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中国版“麦瑟尔夫人”,从来没有了不起

国内的喜剧演员,男性占了绝大多数。相声行业中几乎没有女性,影视综艺行业中的女性谐星屈指可数,脱口秀行业更是如此。

在最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中,女脱口秀演员杨笠说自己经常被问到为什么女脱口秀演员这么少,她表示很无语:" 女脱口秀演员为什么这么少?我怎么知道啊?又不是我把其他女脱口秀演员挤走的。"

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聚焦上世纪 50 年代,讲述了一个家庭主妇惨遭丈夫背叛后自我意识觉醒,一路升级打怪,成为著名脱口秀演员的故事,算是对女脱口秀演员最全面的展示。

不管《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多受欢迎,现实生活中,说脱口秀的中国版 " 麦瑟尔夫人 " 们,不仅数量少,日子还不好过,也根本没有 " 了不起 "。

女脱口秀演员之殇

被观看的日常

因为传统文化强大的惯性,女脱口秀演员对于观众或同行评价自己 " 放荡、性感、骚气 ",有些难以接受。

女脱口秀演员萧谦在最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中虽然没有成功晋级,但她的开放麦(线下脱口秀)很受现场观众欢迎。

萧谦身材丰满,着装也比较开放,曾有一位男脱口秀演员调侃她:" 你们看萧谦啊,今天这个造型就像是东莞严打以后逃出来的,来到上海再就业。我刚才在台下看到她,以为她是东莞追来找我要嫖资的。"

萧谦已经是女脱口秀演员中最能开得起玩笑的那一类,但她仍然无法接受自己被类比为性工作者。

萧谦是女脱口秀演员中性感美丽的那一类。/ 萧谦微博

女脱口秀演员杨笠也有过类似的遭遇。

杨笠在讲一期女性话题时,手脚并用地表演了一些动作,她清晰地听到有男观众说了句 " 好骚啊 ",于是开始怀疑这份工作的意义。

杨笠在媒体采访的自述中表示,这是她讲脱口秀以来遭遇的第一次真正危机,她不明白一次正常的表演,为什么会获得这样的评价。

除了肢体动作会被过度解读,女脱口秀演员的外貌更是逃不开千万双眼睛的审视。

杨笠曾把自己的颜值 " 刚刚好,不至于让人忽略才华 " 写成段子。长得不好看要被吐槽,长得好看也是一种职业阻碍,因为在大家的固有观念中,谐星无法与 " 好看 " 画等号。

杨笠自嘲长相普通的女孩,也可以做几分钟主角。

只要是抛头露面,女性就无法避免被评头论足。

知名媒体人梁文道曾指出这样一种文化现象,在谈话节目中,弹幕和留言对女嘉宾长相、穿着的挑剔,总是多于对她讲述内容的讨论,而男嘉宾就不会有这样的困扰。

幽默不容易

女性幽默更不易

幽默是一种高级的智慧,幽默感更是一种稀有而颇受欢迎的特质。

好的脱口秀演员一定是极具幽默感的,毕竟逗人笑这件事,真的不容易。

虽然有喜剧天赋的女性不少,但在世俗眼光里,女性是不适合搞笑的,因为这和女性 " 美丽温柔、优雅得体 " 的传统形象不符合。

就算在脱口秀行业,连男脱口秀演员也不太能接受美女讲段子的设定," 你很难想象一群人在聊天,一个大美女在那给你讲段子哈哈大笑,这看上去太怪了,通常都是男人在做这样的事 "。

张雨绮参加《脱口秀大会》,完美展示了美女如何哈哈大笑讲段子。

业界公认的搞笑男艺人,前有王自健、小沈阳,后有岳云鹏、沈腾,还有不断跨界的初代网红罗永浩。

他们的共同特征是草根出身,时常扮做小伏低状,尽显小人物的悲喜人生,同时这也是喜剧的本质,通过展现小人物啼笑皆非的日常,让观众获得一种物质或精神上的优越感。

除了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小沈阳、岳云鹏们之外,国内的喜剧男艺人一般以团体形式出现,比如德云社、开心麻花、东北赵家班(赵本山团队)等。而女艺人们就显得形单影只,目前较为活跃的有谢娜、贾玲等,还有前些年红遍两岸三地的小 S。

对于谢娜的笑点,见仁见智;贾玲的杀手锏仍然是她微胖的身材、路人甲的长相,甚至有网友担心,如果贾玲减肥成功、像另一位搞笑艺人马丽那样注重穿衣打扮,是否就变得不再好笑;最有喜剧天赋的小 S,在《康熙来了》停播之后慢慢沉寂,小 S 的幽默,曾被认为是 " 老天爷赏饭吃 "。

小 S 的搞笑,像是与生俱来。

虽然《康熙来了》的舞台布景远不及内地的综艺节目,服化道也非常朴素低调,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们心情低落难过时,看两期《康熙来了》,仍然会让我们暂时忘记现实中的烦恼,跟着蔡康永、小 S 一起哈哈大笑。也许这就是幽默、喜剧的魅力。

当年的小 S 变成了如今的 S 姐,喜欢小 S 的人们总会留着她那些搞怪的表情包。《康熙来了》停播之后,蔡康永、小 S 也纷纷来大陆发展。

蔡康永在《奇葩说》中温厚儒雅的形象赢得了很多年轻人喜爱,小 S 就没有那么幸运。她来内地做的美食脱口秀《姐姐好饿》,以及和蔡康永共同主持的明星消费类综艺《花花万物》,都没有引起很大反响。

主要原因当然是小 S 没有那么好笑了,不管是水土不服,还是客观环境的限制,连古灵精怪、自带笑点的小 S 也不能持续逗人笑了。

恐怕很难再有其他华语综艺,可以超越《康熙来了》。

欧美国家的脱口秀调侃的内容包括政治、经济、社会新闻,禁忌较少。国内的脱口秀演员们也在寻求更丰富的表达,但在诸多限制的大背景下,幽默、搞笑始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女脱口秀演员受到的限制更多,段子尺度大一点,会让人觉得轻浮,总说那些老梗,又会被人诟病没新意,所以女性幽默是更不容易的事情。

性别是优势

但不要成为枷锁

作为《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两档王牌节目的出品方笑果文化,其线下演出负责人史炎曾表示," 做脱口秀的绝大多数人还是男生,所以你只要用女性的视角来看婚恋话题、生孩子、工作,就有天然的视角差,那你自然而然就会有一个创作的捷径 "。

事实证明,女脱口秀演员们也的确是这样做的。

一直以 " 独立女性 " 自居的思文,是国内女脱口秀演员的代表。思文最有名的段子是 " 把老公当成睡在上铺的兄弟,剖腹产就是为兄弟两肋插刀 "。思文从女性视角出发,讲了很多关于婚姻、家庭、婆媳相处的段子。

" 独立女性 " 要敢于直面 " 大姐 " 的称呼。/ 微博

思文之所以受欢迎,除了她精心设计的那些语言 " 包袱 ",还在于她抓住了当下女性的普遍焦虑。

脱口秀演员的素材很多来自亲身经历,已婚的思文知道女性焦虑的来源:对婚姻不切实际的幻想破灭。

思文和同为脱口秀编剧、演员的前夫程璐之间,是一种新型的夫妻关系。他们把婚姻当作共同体,当作一段携手前行的旅程,而不是非要白头到老不可。思文曾写段子 " 我们家所有人都离过婚,就我还没有 ",没想到一语成谶。

果然,思文、程璐离婚登上热搜,吃瓜群众又是一片唏嘘感叹。

程璐把离婚写成了段子,这就是脱口秀演员的勇气。/《脱口秀大会》

几乎所有女脱口秀演员都逃不开性别议题,作为思文之后最具潜力的女脱口秀演员杨笠,已经把女性话题作为自己的母题。

让杨笠出圈的段子是 " 被催婚女性的反击 ":当全家人都来问你为什么还不恋爱结婚,包括你的弟弟,这时候只需要问他 " 你为什么不上清华,是因为不喜欢吗 "。

女观众们听完爆笑,又觉得十分解气。

作为新生代的青春女孩,双胞胎脱口秀演员颜怡、颜悦也有她们独特的女性视角。颜怡、颜悦吐槽现在流行的 " 裸妆 ",即是化完妆,看着要像没有化一样,凸显自己的天生丽质。

化妆本就是一种掩饰,标榜 " 裸妆 ",无疑是 " 对掩饰的掩饰 ",这个有点绕的梗还是逗笑了观众。事后,还有网友讨论 " 裸妆 " 到底是对女性化妆的救赎,还是新的绑架。

双胞胎说脱口秀,竟然有点相声味儿。

从已婚现在又离婚的思文,到适龄被催婚的杨笠,再到初入社会的颜怡、颜悦,女脱口秀演员们把自己的遭遇和思考都写进了段子。但她们如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女脱口秀演员一样,总是在说 " 女性这点事 ",而男脱口秀演员可以说女性之外的所有事。

女脱口秀演员从女性视角出发有天然的优势,但总体而言,为了拓宽脱口秀事业,女脱口秀演员们还是要多想些性别以外的段子,不要让优势成为困住自己的枷锁。

经历过深夜痛哭,麦瑟尔夫人才成为了不起的脱口秀演员。

无论是成为景观的女脱口秀演员们的不能承受之重,还是作为女性的她们独有的优势或限制,就像那条豆瓣高赞评论说的 " 未曾深夜痛哭者,不足以说脱口秀 "。

著名喜剧演员陈佩斯曾提出 " 一切喜剧都有一个悲情内核。笑是果,悲是因。是以对自我的折磨来换取他人的喜悦,以自我的低姿态引起对方的优越感 "。

因 " 人间不值得 " 爆红网络的李诞,也是《脱口秀大会》的主创,他认为 " 生活是残酷的,喜剧只不过是帮你展示这种残酷,甚至可以化解一部分 "。

好的脱口秀提供的不仅是笑料,也是对现实生活的批判性思考,中国的脱口秀演员们还在探寻这条少有人走的路。

同时,中国版的 " 麦瑟尔夫人 " 们,没有像剧中一样乘风破浪、名利双收,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她们要走的路,仍然道阻且长。

来源 新周刊

编辑 宋芮彤

值班主编 王坤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