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新京报 09-27

郎平女儿白浪:《夺冠》里演母亲,我给自己打 100 分

对于出演这个角色,白浪其实并没有和母亲郎平有过太多沟通," 我妈很忙,那时她正在准备奥运会入选赛 "。就连电影开拍,郎平都没看过剧本。出演年轻时的母亲,白浪是忐忑的,因为她对于母亲上世纪 80 年代的那段经历并不了解。

文 2030 字,阅读约需 4 分钟

新京报记者 滕朝 人物摄影 郭延冰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张彦君

电影《夺冠》中,白浪饰演青年郎平,戏份主要集中在电影前半段,上世纪 80 年代,郎平和中国女排的姑娘们在赛场上顽强拼搏,开启了中国女排的黄金时代。作为演员,在美国从事金融工作,之前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白浪,似乎不是最优人选,但作为郎平的女儿,没有人比身高 1.89 米,有着十年排球运动员生涯的白浪,更适合出演这个角色。

▲《夺冠》剧照

今年年初,为配合《夺冠》宣传白浪从美国请假回中国,跑路演、接受采访,这一切都与她的日常生活没有任何交集,不过 " 可以看到妈妈当运动员时的样子,还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虽然是第一次演电影,但导演陈可辛对她的表演褒奖有加," 比我用过的拿过奖的演员演得都好 "。

━━━━━

演郎平前,没和母亲有过多沟通

2019 年的一天,白浪下班回到旧金山家中后,接到陈可辛导演的邀约,请她在电影《夺冠》中饰演青年郎平。她回绝了,因为演戏对她来说完全是个陌生领域。陈可辛没有放弃,但白浪再次回绝。最后实在不好意思,二人进行了视频连线,陈可辛说,你是青年郎平的其中一个人选,我们先准备一下看你可不可以,于是派了一个表演老师,从北京飞到旧金山,和白浪一起做准备和训练。

▲电影《夺冠》(原名《中国女排》)剧照

对于出演这个角色,白浪其实并没有和母亲郎平有过太多沟通," 我妈很忙,那时她正在准备奥运会入选赛 "。就连电影开拍,郎平都没看过剧本。出演年轻时的母亲,白浪是忐忑的,因为她对于母亲上世纪 80 年代的那段经历并不了解。最初为这个角色做准备时,她看了很多当时的比赛、纪录片,还看了 1981 年的一部讲述中国女排运动员的电影《沙鸥》,随着了解的深入," 演青年郎平成了我的一个新目标 "。

体型上,因为上世纪 80 年代中国女排的姑娘们都很苗条,于是白浪开始了疯狂的减肥模式,坚持运动,拒绝高热量食品,四周之内减重 30 斤。而她最终能够拿到这个角色,并不只是因为她是郎平的女儿。最后一周,表演老师和白浪一起对戏,然后将素材拿给导演看,导演拍板,白浪才进组。

站上领奖台那刻,眼泪瞬间掉落

生活中,白浪只见过郎平作为母亲和教练的样子。但因为拍这部电影,她第一次见到年轻时母亲的样子,在录像里观察她的每一个面部表情,和队员交流的状态," 感觉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拍摄过程中,白浪也会向母亲请教当年训练、比赛中的细节,有次她发微信问,打球时队员叫你什么,母亲回了一个字:郎。

▲电影《夺冠》中,白浪(中)饰演自己的母亲郎平。

1981 年世界杯决赛中日大战,是白浪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拍了八天,最后一天拍郎平的经典斜线扣球动作,那天拍的时间最长,白浪累得不行,不自觉地哭了起来," 我当时想,我就是演一部电影,妈妈那时候更不容易,一换位思考,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做到 "。中国女排夺冠,白浪站在领奖台上,国歌奏响,她再次流泪," 那个眼泪是真实的 "。在此之前,白浪和其他女排队员一直在漳州基地拍摄单兵防守的戏份,站在领奖台上那一刻,就像是走过妈妈的路,切身感受到夺冠的艰难。白浪三岁时郎平就离开女儿回到中国做女排主教练," 每年都要和她说再见,但说太多就觉得难受 "。演完《夺冠》后,她对妈妈有了更深的理解。

自认没天分,放弃职业排球生涯

陈可辛之所以选择白浪饰演青年郎平,除了她是郎平女儿这个先天优势外,还因为白浪自身条件——有过长达十年的排球运动员生涯,身高 1.89 米,比母亲郎平还高出 5cm。

白浪 1992 年出生,从小在美国长大,父亲是前八一男排队员白帆,可能是继承了父母的优秀基因,她极具运动天赋,6 岁踢足球,14 岁选择了排球运动," 其实妈妈没有给我什么压力,主要是我喜欢 "。后来,她成了加利福尼亚 TCA 队的绝对主力,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前夕,白浪入选美国少年女排 12 人大名单," 我们每个暑假都会和北京队一起打球,那也是一支职业排球队,所以我打球还行 "。

然而,白浪并没有像母亲一样继续在职业排球运动员的道路上走下去。她说," 因为我没有天分,当运动员要做出选择时,你就会知道自己行不行 "。最终,她选择和普通人一样,做个白领。

▲白浪。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白浪从小喜欢读书," 因为喜欢数学和化学 ",大学考进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学的管理科学工程专业。大学毕业后,白浪在投资银行工作了三年,现在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因为这次 " 触电 " 经历,白浪去年暑假拍戏的时候请了两个月假,年初的宣传期,又请了几天假。同事听说她拍了电影,演的还是自己的母亲,都觉得好酷。

不过,白浪还是要回美国继续工作,因为有了这次表演经历,未来会不会再做演员,她也不知道," 当演员真的挺难的,很累,但是这个角色非常有意思,不知道以后有没有这么有意思的角色了 "。

【新鲜问答】

新京报:出演青年郎平对你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白浪:最大的挑战就是要相信我自己。每天慢慢练,看自己的表演,看回放,信心就是从自己来的。

新京报:妈妈看过你的表演吗?有什么评价?

白浪:她肯定没有看到过现场表演,因为如果妈妈在,我肯定进入不了年轻郎平的角色,我就会回到白浪,回到女儿的角色。

新京报:你给自己的表演打几分?

白浪:100 分,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也不能再重拍了。

新京报:郎平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从小在这种光环下长大,会有压力吗?

白浪:我没有什么压力,如果你了解我妈妈的话,她不会给我压力,工作的事和我们说得特别少。

以上内容由"新京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