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潇湘晨报 09-19

快收好马云给你的长沙攻略!他在“网红之城”的两天一夜打卡了这几个地方

△贾谊像。

△文和友。

△县正街的烧烤。

长沙到底有多红,连马云也忍不住来长沙打卡了。

" 长沙是年轻人眼中的网红城市,夜经济的火爆程度在全国排第一,我早有耳闻,这次是来亲自感受的。" 马云真的去了长沙老街和网红店,亲身体验了一把 " 网红之城 "。他或许并不知道,他在长沙的两天一夜,就把长沙的两千年走了个遍。

撰文 / 本报记者刘建勇

[ 太平街 ]

到长沙凭吊贾谊成为历代文人的传统

9 月 12 日晚,马云来到了太平街。他走进的太平街,在贾谊所在的 2000 多年前的西汉,是最靠近河的街。

长沙,这个望着岳麓山、依着湘江建起来的城市,曾经只是狭长形的一条。现在我们河东卖得很贵的江景房所在的区域,至少在贾谊来到时,还是湘江的一部分。

贾谊是公元前 178 年底到达长沙的,离开则是在公元前 173 年,实际待的时间不到五年。

长沙人对贾谊的厚爱,其实从贾谊生前就开始了。公元前 173 年底,贾谊初到长沙国,长沙国便把湘江边今贾谊故居所在地的 " 江景房 " 给了他。

如果说那套江景房只代表当时的长沙王对贾谊的厚爱,那一代又一代长沙人对贾谊的祭祀、对贾谊故居的维护与修复则应该可以证明对贾谊的爱了。长沙人对贾谊的祭祀很可能从汉武帝给他建祠就开始了,此后或因战乱、或因别的原因而有过间断,但只要天下太平,祭祀就会继续。

当然,贾谊也没辜负长沙。他当长沙王傅的第三年,有一天晚上,一只猫头鹰不知从哪里飞来落进他的豪宅,他都为这只看起来好像不祥的鸟写了赋。"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此后的读书人每每读到此赋,不管去没去过长沙,都会加深一次对长沙的印象。

贾谊的政论影响深远,除我们熟知的《过秦论》外,很有影响的,还有重农抑商的《论积贮疏》。如果贾谊故居大殿里那个贾谊的铜像能够开口说话,估计马云会和他辩论一番。当然,习惯针砭时弊的贾谊,如果穿越到当下,很可能和马云坐而论商,写出一篇《论流通疏》来。

历史上,到长沙凭吊一次贾谊并为此写赋或写上一首诗,成为历代文人墨客的传统,而且越是盛世,来拜会贾谊的就越多。例如,唐朝,自认为是贾谊后人的贾岛来过,杜甫来过,韩愈来过,杜牧来过,李商隐来过。在很长的历史时间里,贾谊这位过客,以他个人的魅力让长沙不至于在历史的长河中星光黯淡。

或感恩于贾谊对长沙乃至对中华文化的贡献,官员们也多以修复了贾谊故居或主持了贾太傅的祭祀为荣。正因为有这样的传统,贾谊的故居,一直毫无异议地在原地。不像别的名人故居,经常有相隔几百里的两个地方争来争去。

在所有涉及贾谊故居具体位置的志书中,都明确说是在濯锦坊。贾谊故居管理处主任、研究馆员吴松庚认为,之所以叫濯锦坊,是因为当时这条街近江,街上的居民多以织锦为生——如果不是清中叶,在长沙西城墙新开一个叫太平的门,濯锦坊这个名字很可能会延续至今。

[ 长沙小吃 ]

马云吃的是长沙的市井家常

湘江中路 36 号,河边头的超级文和友海信广场店,把老长沙的生活收拢汇集了起来。走进这个店,就像走进了上世纪夏天还摇着蒲扇的长沙。

9 月 12 日晚,马云一行人吃饭的超级文和友六楼的耀德屋里。这个打扮成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包厢,有上世纪长沙家庭普遍可见的绿皮的白云冰箱,有老式木制双开衣柜和还珠格格的海报。他们吃的紫苏桃子姜、葱油粑粑、臭豆腐等,也都是长沙人家常吃的东西。

当天招待马云的,还有一大盆小龙虾,但严格意义上,这不是长沙人传统的宴客招式。

上世纪初的《清稗类钞》有记载:" 嘉庆时,长沙人宴客,用四冰盘两碗,已称极腆 …… 道光甲申乙酉间,改海参席。戊子、己丑间,加四小碗,果盘十二盘,如今所谓饾饤者,虽宴常客,亦用之矣。后更改用鱼翅席,小碗八盘十六,无冰盘矣 ……"

从这个记载来看,长沙人宴客,曾经历过非常豪奢的时代。当然,即使是彼时,能够这么豪奢的,也只是少有的富人。普通长沙人家,虽然也讲究 " 四扣 "" 十碗头 ",扣的也只是扣鸡、扣肉、扣果饭、扣丸子;十碗头也不过是杂烩、拼盘、肘子、鲜鱼等市场上平常可见的东西。

舍豪奢而就简,12 日晚上,马云他们吃的,就是长沙的市井家常。

[ 县正街 ] 曾发生过两个城隍合署 " 办公 "

9 月 12 日,马云走进的县正街非常热闹,看不出 2014 年前,县正街还曾非常落寞。县正街与紧邻的都正街一起经过改造,慢慢恢复了曾经的热闹场景。

现在,商业发达的五一广场周边是长沙的中心地带。但历史上长沙的中心有两个。一个在北边,长沙县衙门所在的潮宗街周边;一个在南边,今县正街周边,这里有善化县的官署。长沙县和善化县,长沙曾长时间两县同城而治。

历史上,县正街的热闹,是因为善化县衙门的东侧,建了善化的城隍庙。城隍是民间守护城池的神。明洪武年间正式规定各府州县要建城隍庙、立城隍神并加以祭祀。

长沙城曾有三座城隍庙:省城隍庙在今营盘街长沙市一医院附近;长沙县的城隍庙在成功街(旧称城隍街);南边县正街的城隍庙是善化县的。

1913 年,黄兴认为城隍庙拖慢了省城长沙走向文明社会的脚步,要拆掉城隍庙办安排贫民就业的工厂。他的提议得到了长沙民众几乎一致的反对。民众认为,太平军之所以没攻下长沙城,是善化县和长沙县的城隍神灵验,护城有功。当时的申报以《湘人反对拆毁城隍庙》为题报道了市民对拆城隍庙的抵制。

督湘的谭延闿以善化县和长沙县已经在 1912 年合并为长沙县为由,把原长沙县城隍庙里供奉的城隍左伯侯神像搬到了县正街的善化县城隍庙,让 " 他 " 和原善化县的城隍定湘王 " 合署办公 "。原北边的长沙县城隍庙则被重视教育的谭延闿改成长沙师范学校的校舍。

两个城隍合署办公后,县正街就更加热闹了。尤其是每年的中秋庙会。县正街的城隍庙前有个百余平米的坪。每逢庙会,前来烧香还愿的市民就挤满了这个坪。原本在南正街等周边街巷摆摊的小贩们也会趁热闹到县正街及周边街巷来摆摊。

2013 年,一块长沙府同知(相当于副市长)兼善化县知事(相当于县长)的石刻禁令从县正街 14 号市民家中的墙壁上取了出来。这块光绪二十五年正月的石碑,很可能是 " 文夕大火 " 后被市民砌进自家屋墙的,是一则整饬吏治、禁止书吏衙役无故捕拿关押百姓的告示。这则告示有些字体已经模糊不清,从还能辨认的字体看出,当时应该存在不少书吏(相当于在编的公务员)和衙役(相当于不在编的政府雇员)欺凌无辜百姓的现象。

" 清讼必治其源,爱民必恤其隐;未有讼源不治而能清讼,民隐不恤而能爱民者 ……" 这位同知强调良好法治要从源头上加以治理,要爱民、体恤民情。这块石刻禁令的存在,保证了清末民初县正街的继续繁荣。

现在,已经完成了使命的这块石碑安静地陈列在都正街剧场内。

[ 岳麓书院和湖南第一师范 ] 成就了长沙历史上的高光时刻

历史上,长沙虽然也有高光时刻,但真正让长沙城在历史上与众不同的,是岳麓书院和湖南第一师范。

1167 年,朱熹从湖南的东边赶到长沙,在朱张渡过河上岸,到达岳麓书院,和张栻进行了后来改变了湖南、乃至改变了中国的会讲,两人兴致颇高," 三日夜而不能合 "。

岳麓书院在朱张会讲迸发了耀眼光芒后又沉寂了数百年,但终于因曾国藩、左宗棠、郭嵩焘、胡林翼等一拨人才的熠熠生辉而让长沙也星光灿烂。在城南书院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因为培育出了毛泽东、蔡和森等人,让长沙的名字也响亮了起来。

9 月 13 日上午,在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城南校区,曾当过老师的马云在有着毛泽东题写的 " 第一师范 " 这四字的楼前和一师范的数名学生合影时,双手有些腼腆地交叉放在身前,表现得比两边的在校学生还像学生。

这座 1903 年由传统的城南书院改为新式学堂的学校,最初叫湖南师范馆。它的第一任校长是岳麓书院的末代山长王先谦。首任监督为清末湖南省议长谭延闿。对,也就是后来以两县城隍庙 " 合署办公 " 为名保全了县正街城隍庙的那个湖南都督。谭延闿为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请来了校长孔昭绶。孔昭绶又为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请来了杨昌济和徐特立、黎锦熙等教员。

在新式学堂变成主流后,岳麓书院就停止了招生。1903 年,就在河东的城南书院改成了湖南师范馆的同时,湖南高等学堂在岳麓书院的基础上成立了,这个高等学堂,便是湖南大学的前身。

没了学生,岳麓书院就荒废了起来。1984 年,在岳麓书院开始修复的同时,岳麓书院文化研究所成立了。这个研究所的成立为后来岳麓书院的 " 学脉的继续 " 打下了基础。两年后,也即 1986 年,岳麓书院文化研究所招了 30 个历史专业班的学生。1990 年,湖南批了三个文科硕士学位点,岳麓书院就是其中之一。

撰文 / 潇湘晨报记者刘建勇

以上内容由"潇湘晨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