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刷!又一全球爆款!

HBO 最近出了一部新剧《异星灾变》( Raised by Wolves),讲的是一个有关人类和机器人的荒诞幽暗故事,带来了机器人养育人类的哲理性问题。

《异星灾变》上线后,豆瓣 9.0, IMDb 8.6 / 10 ,Rotten Tomatoes 则达到了 74% 的新鲜度。刚刚面世,就被很多人称赞为 " 一集封神 "" 两集开挂 "" 科幻剧的标杆 "。

可到底,它好在哪里呢?

《异星灾变》故事设定在未来世界,一场战争导致地球上的环境发生巨变,人类没有办法继续生存,只能相继来到遥远的开普勒 22 星球 ( Kepler-22b ) 。

于是两个机器人便带着 12 个人类胚胎来到了这个神秘星球,抚养人类后代,让人类的文明能够延续。

很快,这颗荒芜的星球上就多出了六个可爱的小天使。

但让母亲和父亲(机器人的代称)没想到的是,这颗星球比想象中的还恶劣。孩子们一个接一个病死,只剩下了最小的 Champion。

仅有一个孩子,是没有办法扩大人口规模的。而且长时间的服役,让身为机器人的母亲和父亲也开始出现了故障。如果全部坏掉,Champion 必死无疑。

于是,父亲就动了心思——原来地球上的那场战争,是因为两大势力的冲突——信仰太阳神索尔的密特拉教与无神论者。

父亲和母亲是无神论者的最后希望,他们携带冷冻胚胎的使命是建立一个全新的、和平的、信仰自我的新文明。

但现在这个希望快破灭了,父亲就想给密特拉教的幸存者发送目标定位,把同是人类,且还是个孩子的 Champion 接走。

密特拉教虽然是战争的胜利者,但满目疮痍的地球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于是他们打造了一个天堂方舟,带著一千名密特拉教教徒也飞向了这颗开普勒 22 星球 ……

故事不算复杂,主线显而易见——宗教信仰让星球殖民地爆发冲突。

编剧亚伦 · 格兹考斯基(《囚徒》编剧)曾在访问中说,这个故事是他作为家长目睹孩子在科技文明下成长的启发而得。

剧中的世界大约是距今 150 年后的未来。他的构思是,若一切能够重新开始,人类会否又走回旧路?

执导过《异形》《银翼杀手》《角斗士》的导演雷德利 · 斯科特,让《异星灾变》充满悬疑还带了些惊悚的气氛,让整部剧集上升了一个维度。

而导演赋予这个剧集鲜活的,则在于有关人类起源的思考:

是否真的有造物主创造了人类?

创造了人类之后又为什么要毁灭人类?

假如人类长生不老,那么是否都会追寻自己这一个物种的来源,如是这样又会变成怎样的光景?

全能的人或者神是否也是人类缔造出来的机器人?

异形成为了人类的另一面缩影,但假如一个物种就是越来越凶残越来越邪恶,造物主又要如何面对呢?

这个在《异形》里没有给出答案的一系列疑问,被导演放到了《异星灾变》里继续解读。

日偏食感的暗哑色调,冰冷的太空舱和基地,地球上的夏威夷山脊,哥斯达黎加的大峡谷,幽暗神秘深不见底的洞穴,营造出一种恢弘与宏伟。

外表和人类无异的机器人父母在面对人和机器人的各类冲突中,对人类生命的尊重和讨厌,遵从和自主两个二元对立的姿态,亦铺陈出一种真实与哲思。

" 父亲 " 的角色是服务型,以保护 " 儿女 " 为己任,亲和力比较高,为人也比较幽默;

而 " 母亲 " 的角色是养育型,可狼可攻,母性十足,看起来比较实在,可在偶尔的偏激中,隐约出一种亦正亦邪的悬念。

在密特拉教一派的吊诡故事、机器人父母与两个儿子 Campion 和 Paul 相处关系的双线叙事构建下,《异星灾变》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母亲和父亲是怎样创造而来?他们和人类的生死存亡又有何关系?

从史诗跨越到科幻,高龄 82 岁的雷德利 · 斯科特一直执拗于 " 神、人、机器人 " 三者之间的封闭回轮关系,事实上,导演本人即是无神论者,又对各种古代宗教的源起、东西方神话脉络的走向有相当丰富的研究。

这也是为何剧集设计了很多宗教语录,插入了很多神话隐喻。

《异星灾变》整个故事的理念来自于古罗马帝国的立国神话《狼孩传说》,这也是为何它的英文原名为 Raised by Wolves(翻译为由狼养大)。

在这样一个狼群养子的故事框架下,导演拷问了人类在 " 另一族群 " 养育下所带来的影响。

导演的前作《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曾探讨过创造者、人类和机器人的关系,而在这部《异星灾变》中,我们能看到他有在更进一步地讨论谁才是神,谁会成为神,以及我们是否需要神等问题。

单说前三集,开盘的野心很大,但空间跨度却很小,所有故事场景集中在小小的开普勒 22 星球上,却以丰满的篇幅塑造出了母亲、 Marcus 和方舟三方的生存竞争与协同,探讨了人工智慧、地外生命、阶级制度和宗教信仰等一系列议题。

我是谁?我从哪来?要往哪去?

在人类起源学说里,社会化的优先趋势是发展宗教信仰,次要趋势则是从多神论跨入一神论,最后则是压制无神论,也就是排除异议;

但是文明现代化的优先趋势却是去道德化的无神论为开端,因为神论宗教的独一性及道德观对自然科学和工业技术的发展有很大阻碍。

《异星灾变》,就是着墨于这两个趋势的互相矛盾。

于是,我们在人造人父亲说的那个有关 " 人造人、牧师与猫 " 的蹩脚笑话背后,探究到了 " 猫的存在悖论 ";

在 Mithraic 到荒地流出牛奶的桥段中,联想到了应许之地是个流着奶与蜂蜜的地方;

在母狼养大的标题与故事中得到了导演似乎埋藏的暗喻:根据传说,罗马建国的罗穆卢斯和他的双胞胎兄弟雷姆斯是由一头狼抚养长大。

十集完毕,《异星灾变》是一个讲述人造人被派到外星养育人类孩子的故事,但剖白下来,这个天马行空的故事最终扎根到了当下,以一种新的视角,与大众探讨人工智能和宗教信仰的争议。

当机器人发现控制人类信仰是一项艰难的任务,是不是所有无解的答案都与 " 信仰 " 有关呢?

《异星灾变》,打开了科幻题材的新疆土,也同时将科幻故事上升到了哲学和人性的层面。

最终,我们期待它能解答导演一直以来的科幻可能。

是什么使我们得以成为人类?

家庭是如何构成的?

如果人类文明能重新洗牌,地球是不是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团混乱?

人类还能成为文明顶端吗?我们能否做得更好?

如果你也已经看完了《异星灾变》,你又发现了什么新的思考与解读么?

以上内容由"电影杂志 MOVIE"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