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环球网 09-21

英国想做“志同道合”国家的“召集人”,英国学者:英国这个设想有点难

【环球时报记者 纪双城 青木 陶短房 柳直 丁雨晴】美国彭博社近日披露称,英国外交大臣拉布 9 月初召开了一个有外交官和其他官员参加的内部会议,除再次阐述脱欧后的 " 全球化英国 " 愿景外,拉布提醒说要避免让英国卷入美国和中国之间的 " 新冷战 "。拉布还表示,由于后疫情时代地缘政治联盟发生变化,英国会积极行动以帮助凝聚 " 中等国家 ",而这个新联盟将能抵制 " 新冷战 " 的诱惑。有分析称,这个独立于中美之外的 " 中等国家联盟 " 构想,对脱欧后的英国政府将是一个挑战。实际上,这两年,不断有英国主流媒体呼吁 " 中等国家联合起来 ",而另一个欧洲大国德国在这个方向也已展开自己的行动。有关动向值得关注。

英国想做 " 志同道合 " 国家的 " 召集人 "

在英国外交大臣拉布的设想中," 中等国家联盟 " 是一个由志同道合的国家组成的联合体,而英国可以做这类国家的 " 伟大召集人 "。他认为,在中美竞争的背景下,这样一个联盟可以起到作用,对地缘政治格局产生影响。

曾经的 " 日不落帝国 ",为何倡议 " 中等国家联盟 "?这首先和英国政界对于英国目前的体量认知有关。经历了 20 世纪的霸权衰落,时至今日,英国国内围绕自己究竟是大国还是中等国家的争论其实一直不断。2018 年,当特雷莎 · 梅政府宣布距离脱欧还有整整一年时,前首相布莱尔公开表示,英国需要清楚看到自己已经是一个 " 中等国家 ",需要想清楚如果脱离了欧盟大家庭,该如何自处。

布莱尔称得上对英国国际地位谈论最多的人物之一。早在 2001 年 "9 · 11" 事件发生后,他就说:" 如果说英国不再是超级大国,那么它至少是一支造福世界的力量。" 第二年,他在印度称:" 我们已经没有了帝国,我们也不再是超级大国,但英国可以通过与其他国家合作,扮演重要的枢纽角色。"

一些英国人也自称 " 中等国家 "。" 我们是一个中等国家,需要同其他国家合作来获取我们想要的东西。"《纽约时报》今年 7 月的一篇文章援引英国政客彭定康的话说。实际上,2010 年,英国《经济学人》就将英国称作 " 中等国家 ",而且是一个没有 " 相似思维和本能 " 的强大盟友的中等国家。

2015 年,BBC 曾专门探讨 " 英国还是不是世界大国 "。文章提到 1962 年美国国务卿艾奇逊的一句名言:大不列颠已经失去了帝国,但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新角色。回到现实,文章称,外交政策方面的活跃人士相信,人们在见证地位不断衰落的英国走进阴影之中——从希腊债务危机、伊朗核问题到俄乌争端……全球各地危机、战争频发,而英国已沦落为配角。澳大利亚 " 对话 " 网站也以 " 英国仍认为自己是个大国——但它不是 " 为题称,英国是个中等国家," 承认这一点没什么可羞愧的 "。

不过,英国右翼保守派智库 " 亨利 · 杰克逊协会 " 去年和 2017 年都将英国评定为全球第二大国。这家智库对于英国实力和地位的高看程度,就连英国传统盟国都感到有点太夸张。有美国媒体称,很少有国际排名将英国置于如此靠前的位置,而美国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 2017 年评出的全球八大强国中甚至不包括英国。

也许正是出于对本国地位的认识,有关 " 中等国家联盟 " 的构想在英国主流媒体中多有提及。2018 年 5 月,英国《金融时报》刊发其首席外交事务评论员的文章称,美国和中国通过施展自己的力量来单方面实现目标,俄罗斯虽然在经济上不是强国,但有广阔的领土和核武库,并且对日益无法无天的国际环境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些变化让各个中等国家陷入困境," 现在是想要支持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的中等国家组建非正式联盟的时候了 "。文章提出,日、德、英、法、加、澳可以先尝试建立一个 " 六国集团 "。

今年 5 月,英国《卫报》称,对于英国这样的 " 中等国家 " 来说,要想拒绝大国霸凌,就得组建联盟,有系统性的遏制战略,就得与德国、法国、欧盟、印度、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合作。文章称,后疫情时代,英国是时候找些朋友了,只是现在的政府自诩是独立的全球性大国,难以下定决心这么做。

这个五国 " 合作体 " 何以鲜为人知

中等国家或中等强国,是国际关系中使用的一个词,用来描述一些并非超级大国但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力的国家。在原本的定义中," 中等强国 " 对国际某种程度上有一些影响力,但影响力并不遍布世界每个角落。但这个定义没有成为标准。因此,某些中等强国列表中可能有 " 大国 " 或 " 小国 "。

早在 16 世纪末,意大利学者乔万尼 · 波特罗就曾提出过 " 中等国家 " 概念,他把国家分为帝国、中等国家和小国。在欧洲,自 " 大航海时代 " 起开始出现 " 头等强国 " 和 " 中等强国 " 概念,一般将比当时公认列强略逊一筹但比其他西方国家又强大得多的国家称作 " 中等强国 ",比如大航海时代前期,西班牙和葡萄牙是公认的头等强国,英国、法国及后来崛起的荷兰则是 " 中等强国 "。英国摧毁西班牙 " 无敌舰队 " 尤其完成工业革命后,成为当之无愧的头等强国,法国则因政治变化剧烈,常常在 " 头等 " 和 " 中等 " 间沉浮。

如果说冷战期间美苏被公认为头等强国,剩下的中等国家比较容易分辨,冷战后相关概念则变得更加模糊。一些人认为,GDP 或 GNP 明显低于头等强国又明显高于其他国家的,就算 " 中等国家 ";另一些人则认为,仅用经济数据衡量不科学。" 大国 " 的概念也变得模糊,一些人认为只有美国堪称 " 超级大国 "" 头等强国 ",但更多人认为,安理会 " 五常 " 中的另四国都应算作 " 大国 "。由于过去这些年中国国力迅速与其他国家拉开差距,一些西方媒体也开始以 " 超级大国 " 来称呼中国。

从英国外交大臣拉布最新的言论看,英国似乎开始正式将自己往 " 中等国家 " 行列里凑。实际上,当下已有一个 " 中等国家合作体 "(MIKTA),它由墨西哥、韩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和澳大利亚组建。据报道,9 月 21 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将应邀以视频方式出席联合国成立 75 周年系列高级别会议,并作为 MIKTA 主席国代表发言。

MIKTA 成立于 2013 年,通常每年会在轮值主席国、G20 峰会和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重大活动。该组织成立的初衷是为平衡七国集团(G7)和 " 金砖集团 "。美国外交学会网站曾分析称,MIKTA 作为中等国家的一个载体,出现在全球动荡、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的意图难以确定之际,特别是随着美中地缘政治竞争加强,这些国家想扩大外交空间,超越原本的地区角色限制。

不过,MIKTA 至今仍称得上鲜为人知。澳大利亚洛伊研究所今年 8 月底的一篇研究文章称,对乐观主义者来说,MIKTA 所取得的成绩比想象的要少,对悲观主义者来说,这个机构持续运作的时间比想象的要长。除了成为一个建立外交关系的理想平台,很多人疑惑这个机构究竟带来了什么。" 往最坏的方向说,MIKTA 是在浪费时间。"

分析认为,MIKTA 的每个成员都认为该组织有吸引力,但大家的利益点差异很大,限制了组织的紧密性和影响力。比如,最早提倡成立 MIKTA 的墨西哥,想借其摆脱传统但很受局限的美国—拉美 " 桥梁 " 角色;印尼不仅视其为发达与发展中国家的桥梁,还是伊斯兰与非伊斯兰世界的纽带;中日两大强邻阴影下的韩国,想实现外交突破……

除了 MIKTA,2018 年 10 月,作为 " 中等国家 " 重要代表的加拿大召集世贸组织(WTO)的 12 个成员在渥太华开会,达成维护争端解决机制等诸多共识。这个中等国家倡议组织也被称作有关 WTO 改革的 " 渥太华集团 ",其成员有澳大利亚、巴西、韩国、新加坡和日本等,中国和美国并未获邀。加官员称,这是一群 " 志同道合 " 的人。第二年," 渥太华集团 " 再度召开会议。但他们劝说美国不要阻挠 WTO 上诉机构法官遴选和任命的努力没有成功。

美中之间的平衡力量?

" 新的多边联盟。"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提出把中等国家联合起来,德国《焦点》周刊称,这与德国 2018 年发起的 " 多边主义联盟 " 类似。不过,文章提到,许多观察家认为,英国及法国并非 " 中等国家 ",因为它们是核国家,还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 多边主义联盟 " 于 2019 年春成立。除了德、法、意、荷等欧洲国家,还有日本、加拿大、阿根廷、埃塞俄比亚等其他地区的国家。2019 年 9 月," 联盟 " 确定多个合作领域,包括网络空间的信任与安全、气候与安全等。今年 6 月的一次会议上,约 50 个国家的代表汇聚一堂,讨论加强全球卫生体系建设、确保媒体自由和处理虚假信息等。

俄罗斯 " 外交与国防政策理事会 " 网评论称,在欧洲政治中," 多边主义 " 一直是一个通用的口号,被欧盟视作基本价值观,也是德国外交政策之一。但 " 多边主义联盟 " 成员的规模、经济发展水平和政治制度的特征大不相同。

" 欧洲主导的联盟 ",德国新闻电视台称,后疫情时代,中国变得越来越强大和自信,因为中国比大多数西方国家更好地应对了新冠危机。而超级大国美国在特朗普执政以来,坚持 " 美国优先 ",发起贸易战,退出一个个国际组织和国际协议。欧洲不希望 " 选边站 ",而是成为独立的一极。欧洲要把世界各地区拥有相同价值观和国际治理理念的国家联合起来,成为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平衡力量。

德国国际政治学者奥利弗 · 福克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中等国家联盟 " 是欧洲国家的愿景。此前,德国和法国已经发起成立 " 多边主义联盟 ",英国现在才开始提出有点让人意外。可以看出,曾经强大的欧洲国家,尤其是英国,在跨大西洋关系破裂、中国崛起和新冠疫情效应下,越来越渴望获得 " 权力的语言 "。仅靠欧洲已经不能形成强大力量,因此要联合日本、加拿大等国。

福克斯说,英国以前是欧盟中的主要力量,有欧盟这一背景,而在脱欧后,尤其是发现美国越来越不可靠的情况下,英国必须有一个新的外交战略设想。" 但德国和法国并不特别愿意联合英国,一方面是英国刚刚脱欧,英国也不愿意让德法在联盟中占主导;另一方面,德法忌讳英国与美国的关系。"

实际上,英国对未来的设想面临的困难很大。近日,英国约克大学学者西蒙 · 斯威尼在一场专家交流活动中表示,以英国首相约翰逊为代表的脱欧派,在英国脱欧前所提出的 " 自由贸易和欧洲市场准入 " 前景,现在看来都是无稽之谈,每一步想要实现都很艰难。" 全球化英国 " 的口号听起来很有号召力,但现实中英国却可能冒违反国际法的风险。他认为,拉布推动的 " 中等发达国家联盟 " 计划,对于英国来说是复杂的。从积极的角度看,这是英国作为体量中等的国家未来在多极世界的舞台上发挥更广泛影响力,但从现状、北爱尔兰问题、英国与欧盟的未来关系来看,前景是分裂、不和谐以及自我隔离的。

在福克斯看来," 中等国家联盟 " 作为一个合作组织,确实能有效解决一些国际性问题,但如果把它看作是与大国平衡的力量,却值得质疑。" 历史上,这种构想还没有真正实现过,因为在大国之间,中等国家很容易被分化。" 福克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