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09-21

“美国优先”,疫苗落后,这就是特朗普干的事

【文 / 迪安 · 贝克尔,翻译 / 观察者网 马力】

中国也许会在美国之前率先成功研发出能够有效对抗新冠病毒的疫苗,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目前,全球共有 8 种疫苗进入了临床测试的最后阶段,其中来自中国的就有 4 种。已经有评论认为,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个推出安全有效的新冠病毒疫苗的国家,提出这一观点并非毫无根据。

美国智库 " 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 "(Center for Economic and Policy Research)高级经济学家迪安 · 贝克尔 2020 年 9 月 4 日在《美国展望》杂志网站发表了评论文章:《特朗普的 " 美国优先 " 政策可能导致美国在疫苗研发上严重落后》

如果美国在新冠病毒疫苗的许可和上市方面延期一个月,按照目前全国每天新增 4 万确诊病例和 1 千死亡病例的速度来计算,一个月的延期就意味着新增 120 万确诊病例和 3 万死亡病例。如果延期半年呢?那就是新增 720 万确诊病例和 18 万死亡病例。简而言之,早日让疫苗上市是真正人命关天的大事。

如果中国愿意与其他国家分享自己研发出的救命疫苗,那么中国在世界上的相对地位就将获得极大提升。这将使进入第二任期的特朗普或第一任期的拜登陷入一种非常尴尬的境地(特朗普此前曾表示,如果中国率先成功研发出新冠病毒疫苗,他希望美国人能用上中国研发的疫苗)。

我们不妨先把地缘政治问题放到一边,问一问自己:我们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这样一个局面的?我们尤其需要问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家公司或一个国家能够 " 拥有 " 一种疫苗并为该疫苗的可及性制定条款呢(why are we in a situation where a company or country can "own" a vaccine, and can set the terms under which people can gain access)?

问题的根源在于特朗普。他选择了私营公司作为疫苗研发的主体。疫苗研发成功后,私营研发主体便能够获得疫苗的垄断性专利权。特朗普政府没有站在全人类利益的角度选择那条为了尽快研发出安全有效疫苗进行全球合作的道路。其实,如果特朗普愿意展现全球领导力并给予推动的话,美国本来是可以选择这样一条道路的。

美国政府为鼓励研发和创新活动在政策中为垄断性专利权作出了规定。美国政府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处方药研发获得资金。然而,这实在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政策工具。它不仅会导致本该平价的药品变得极为昂贵,而且还为那些制药公司提供了作弊的动机。

垄断性专利权意味着制药公司可以让自己药品的定价高于市场价格,而且垄断性专利权还为他们在药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说谎提供了充足的动机。美国政府的这一政策对全社会的公共健康造成了极大负面影响。最近发生的类鸦片药物危机就属于此类事件。许多人已经向美国几家大型制药公司索赔,称这些制药公司曾在药物的成瘾性方面故意掩盖证据。这几家制药公司已经为此支付了数十亿美元的赔偿金。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为打破美国的 " 垄断性专利权 " 药物研发模式、构建全球开源合作框架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如果这条道路能够走通的话,所有的研究成果都能够迅速获得分享,所有的专利也都能够公开地被所有人获取和使用。面对这样一场全球性危机,开展大规模国际合作是非常理性的选择。

实际上,在疫情爆发的早期阶段(当时各国专家正在对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展开研究),大规模国际合作就已经在病毒研究领域展开。《自然》杂志 5 月号曾对此进行过报道,那篇报道指出:" 在对病毒重要特征的了解方面,人类已经取得了极为迅速的进展 "。

然而,特朗普政府不但没有在这一基础上进一步推动全球合作的开展,反而决定美国将单独实施一项名为 Operation Warp Speed 的疫苗计划(美国总统特朗普、副总统彭斯以及几位美国制药行业高管于 2020 年 3 月 2 日在白宫召开圆桌会议,制定了这份旨在推动数种疫苗的大规模生产和快速上市的计划——观察者网注)。很显然,这项计划能够优先为美国人提供疫苗,而世界上其他国家只能排在后面。其实,很多国家实施的疫苗研发计划也与此相似,他们一方面研发自己的疫苗,另一方面还采取措施把疫苗生产能力锁定在国内以满足本国公民的接种需求,那些贫穷国家并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内。

此后,特朗普政府在上述疫苗研发的单边行动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宣布拒绝参加世卫组织的 " 新冠病毒疫苗全球计划 "(COVAX)。目前,已有 170 多个国家参与这项计划,该计划的主要目的在于确保发展中国家能够获得新冠病毒疫苗,而且发达国家也可以参与疫苗的分享。特朗普政府拒绝参与该计划的决定大大增加了美国人获得其他国家疫苗的难度。

特朗普政府不仅在疫苗研发方面走了一条民族主义路线,其政策还使得研发疫苗的制药公司的利益实现了最大化,而尽早为美国民众提供廉价疫苗却并不在其考虑之内。特朗普政府已经为许多制药公司提供了补贴。以在美国疫苗研发领域首屈一指的 Moderna 公司为例,特朗普政府事实上已经预先向该公司拨付了研发费用。该公司新冠病毒疫苗的临床前期研究和 I、II 期临床试验已经获得了 4.83 亿美元的政府拨款,III 期临床试验也已获得 4.72 亿美元政府拨款。

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向 Moderna 公司提供资金支持之后,特朗普政府还同时向该公司授予了疫苗的垄断性专利权,这意味着该公司可以随意为自己的疫苗定价。我们最终迎来的很可能是这样一种局面:中国疫苗先于美国疫苗上市,而我们在多付出几个月不必要的等待之后,得到的是研发资金由美国纳税人预先提供、价格却极为昂贵的疫苗。

令人遗憾的是,为这样一种局面承担责任的不应只是特朗普一人。虽然许多民主党人坚称,在政府资金支持下研发的疫苗应以合理价格上市,但民主党内并没有哪位大人物对特朗普政府向 Moderna 公司授予疫苗的垄断性专利权以及美国疫苗政策的民族主义倾向提出反对意见。

如果美国当初能在疫苗研发上推动构建全球开源合作框架,而不是任其形成今天这样美、德、俄、中互相竞争的局面,各国便能够在合作框架内互相借鉴各自的研发经验。其实,这样做并不会妨碍制药公司获取正当的利润。正如特朗普政府给 Moderna 公司的待遇那样,各家制药公司届时都可以获得政府的疫苗研发资金。与当下情况的区别仅在于,他们将不再获得疫苗的垄断性专利权。

由于没有任何公司拥有疫苗的垄断性专利权,一旦疫苗研发成功,世界各国的制药公司便可以为疫苗的大规模生产进行准备工作了。在生产疫苗前,任何一家制药公司无需获得任何人的许可。当然,疫苗的质量标准还是必须满足的。在这种情况下,新冠病毒疫苗作为一种全球公共产品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都将获得保障。

我们能够理解,共和党人在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方面并不愿意选择上面的道路。因为这会让美国公众意识到,在为新药研发提供资金这个问题上,还有比向制药公司授予垄断性专利权更好的机制。令人感到失望的反而是民主党人,因为他们似乎在这个问题上与共和党人采取了相同的态度。

无论动机如何,特朗普政府资助制药公司进行疫苗研发的做法,也许最终为后世提供了一个很值得参考的案例(如果有人对这一点感兴趣的话)。在过去 10 年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已经在备受重视的生物医学研究上花费了数千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都流向了基础研究领域。而传统观点也一向认为,如果把资金划拨给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等政府研究机构让其研发新药、进行临床试验等非基础研究工作,这其实与让那些资金打水漂并无区别。

如果在政府资助下,Moderna 等制药公司果真能够成功研发出新冠病毒疫苗,进而发展出好的疗法,那么这就意味着政府资金也可以有效地用于非基础研究领域的药物研发和临床试验。我们应该乐见持各种观点的人在这一问题上展开严肃的辩论:我们是应该让纳税人为新药研发买单并让大家享受到便宜的药价,还是应该延续当下这种 " 垄断性专利权 " 药物研发模式呢?这应该是一场很有趣的辩论。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 2020 年 9 月 4 日《美国展望》杂志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