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09-19

“ CDC 的科学家害怕极了,无论怎么做都摆脱不了甩锅”

【文 / 观察者网 熊超然】新冠疫情暴发后,隶属于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下称:美国卫生部)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下称:美疾控中心),应该是最被特朗普政府藐视和打压的政府机构了。

9 月 17 日,据《纽约时报》披露,美疾控中心上个月提出了一项建议,却饱受外界批评。而事实是,该建议并非是由美疾控中心的科学家们所撰写的,尽管这些科学家们坚决反对,但相关内容仍被发布在了美疾控中心的官网之上。

更糟糕的是,美疾控中心的一些科学家们甚至有点 " 心态崩了 ",因为外界对特朗普政府那些 " 反科学政策 " 的批评,最终都会转嫁到他们头上,这让他们感到沮丧,甚至是害怕。美国公共卫生实验室协会(Association of Public Health Laboratories)的首席执行官斯科特 · 贝克尔(Scott Becker)表示:" 美疾控中心的科学家们都感到很害怕,他们如论怎么做也摆脱不了这种‘甩锅游戏’。"

《纽约时报》援引一些业内人士的观点称,如今的美疾控中心,正面临着来自政府极大的政治压力,长此以往,这一机构将会遭受重大损害。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美疾控中心科学家们反对的内容,却依旧赫然出现在官网上

据《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和所获得的内部文件,美疾控中心在近期的一份 "(新冠病毒)检测指南 " 中指出,并没有必要对无新冠肺炎症状的人群进行病毒检测,即便他们曾接触过这种病毒。然而,当时许多公共卫生专家正积极推动扩大病毒检测,而非减少。

此前,一位美国政府官员告诉《纽约时报》,这份指南出自美疾控中心,并根据该机构主任罗伯特 · 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博士的意见进行了修订。但在本周,又有官员透露,其实美国卫生部对内容进行了修改,随后 " 发布 " 在了美疾控中心的官网上,此行为是对美疾控中心科学审查程序的一种 " 藐视 "。

" 这是一份‘自上而下’的文件,出自美国卫生部和白宫新型冠状病毒工作组。" 了解此事内幕的官员透露,美疾控中心对于文件中的一些政策并不认同。

除了 " 无症状人群不必检测 ",《纽约时报》称这份 " 检测指南 " 还包含一些常识性错误,例如所谓 " 检测新冠肺炎 "(testing for Covid-19),准确来说,应该表述为 " 检测新冠病毒 ",是新冠病毒导致了新冠肺炎的产生。

美国卫生部副部长布雷特 · 吉罗尔(Brett Giroir)主管美国的病毒检测工作,他 17 日接受采访时称,这份 " 检测指南 " 的草案出自美疾控中心,他随后 " 协调了 " 白宫新型冠状病毒工作组和其他医学专家参与其中。

吉罗尔表示,草案差不多修改了 20 版,包括美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白宫新型冠状病毒工作组高级成员福奇和黛博拉、特朗普总统的新冠病毒顾问斯科特 · 阿特拉斯(Scott Atlas)均提出了意见。此外,内容还提交给了副总统彭斯过目。

吉罗尔声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一些建议 " 避开了 " 美疾控中心通常进行的科学审查程序,他随后更是 " 甩锅 " 表示:" 我想你们应该问问雷德菲尔德博士。"

17 日晚间,美疾控中心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发布了该机构主任雷德菲尔德的一份声明,声明称:" 与白宫新型冠状病毒工作组协调的指南内容得到了工作组专家们的适当关注、商讨与参与。"

《纽约时报》的报道指出,在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接近 20 万(实际上已超 20 万)之时,总统特朗普仍然无视那些批评他的科学家的意见,而作为国家顶级的公共卫生机构,美疾控中心的独立性和有效性也正面临严重挑战。

这份 " 检测指南 " 在被发布到美疾控中心的网站上之后,最新版本的指南将会在当地时间 18 日发布,但内容目前仍未得到美疾控中心针对科学文件的内部审查,美国卫生部的官员仍在进行修订。

" 胳膊拧不过大腿 ",美疾控中心被特朗普政府极力打压

在《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中,还列举了疫情期间美疾控中心和特朗普政府其他的一些 " 相左意见 "。

像是在 7 月,特朗普和彭斯极力要求美国学校秋季全面复课,但是美疾控中心所给出的指导意见却与他们不同。尽管如此,一份写着 " 重开学校重要性 " 的文件依旧被美国卫生部发布在了美疾控中心的官网上。

9 月 15 日,特朗普声称美国将在数周内拥有新冠疫苗。16 日,美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则在参议院的一场听证会上表示,新冠疫苗普及至美国公众的时间可能要等到明年二、三季度。对此,特朗普坐不住了,立刻打电话给雷德菲尔德,随后还公开严厉批评了他的说法。

此外,今年 7 月曾有消息称,特朗普政府试图阻止向美疾控中心拨付疫情应对资金,而这笔款项金额高达 100 亿美元。

有部分美疾控中心的员工和其他旁观者就认为,该机构主任雷德菲尔德太过 " 软弱 ",他无法保护美疾控中心不受政府干预,也无法消除公众对美疾控中心日益增加的不信任感。

还有一些美疾控中心的科学家感到十分沮丧,因为政府那些不受外界待见的政策,却导致了他们受到大量指责。

美国公共卫生实验室协会(Association of Public Health Laboratories)的首席执行官斯科特 · 贝克尔(Scott Becker)表示:" 美疾控中心的科学家们都感到很害怕,他们如论怎么做也摆脱不了这种‘甩锅游戏’。"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美疾控中心主任托马斯 · R · 弗里登(Thomas R. Frieden)说:" 美国卫生部和白宫在美疾控中心的网上写下‘无症状人群不必检测’这样不准确的内容,犹如有人在国家纪念碑上涂鸦破坏。"

弗里登表示,美疾控中心绝大多数的文件内容都是经过精心编制和审查的,这些对于公众来说很有价值,但将含有政治动机的信息与公共卫生建议混在一起,最终受到损害的将是这个机构。

而美国埃默里大学的传染病学专家卡洛斯 · 德尔里奥(Carlos del Rio)则认为:" 过去,美疾控中心就面临着政治压力,但我认为如今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