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8号风曝 09-18

再不挣脱这套子,刘亦菲就被毁了

回想三年前,当迪士尼官宣刘亦菲为《花木兰》主演时,很多人认为刘亦菲是拿到了一个 " 天降巨饼 "。

当三年后,真人版《花木兰》终于接受观众考验时,巨饼也许没有变成巨坑,但对于刘亦菲来说,没有起到什么加分作用。

《花木兰》9 月 4 日起已在流媒体 Disney+ 上首映,所以中国内地是《花木兰》的最大票仓。

但《花木兰》9 月 11 日在中国内地公映后,口碑惨淡,票房大扑街。内地最终票房,无法突破 3 亿元。对于一部投资超过 2 亿美元的大巨制,《花木兰》想要收回成本,并不是容易的事。

刘亦菲的表现,也只是中规中矩。虽然单薄的剧本,没有给她提供太多表演空间。但在一些复杂情绪的把握上,刘亦菲的短板依然暴露出来。

有人发出不解之问:" 到底要给刘亦菲砸什么样的资源,才能让她转型升咖?"

观众对刘亦菲的角色印象,几乎都停留在她电视剧时期,从她 2008 年转战大银幕后,让人有印象的角色寥寥无几。

资源一直称不上差,但刘亦菲到底被什么给困住了?

01 太顺的人数

刘亦菲版的花木兰一出场就自带主角光环,和男主角比武,随随便便就能赢。什么刀枪棍棒,全都耍得有模有样。

在最后决战时刻,如开挂一般,拿起弓箭百发百中。

完美的出场设置,顺遂的人生路,在电影里,是花木兰,而现实中,则是刘亦菲。

回看刘亦菲的这一路,实在是太 " 顺风顺水 "。

刘亦菲生于 1987 年。父亲是武汉大学法文教授,后由中央政府派到国外进修,曾任职中国驻法国领事馆。母亲刘晓莉是武汉歌舞剧院的舞蹈演员,1989 年就在武汉举办过个人独舞晚会。

在父母的熏陶下,刘亦菲拥有比一般小孩更为敏锐的感知力。8 岁的时候,曾经获得童装模特比赛的冠军。

父母离婚后,1997 年,刘亦菲因母亲工作关系移居美国,并在美国读高中。

2002 年,《金粉世家》开拍,制片人迟迟没有选到白秀珠的合适演员。后来,他无意中看到刘亦菲担任形象代言的广告,邀请刘亦菲出演白秀珠。

刘亦菲因此踏入演艺圈。

同年,刘亦菲参加《天龙八部》剧组的试镜,经过试戏她最终被选定出演神仙姐姐王语嫣一角。

一出道就是两个高国民度的经典形象,刘亦菲的起点不能说不高。

同年 7 月,刘亦菲以外籍华人通道顺利通过三试,被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破格录取,当时她只有 15 岁。

一切仿佛有上天眷顾。

2004 年 6 月,刘亦菲再次出演金庸作品《神雕侠侣》,并饰演小龙女一角。

2005 年,刘亦菲主演的古装仙侠剧《仙剑奇侠传》首播。

接连出演了《天龙八部》、《神雕侠侣》、《仙剑奇侠传》这三部高口碑大剧," 神仙姐姐 " 的江湖名号与刘亦菲直接划上了等号,她也凭借这些角色获得了高人气与关注度。

85 后小花里,刘亦菲是红得最早、红得最顺的。

从 2008 年开始,刘亦菲转战大银幕,事业重心以电影为主。

在 2008 年至 2013 年的这五年里,刘亦菲主要出演的都是大制作的古装片,比如《功夫之王》(2008)、《倩女幽魂》(2011)、《鸿门宴传奇》(2011)、《四大名捕》(2012)、《铜雀台》(2012)等。

搭档的是李连杰、成龙、古天乐、周润发、黎明、张涵予、冯绍峰等一线演员。

阵容虽然足够豪华,但这些几乎都是大男主戏,留给女性角色的表演空间非常有限,刘亦菲主要是饰演 " 花瓶 " 角色。

因此,2013 年之后,刘亦菲的选片更多元化,也开始接触一些制作成本并不那么高的现代言情片,比如《露水红颜》(2014)、《第三种爱情》(2015)、《二代妖精》(2017)。

对于流量 +IP 的范式也不排斥,主演了《致青春 2》(2016)、《三生三世十里桃花》(2017)。

在两部国际化的大巨制中,刘亦菲分别尝试了转型,分别是《烽火芳菲》(2017)、《花木兰》(2020)。

但转战大银幕后,刘亦菲就与烂片结下不解之缘,鲜有作品获得好评。

难以想象的是,2008 年至今,刘亦菲出演的作品里,只有《鸿门宴传奇》豆瓣评分超过 6 分,其余均不及格。

要放在其他 85 后小花身上,烂片不断会遭到更严厉的群嘲。但观众对刘亦菲尤其宽容,大家似乎还未从 " 神仙姐姐 " 的印象中走出来。

02 走不出的神仙姐姐

毫无疑问,刘亦菲是美的。

鹅蛋脸、杏眼、柳叶眉,再加上清纯、温柔、美若天仙的个人气质,是中国古典美女的标本。

而刘亦菲早期的电视剧角色,也将她美的气质发挥到极致。

《金粉世家》里,15 岁的刘亦菲出演了白秀珠。这是一个出身豪门、刁蛮任性的千金小姐。满脸的胶原蛋白,满脸的贵气。

刘亦菲多少有些本色出演。

戏里戏外,她都是娇贵的白秀珠。

在刘亦菲出演 " 王语嫣 " 时,金庸先生这样描述她的颜值——亦菲小姐,有你出演王语嫣,读者便知金庸没有骗人。

" 只见一个身穿藕色纱衫的女郎,脸朝着花树,身形苗条,长发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段誉望着她的背影,只觉这女郎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非尘世中人 ……"

" 非尘世中人 ",是形容王语嫣,也是形容刘亦菲。她太美了,太仙了,个性中也有一点点傲气,在她身上察觉不到多少烟火气息。

而《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更是加重了刘亦菲 " 神仙姐姐 " 的印象。

古墓派武功要求七情淡漠,加上小龙女从小在墓中长大,与世隔绝,所以她给人的感觉总是冷冷的。

但刘亦菲的小龙女与李若彤的小龙女又有不同。

李若彤有一份成熟知性美,有江湖中的一丝生活气息。她是仙的,但也是人的。

刘亦菲的小龙女,则更多给人一种 " 我见犹怜 " 的观感,她是不可接近不可碰触的,仿佛一切世俗的东西都是对她的玷污。

金庸先生曾经评价刘亦菲版的小龙女," 刘小姐样子蛮漂亮的,但她怕难看,不敢做表情。她不肯哭,流滴眼泪就算了。"

刘亦菲有仙女气质,她也套在仙女这个壳里了。

仙女气质,也影响了她之后的角色塑造。

这在她转战大银幕后,体现得尤为明显。

《恋爱通告》中,她是气质脱俗的女大学生;

《倩女幽魂》中,她是妩媚动人的狐妖聂小倩;

《鸿门宴传奇》中,她是美艳温柔的绝代佳人虞姬 ……

这些角色都没有超出 " 神仙姐姐 " 的范畴。

《四大名捕》中,刘亦菲尝试突破。

她饰演了心思缜密、冷静内敛而坚韧的女神捕无情,依然没有摆脱之前角色的影子。

《露水红颜》、《第三种爱情》都是现代题材,但无论是没落贵族后代邢露,还是女强人邹雨,观众依然看不到烟火气。

2017 年上映的《烽火芳菲》,进一步验证了刘亦菲转型的失利。

电影中她饰演的是坚毅顽强、勇敢善良的寡妇英子。虽然刘亦菲不施粉黛,但残酷的战争,几乎不曾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同年,刘亦菲尝试喜剧的《二代妖精》上映。

刘亦菲饰演了俏皮灵动、对感情执着的北极银狐白纤楚。

但狐女与仙女一线之隔。

可以说,刘亦菲出道即巅峰。

2008 年以前,她在电视荧屏上留下了多个经典形象。

转战大银幕后,就止步不前了。

因为刘亦菲还是那个刘亦菲,神仙姐姐还是那个神仙姐姐。

刘亦菲困在里头了。

03 亟待打破的 " 保护壳 "

刘亦菲一再转型失利,是刘亦菲不努力吗?

了解刘亦菲的人并不认同,刘亦菲是颇为敬业的演员。

《神雕侠侣》时,很多高难度的动作她都不用替身。为了拍好《功夫之王》,刘亦菲特意去学琵琶、马术,武术也从不落下学习。

她被选中出演《花木兰》,一大原因也是她的刻苦。

据导演妮基 · 卡罗回忆,当时刘亦菲坐了 14 个小时的飞机到美国,没有休息直接试镜。试镜内容是 5 个场景,每个场景都有 5 页半的对话,接着安排运动教练,进行一个半小时的体能测试。在整个过程中,刘亦菲没有抱怨过一句,这让她感到自己不仅找到了花木兰,更找到了一位战士。

是刘亦菲把精力花真人秀、综艺或者炒作上吗?

也完全不是如此。

她是 85 后小花里在营业上最佛系的之一了。只偶尔参加少数的综艺访谈,你在真人秀里看不到她。

抑或刘亦菲未曾经历过痛苦?

也非如此。

在前互联网时代,刘亦菲也曾遭遇铺天盖地的流言的侵扰。" 扬州瘦马 "、" 干爹供养 ",甚至匪夷所思的 " 变性说 " 都曾风行一时。

只不过刘亦菲说," 对于这些传闻,我统统不回应。我没有回应的必要,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我的回应只会给那些人更多的机会 "。

可为何刘亦菲就是困在 " 神仙姐姐 " 的套子里,没有一丝烟火气?

一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刘亦菲不是那种天赋型演员。

她的灵气,是她的个人气质带来的,而不是她在表演时有灵光乍现的一刻。

所以《花木兰》的一些扮相固然体现出了她的英气,比她以往的角色多了硬朗的味道;但在很多复杂表情的演绎上,她还是 " 呆若木兰 "。

比如女巫仙娘代花木兰受死,中箭倒在花木兰怀里,木兰眼看着对方就要死了,这样一个生离死别的悲壮时刻,木兰的表情是一个字," 呆 "。

另一方面,刘亦菲一直以来被保护得太好了。

有媒体在采访中说," 对于很多媒体记者来说,(刘亦菲)并不是一个容易搞定的访谈对象。她像被一个严丝合缝的厚壳保护着,数年来,涉及感情、八卦甚至对过去的自我评述、对未来的人生规划等问题都自动被挡在壳外。"

她 " 神仙姐姐 " 的气质,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美,也在于她的生活与烟火气的生活有所隔绝。

似乎没有什么能够真正 " 打 " 到她。

或者说,并没有太多人世间的痛苦能够进入到她的世界。

她的超然,于她个人而言,当然是一种优点。尤其是身处纷纷扬扬的演艺圈,她的超然可以让她规避一些不必要的痛苦,她的 " 佛系 " 能够成为娱乐圈的一股清流。

但对于演员来说,缺乏对痛苦感知能力和共鸣能力的超然,则是一种严重的缺陷。这意味着演员在表演角色时,会一直缺乏深度的层次,缺乏击中人心的力量。

刘亦菲出演的很多角色都有掉眼泪的镜头,但这些角色传递出的情绪,几乎都只是 " 我见犹怜 ",就像我们看到一个仙女掉眼泪。

这与生而为人所带来的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所带来的痛苦不一样。

刘亦菲亟需打破 " 神仙姐姐 " 的这个套子。

她需要打破她的那层保护壳。她依然可以超然,但她要对广阔的人生与他人的痛苦有更多的了解与认知。

她还需要一个好导演,一个能够让刘亦菲开窍,一个能调动起刘亦菲感伤痛苦体验的导演。

就像巩俐遇到了张艺谋,章子怡遇到了李安,张曼玉遇到了王家卫 … 但刘亦菲至今仍没有遇到能够启蒙她的大导演。

刘亦菲有鲜明的个人气质,有不作妖的个性,有愿意吃苦的精神。

但这对于一个想要拥有长久艺术生命力的演员来说,远远不够。

因为演艺圈从来就不缺有气质有个性还拼命的人。

演员的立足之本,终究是演技。

演员必须打开自己,才能进入角色的内心世界,才能诠释最丰富的人性。

刘亦菲把自己包裹在美的套子里,把自己严严实实保护起来,她隔绝了伤害,也隔绝了一切突破的可能。

但愿刘亦菲的超然,不会让她对时间和机会的挥霍无动于衷。

无动于衷的人,最终只会被时间和机会抛弃。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由"8号风曝"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