔街曾出现过多次 " 科技救市 " 的时期,铁路股兴起之前,美国刚刚经历了 1837 年的牛市终结与大崩溃;而在 1970 年代拯救低迷股市的是纳斯达克,它是从纽交所交易大厅之外的路边交易市场发展起来的。

这两次 " 救市 " 都有两个共性衍生品:一是带动了新技术在股票交易领域的运用,铁路股时期是股票自动报价机的发明,以及大西洋海底电缆贯通,让电报运用到股票交易中;纳斯达克时期是将计算机带进股票交易。对这些新技术的运用,都是资本市场先于工业与生活场景,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

南北战争时期的华尔街

第二个是带动了股市监管制度的修复完善。铁路股时期的华尔街是一个投机者肆无忌惮的环境,监管制度、甚至法律法规都不健全,人性交织着乱象,欺诈、贿赂与操纵股市大行其道,著名的伊利铁路股票大战是这一时期最鲜明的案例。那之后,华尔街各方的反思与改革条款成为今天美国《证券法》的基础。而纳斯达克时期,新规使科技创业公司的入市门槛大大降低,改变了美国股市的结构,直到现在,市值排行榜前十名基本都被科技公司牢牢占据。

港股市值前十

可见,不管处于哪个年代,代表未来生产力方向的股票对一个资本市场的影响是巨大的,影响有正面,当然也会有负面。港交所把同股同权的口子放宽后,迎来阿里巴巴、京东的回归,以及美团的上市,加上之前就在港股的腾讯,以及马上启动 IPO 的蚂蚁,加在一起就占了港股市值前十中的半数,其余的全部是银行与金融股。港交所的这次改革及其后续效果将进一步强化它在全球资本市场的地位,是眼见的实惠。

A 股未来也有机会持续拿到这些实惠,需要同企业一起创新。蚂蚁集团这次招股的角色既是一个标杆,又是一块试金石,来验证制度开放创新的成色。未来科创板成长性理应强于主板,当一家标杆企业承诺并能真正落实将其 IPO 所筹资金的 40% 用于科技创新与研发时,我们的市场就不能只有白酒和银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