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新浪财经 09-19

《八佰》28 亿票房也救不了华谊 巨亏 40 亿市值缩水 80%

《八佰》28 亿票房也救不了!巨亏 40 亿,市值缩水 80%,华谊何以跌落?

导读:王中军是性情中人,这是他崛起的原因,也是华谊跌落的诱发点。但做内容眼光,没得说。

来 源丨 21 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 者丨贺泓源

《八佰》之后,华谊兄弟重回聚光点,这是家矛盾的公司。

实际上,华谊从未离开过舆论焦点,在人们印象中,这是中国头牌电影公司,明星、名导、大片,觥筹交错。

极盛时,华谊市值超过 800 亿元。中国最顶级女演员 " 四旦双冰 " 中,华谊囊括一半(周迅、范冰冰、李冰冰),《非诚勿扰》系列、《狄仁杰》系列、《风声》、《西游降魔篇》等大片屡创票房纪录,主出品电影票房超 200 亿元。可见曾经之辉煌。

但这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此前发布的半年报,其营收 3.24 亿元,同比下滑 69.88%;净亏损 2.31 亿。去年,华谊兄弟净亏损 39.60 亿。曾经簇拥华谊的顶级明星们,早已自立门户,《八佰》之前,《小小的愿望》等片票房不如预期,甚至令外界开始怀疑华谊最擅长的制片水准。

财报显示,上半年,华谊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 1.34 亿元,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 15.77 亿元。同期,华谊兄弟有息债务总额 32.84 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总额 25.84 亿元。可见现金流紧张程度。

截至 9 月 19 日上午 10 点 40 分,《八佰》票房已超过 28 亿,但大爆的影片,很难根本改善主投方华谊业绩。

灯塔专业版截图

据华谊 8 月 26 日公告,截至 8 月 25 日,该片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 5 天,累计票房收入超过 11.55 亿元,来源于该影片营业收入区间约为 2.05 至 2.45 亿元。由于专项资金等的减免,这意味着,华谊在该片的分账比在 17.75%-21.21% 之间,鉴于制片方与发行方一般 43% 的分账比例,意味着华谊在该片投资超半。该片总投资并未公布,但业内传闻均在 5 亿元以上。华谊在该片收益很难超过影片总投资额。

《八佰》更重要的影响是,提振市场对于华谊的信心,虽然目前来看,收效有限。截至 9 月 18 日收盘,华谊报收 5.52 元,总市值 153.90 亿,相比历史最高值缩水大约 80%。

8 月 14 日《八佰》点映,为华谊近期股价第一个高点 6.37 元,此后重回下滑区间,在 8 月 21 日,《八佰》上映日,直线拉升至近期最高点,6.80 元,此后在波动中股价继续走向下滑空间。今年 4 月初,华谊股价仅为 3.25 元。

资本看空原因是多重的。黄金时代,华谊拥有高峰期的冯小刚,蓬勃生长的电影市场与资本环境,宽松政策与发行优势,但这一切,都随着大环境变化而改变。

" 过去的外部环境已经不存在了,该往哪走?目前没有一家电影公司真正找到路。" 有影投上市公司高管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他也不否认,整个行业,都面临类似问题。

压舱石

谈到华谊的跌落,就离不开华谊如何崛起。

1994 年,当王中军回国创业时,他的主要方向还是广告公司,电影只是未来投资路径之一,这位前侦察兵,或许也没有想过后来成为影业大亨、华谊董事长。

那时的冯小刚,也算不上辉煌。在讲究门第的京城影视圈,他并不是科班出身,一开始在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担任美工师,后来成为《编辑部的故事》的编剧。

两人第一次合作是在 1999 年,广告事业初成的王中军,投资了冯小刚的第三部贺岁电影《没完没了》。当时,王中军还投了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姜文的《鬼子来了》,及主旋律影片《我的 1919》。

结果是,《荆轲刺秦王》票房不理想,《鬼子来了》未能上映,《没完没了》迎来丰收。这给了王中军投资电影信心,开始牵手冯小刚。

值得注意的是,王中军也曾把热情投向过当时大热的姜文。除了《鬼子来了》,他还在主投的《寻枪》、《天地英雄》及参投的《理发师》三部电影中,均选择姜文担任主演。

但姜文的 " 霸气 " 让王中军放手。《理发师》拍摄过程中,姜文和导演陈逸飞产生严重对立,最终制片方选择 " 弃姜保陈 "。

当王中军 " 流连 " 姜文时,冯小刚也另有尝试。在 2000 年上映的其执导作品《我是你爸爸》,出品为北京电影制片厂。

两人最终选择互相锁定。很大程度在于,商业电影导演出身的冯小刚,对制片与商业的理解与王中军高度认同。

冯小刚对于前期的华谊,具有 " 压舱石 " 作用。电影人秋原在关于华谊的书籍《大片时代》中提到,华谊经营上完成了内循环,其投资拍摄的影视作品,优先选用旗下艺人出演,旗下歌手演唱主题曲;由华谊代理影片贴片和植入广告,由华谊负责国内外发行。通过这种方式,华谊影视项目带动了其他关联业务发展。所有业务核心来自电影项目,电影核心竞争力,来自冯小刚。

2003 年,冯小刚执导的喜剧片《手机》获得年度票房冠军;2008 年,其执导爱情喜剧《非诚勿扰》打破华语电影票房纪录。冯小刚的一小步,带动了华谊商业生态一大步。

此外,华谊也迎来电影业风口。据其 2009 年发布的招股书,中国电影票房从 2003 年的约 9 亿元增长到 2008 年逾 43 亿元规模,年复合增长率接近 40%。同时,以往国有企业垄断电影市场的格局在政策日益松动下已被打破,民营企业已经可以涉足电影产业的绝大多数领域。市场呈现 " 供应短缺 " 局面。2010 年,国务院颁布《促进电影产业繁荣发展的指导意见》,再次催动产业发展。2011-2018 年,中国票房复合增长率为 24.5%,观影人次复合增长率为 24.5%。

这种盛况下,华谊建立起了自己的发行渠道,乃至影院体系,一家横跨全产业的巨头初成,大片不断。

当时的资本环境亦相对宽松,由是,在 2015 年,华谊站上超 800 亿元市值高位。

跌落时刻

正当风光时,风险早已暗藏。

从外界看,华谊兄弟的转折点在 2018 年,这是其上市的第 9 年。当年,华谊净亏损 9.09 亿元,拉开了持续亏损序幕。

其中,华谊资产减值损失达 13.82 亿元,商誉减值损失占据 9.73 亿元。损失主要源于超高溢价收购浙江常升和东阳美拉等公司。

2013 年 9 月,华谊兄弟以 2.52 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仅成立 3 个月的浙江常升,张国立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两年后,华谊兄弟又以 7.56 亿元现金收购了东阳浩瀚 70% 股权。该公司主要股东包括杨颖、李晨、陈赫、冯绍峰等六位艺人。

2015 年 11 月,华谊又宣布收购以冯小刚为主要股东的东阳美拉 70% 的股权,交易对价 10.5 亿元,该公司净资产为 -0.55 万元。这一切背后,是华谊在利用资本绑定核心创作者。

但问题在于,风,逐渐停了。甚至华谊最核心的内容支柱,冯小刚,也进入风险期。过高溢价撞上新常态,华谊成本难平。

市场变化太快,冯小刚的起落大概是从《一九四二》起。该片聚焦河南大旱,是冯小刚少见的严肃题材电影,最终拿下 3.71 亿元票房,亏本。那是 2012 年。

次年上映的《私人订制》拿下 7.14 亿元票房,再次证明了冯小刚的商业号召力,但遭遇口碑崩塌。以上变化,丝毫没有影响华谊 2015 年高价收购东阳美拉。

2019 年,华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5.99 亿元,其中,东阳美拉计提减值准备 3.6 亿元。2018 年,东阳美拉未完成业绩承诺。

关键一击是,在 2018 年 5 月开拍,由冯小刚执导,葛优、范冰冰、张国立主演的《手机 2》引发举报,成为影视业税收风波导火索。最终导致范冰冰被罚,冯小刚趋于低调。标志性人物沉寂,对于华谊伤害无疑是巨大的。

此外,2019 年,华谊主投主控电影全面缺席,全年营收 21.86 亿元,同比下滑 43.81%。这让外界,开始对华谊内容制作能力产生质疑。

除了发动引擎暂时短路,华谊的外部条件也不再。2011 年以后,全国单银幕票房出现下滑态势,竞争加剧导致影院经营效率降低,成本回收困难,综合不同公司财报,2019 年单银幕票房收入为 92.1 万元,同比下滑 9.3%,达到 2010 年以来最低水平。全产业都在传递出 " 过剩 " 信号。

政策也在收紧。受《手机 2》引发的举报,2018 年 10 月,国家税务总局发出《关于进一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有关工作的通知》,从 2018 年 10 月 10 日起至 2019 年 7 月底,部署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这在业内引发巨大回响。

作为漩涡中心的华谊,自然引起资本反射性逃避,况且,受宏观经济影响,融资难度本已大大增加,无异于雪上加霜。据 Wind 统计,创投基金对于电影与娱乐产业投资,由 2018 年的 641.44 亿元骤降至 2019 年的 148.37 亿元,可见市场之冷淡。

除开内外部环境变化,华谊渠道优势也在减弱。随着线上购票拓展,特别是疫情后线上成为唯一购票渠道,华谊发行优势渐被抵消。拥有渠道优势的阿里影业(淘票票)们,不仅涉入发行,还在奋力步入制片环节。

今年七夕节,阿里影业主投的《我在时间尽头等你》拿下票房冠军。相对华谊,阿里在渠道、资金等关键资源上,都具有优势,甚至还是华谊的债主。

这种情况下,华谊必须寻找出路。按照王中军多次对外说法,回归内容,集中全部资源贯彻 " 影视 + 实景 " 模式是方向。

华谊手里也不是没有牌。《八佰》证明了其投资眼光与运作优势,王中军本人的跨界朋友圈,在电影业也并不常见。4 月 28 日,华谊公告增发募资 22.9 亿,发行对象包括腾讯、阿里、山东经达等。目前该次增发尚未获批。

" 王中军是个性情中人,也是他起来的原因,也是华谊跌落的诱发点。但做内容眼光,没得说。" 从电影公司高管到影投负责人,多位行业核心人士均如此表态。

但另一头,华谊做实景,看空者不少。" 华谊模式太轻了,导致无法对项目有足够控制权。现金流短缺,也注定无法长期投入。线下项目强调细水长流,这是华谊不具备的。" 另有电影公司高管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事实上,原有的电影巨头已经开始分流。博纳影业筹备上市,影院院线依旧是重要延展方向,光线则在投资动漫。每家巨头,都经历着大环境变迁及互联网公司的侵蚀。

路往哪走,每个操盘手都必须做出选择。

记者观察 | 华谊的选择,电影巨头的分野

当华谊股价持续走低时,光线则在高歌猛进。

截至 9 月 18 日收盘,华谊报收 5.52 元,总市值 153.90 亿;光线报收 15.44 元,总市值 452.95 亿。老同行拉开距离,虽然曾经华谊市值超过 800 亿。

但华谊对电影业更有历史意义。这是第一家国内上市的电影公司,在非标化的业内,带来审计、规模化、长链等概念。原来电影公司也能成为工业化载体。

华谊创始人王中军之前是侦察兵,之后海外留学,回国做广告,属于半路出家。

半路出家的王中军遇上同是半路出家的冯小刚,擦出火花,给电影业带来 " 最佳拍档 "。核心是,非科班反而带来了对商业的尊重,这在艺术片风行的上个世纪,很难得。

华谊的上市给业内带来新风,问题亦如是。一家头部巨头如何走到今日?内部有着 " 贪欲 ",高价收购,但遭遇大环境变革。外部,则是宏观经济的变奏。

对于繁杂世界,电影业太小了。2019 年,在多年增长下,全国票房 642.66 亿元,同期,房地产巨头恒大全年合约销售金额约为 6010.6 亿元。这样的小行业,当面对大环境变化,反应是被动的,资本流出是常态,但因为池子小关注度大,被无限放大。

在大环境变动下,光线保持了自己的基本速度,华谊则跌落不已。背后是公司风控能力,实质是公司治理。" 之前飘了。" 王中军也曾公开承认。

华谊生动地向业内展示,一家所谓头部企业的脆弱性。花朵好看,底下的根茎亦重要,容不得太多欲望。也向资本市场明明白白展现了电影工业化,长路依旧。

华谊的新一轮增发,将很大程度解决资金问题,内容团队也依旧有着优势,生机依旧。但很难回到过去的超高市值。

背后是电影公司想象力问题,这点上,华谊与光线又到了同一起跑线。随着互联网公司越发强势,传统电影公司边界遭到侵蚀。阿里、腾讯均有宏大的制片计划,并有资金、渠道优势。

两家的选择类似又不同。两家均接受了互联网公司的入股,腾讯、阿里在新的融资中亦在加码对华谊投资。阿里是光线第二大股东,光线是猫眼最大股东,腾讯亦是猫眼股东。猫眼总部在光线隔壁。

从战略上,华谊选择 " 影视 + 实景 " 模式,业内相信其电影拍摄能力,但怀疑其在现金流紧张情况下,能否长线布局旅游业。没有钱做线下,太虚了。

光线没有非常明确的大规划,现在的重点是动漫。复旦毕业,财经记者出身的王长田更像个投资高手,猫眼的布局,高溢价的新丽传媒等,均不限于电影业当下,但目前并未看到特别完整的章法。

巨头在做着选择,也预示着行业未来。电影人有无数可能性,乃至随着互联网公司、地产商入局,多了门路。但单独电影公司成为巨头的几率越来越小。

年轻人已经在变化。身边的例子是,有熟悉的导演去了融创文化,毕业于名校,甚至有项目获得互联网公司参投。今年初,融创收购了为《星球大战》系列、《变形金刚 4》、《环太平洋》等多部好莱坞影片制作特效的亚洲知名视觉特效和动画公司 Base,这位导演喜欢动画。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 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以上内容由"新浪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