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美剧学长 09-25

Netflix 的这片,是要帮我妈戒抖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我妈总是在看抖音,连做饭的时候都要把手机放在旁边 ···

这让学长非常担心她老人家沉迷于此,想了想,当初推荐的好像也是我," 你在家没事干可以刷刷抖音啊。"

前天看到一条短消息,一些观众看完 Netflix 的纪录片《智能陷阱》后直接放弃了社交网络。学长立马有了一个大胆想法,这或许也能帮帮我妈?当然学长先要把这纪录片刷一遍。

《智能陷阱》拍得还是蛮用心的,在纪录片中还穿插了一个短片,来用实例演示给观众网络尤其是社交网络的危害。

是的,社交网络的利弊,这都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先别急着离开,社交网络的弊可能远超你的想象。先讲两个小故事, NBA 球星凯里 · 欧文曾坚定的认为地球是平的,他还多次对外宣称这个观点。

这次新冠病毒在美国爆发引起了人们的各种阴谋论,包括这是政府计划的之类的。

其中有一个是,一位美国医生分析说病毒是靠 5G 传播的。

这 ··· 也有人信?

相信的还不少呢,英国有上百座 5G 信号塔被推倒焚烧。

如果你不解为何都 21 世纪了,还有这么魔幻的事情发生,那么这部《智能陷阱》会给你答案。

《智能陷阱》可以分成两部分,前面时间讲述的是个人成瘾性,后面则是联系到社会。

社交网络太容易让人沉迷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刻意做成这样子了。

为了让用户沉迷,硅谷的那些大公司也是煞费苦心。每个功能,每个设计,都是在千方百计的让用户驻足。

下拉刷新,不知道能否刷出新内容,不知道会刷出什么,这原理就像赌城的老虎机。

为了更精准的推荐喜欢的内容,我们的每次点赞,每次留言,甚至每次停留时间都会记录下来。

使用时间越长,数据就越多,服务端所构建的模型就越精准。

模型构建完毕,就可以判断出我们的一些行为,比如推荐什么样的视频你会看完,什么样的文章你会留言点赞。

大公司所掌握的信息是超越我们的想象的,他们甚至比用户还要了解用户。

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你在社交网络上停留更多的时间,而时间意味着金钱。

准确点说,用户的停留时间就是大公司的金钱。

大公司们在想方设法,让用户更沉溺于自己的产品,为此还用到了不少心理学知识。

斯坦福大学有门课程叫 " 劝服性技术 ",简单讲就是把能劝服人们的东西运用到技术中,以此改变人们行为(让用户停留更久)。

上面提到的下拉刷新便是一个典范。

很多著名的硅谷人物都上过这门课,然后把劝服性技术放到自家的产品上。

所谓的沉溺,就算在心理学上搞清楚,怎么样以最快的速度操纵我们,然后返回让我们产生兴奋的东西。

这分明是在利用人类内心的脆弱赚钱。

脸书的前 CEO 肖恩 · 帕克表示硅谷的大公司的领导者清楚这一点,但大家都在这么做。

每一家的算法都是如此精准,源源不断的给我们想看的东西,而每个平台的风格又不尽相同,这就导致手机不断占据其他时间。典型的便是我妈,边做饭边刷。

社交平台都想要留住你,都在拼命的推荐你所喜欢的,随着时间推移,就会陷入一个怪圈。

回到上面讲的故事,欧文后来道歉了,表示自己是陷入了 YouTube 的兔子洞。

算法在准确猜出你的喜好前,都是先给你几个兔子洞,然后再找到你喜欢的东西。

可能欧文当时只是无聊打开了 YouTube ,然后发现有个视频标题是 " 你被骗多久了?地球其实是平的。"

欧文有点懵,地球不是圆的吗,戳开了视频要看看这人在胡说八道什么。

然后算法开始推荐更多的 " 地球是平的 " 的视频,欧文越看越觉得有道理,最终他对地球是平的这事深信不疑,并开始告诉别人,地球其实是平的。

算法本身是无害的,但不知不觉中,它可能就说服了你相信了一件虚假的事情。

地球是圆的,你十分确定这事。如果一件事你只有 80% 确定,但不小心点击了另外的解释,那算法就可能会把所有另外的解释都放到你面前,你就可能被算法说服了。

如果是完全陌生的领域,算法就更容易说服你了,因为它可以控制你看到什么。

现在是不是能理解为什么有人要破坏 5G 信号塔了,因为他可能只是无意间点击了一个 " 5G 能扩散疫情 " 的假消息,然后算法就开始推荐更多类似的消息。

算法是非常智能的,你可能平时不关注疫情,但你的历史行为让系统觉得你更容易相信阴谋论,系统也会把类似的假消息推荐给你。

谣言和假新闻一直存在,社交网络上信息传播速度无疑让情况更加糟糕。

这当然不是设计者的初心,但算法的背后是每秒钟万亿次的计算能力,而人类的大脑,可以说这些年都没什么变化。

所以这场游戏的输赢早已注定,纵然设计算法的是人类,我们也不可避免的被算法推着走。

世界从未如此割裂,这更让人们焦躁不安,企图在社交网络上寻求慰藉。

因为算法算法想要的是让你更多的停留,推荐给你更多的广告,让公司赚更多的钱。

短暂的慰藉之后,又是无尽的空虚,深夜无眠,只好又掏出了手机。

Netflix 拍《智能陷阱》还是有点讽刺的,因为 Netflix 当初火起来靠得就是利用大数据拍出观众想看的剧。

大公司之间的竞争很激烈,很多人不明白这点。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你迷刷抖音了,自然没空刷朋友圈、看公众号了。

Netflix 虽然不是社交平台,但也是一个道理,大家都去刷脸书和 YouTube ,哪有时间看剧。一度怀疑这是不是 Netflix 在故意找人黑谷歌和脸书,但纪录片里出现的各种大公司的前高管又打消了这个顾虑。因为这帮人可能早就财务自由了,其中脸书的前 CEO 肖恩 · 帕克身价 27 亿美元 ···

他们愿意来拍这个,很大程度上是他们良心发现或者坚信到了需要做出改变的时候。

整个世界逐渐疯狂,而社交网络无疑加速了这种疯狂的到来。

身为悲观主义者,疯狂只会导向毁灭。

信息或者说新闻应该尽量保持中立性,如果每个人从社交网络上看到的东西都是为其量身定制,那也太可怕了,像是几十亿人活在楚门的世界里。

而如今的现状 ··· 只能说很魔幻了。最后,《智能陷阱》的立意和制作都不错,可能真的是见过太多社交网络和算法的恶了,对它们带来的进步和便利只是几句话带过。

很喜欢末尾的一段话:技术不是人类存亡的威胁,社会中最坏的东西,才是人类存亡的威胁,而技术恰好拥有把社会中罪恶的东西带出来的能力。

最后的解决方案,是让人最心寒的。乐观主义者相信会逐渐变好的,而悲观主义者已经开始预测美国内战了。

两者都没有给出一个实质性的解决方案。

我看我妈这抖音是戒不掉了。

以上内容由"美剧学长"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