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兰州 3000 人感染布鲁氏菌事件,媒体沉默了 8 个月

轻芒杂志 09-17 27

9 月 15 日,兰州市卫健委发布了一条通报,通报里详细讲述了去年年底引起很多人关注的兰州兽研所布鲁氏菌感染事情的后续处理和调查结果。事情的严重程度远比去年年底的通报中所说的「不会出现大量抗体阳性人员」要严重,截至 9 月 14 日,累计检测 21847 人,初步筛出阳性 4646 人,省疾控中心复核确认阳性 3245 人;建立健康档案 3159 人。而去年年底的通报中的数据是:实验室复核检测确认抗体阳性人员累计 181 例。

早在几天前的 9 月 11 日,「财新网」发布了对于此次事故的深度报道文章《兰州病人》,详细讲述了从去年 12 月事故发生后,那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感染布鲁氏菌的相关人员的遭遇。3000 多人确认阳性,有人无法确诊无法得到医治,有人因此找不到工作,有人因此流产,而这个疾病,将伴随他们终生。

如果你忘记了去年这起事故,「财新网」这篇文章可以带你重新回顾。

而对比兰州市卫健委的最新通报,如果从头回看这件事件以及媒体相关的报道,会发现期间的报道有很多奇怪的地方,包括 15 日的通报也是。

先讨论这条最新的通报。

15 日兰州卫健委的这条通报,当天由「兰州晚报」对外发出,「澎湃新闻」、「环球时报」等媒体均进行了原文转载。

兰州晚报 兰州兽研所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处置工作情况通报

澎湃新闻 兰州通报兽研所布病事件:复核确认阳性 3245 人

环球时报 兰州兽研所布病事件已感染 3245 人

通告的内容主要有以下几点:

截至 2020 年 9 月 14 日,累计检测 21847 人,初步筛出阳性 4646 人,省疾控中心复核确认阳性 3245 人;建立健康档案 3159 人;累计咨询 23479 人次,举办现场医疗诊治讲座 9 场次,发放宣传折页 15000 余份。

此次事件是一次意外的偶发事件,是短时间内出现的一次暴露。已经处理了相关责任人员,吊销了兰州生物药厂的相关产品批准文号(取消生产资格)。

认真落实补偿赔偿,补偿赔偿工作于 10 月份分批次开展,切实维护好群众的健康权益。

如果我们按照一篇新闻报道 / 通告的标准来看这篇通报的话,有些地方看起来会有些问题。

首先是标题或者此次事件的简称问题,如果说在去年 12 月还没有查清楚病因的时候,因为病例是首先在中国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发现的,为了方便起见可以称之为「兰州兽研所布病事件」,就跟新冠疫情在最早的时候媒体称之为「武汉肺炎」一样。但是在去年 12 月 26 日,兰州卫健委的通报里已经解释了此次事故的详细原因——因为中牧兰州生物药厂使用过期消毒剂导致废气泄露带来的居民感染布鲁氏菌事件,而考虑到 3000 多人复核确诊阳性,这件事情稍微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兰州生物药厂违法使用过期消毒剂致逾 3000 人感染布鲁氏菌事件」,名字如果再短一些,也应该是「兰州生物药厂布病事件」。整起事故是因兰州生物药厂而起,读者应该记住责任方,而不是受害方。

因为经历了新冠疫情,所以我知道「阳性」的意思是感染病毒,可是阳性和建立健康档案的区别是?哪一个指的是确诊呢?如果阳性里还有一些是无症状的话,那建立健康档案是不是就是指布鲁氏菌病确诊了?

同样是因为新冠疫情,让我知道了不确诊可能就无法被医院收治;不是新冠确诊可能也无法拿到赔偿甚至得到免费医疗机会。布鲁氏菌病在卫健委的分类中是乙类传染病,和新冠肺炎级别一样。所以我猜测布鲁氏菌病的感染病例可能也会遇到这样的困扰,事实上在「财新网」的那篇文章中确实有很多病例一直无法被确诊。那为什么不给出具体确诊的数据呢?明明新冠肺炎都会公布详细确诊人数。

最后就是官方给出的事故定性:此次事件是一次意外的偶发事件,是短时间内出现的一次暴露。事故发生时间是 2019 年 7 月 24 日至 8 月 20 日,我们先不考虑这到底是长时间还是短时间的问题,来讨论下如何定义「意外的偶发事件」?

「意外」就是意料之外,事前没有想到,不是故意的。用在这里倒也没错,因为药厂的工人肯定不是故意这么做,但是用这句话给这件事情定性准确吗?

「 CPhI 制药在线」的一篇文章详细解释了药厂员工的操作定性问题:国家相关的药品 GMP 和兽药 GMP 对于消毒、废弃物排放等都有明确规定,这是一起典型的由于不执行兽药 GMP(良好生产规范)、违反消毒和废弃物排放制度的事件。

考虑到这起事故造成这么多人确诊国家乙类传染病,应该并不只是一次意外偶发事情那么简单吧。

我们再来回顾下过去一年内媒体对此事的报道。

「澎湃新闻」根据官方通报和公开报道整理了该事件的发展时间轴,可以看到,在 2 月 4 日兰州生物药厂发布《致歉信》后,再之后的一条报道就是 9 月 11 日「财新网」的深度报道。

一起在 2020 年 1 月份之后就再无新消息报道的事故,时隔 8 个月后竟然以如此严重的结果再次被众人所知,即使考虑到这期间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媒体可能对此关注度不够,但是在兰州市卫健委的网站上,从 2 月至 9 月也没有任何与之有关的报道,只有 7 月份的一条布鲁氏菌检测试剂采购公告勉强与之相关。

不管怎么看,这都是很诡异的一件事。要知道,在去年 12 月的时候,报道此事的媒体数量并不少。

2019 年 11 月底,兰州兽研所报告有 4 名学生布鲁氏菌病血清学阳性,此事开始引起媒体关注,兰州市卫健委正式开始调查此事,12 月 7 日「央视新闻」对此事进行了报道,报道中称已查出 96 人呈血清学阳性,均为隐性感染。当时媒体和卫健委的调查重心都集中在兰州兽研所可能的实验动物感染上,而因为感染人数众多,兰州兽研所人人自危。

「新京报评论」、「新民周刊」和「光明网」均刊发了评论员文章,讨论兽研所的职业防控和动物实验安全隐患问题等,督促尽快查清事故原因,回应公众质疑。

新京报评论 兰州兽研所师生感染布病,职业防控在哪里?

新民周刊 兰州兽研所布病感染原因未明 , 实验动物行业隐患重重!

光明网 兽研所的布鲁氏菌怎么能传到人身上 | 光明网评论员

站在媒体的角度考虑,在事故原因未调查清楚之前,对此事进行评论和督促是在发挥媒体的监督功能,并无不妥。

「澎湃新闻」和「剥洋葱 people」还刊登了对于兰州兽研所的深度报道,记者采访了兽研所的师生,展现了被卷入布病感染的普通人的真实生活。

这一阶段的媒体表现可以认为是合格的,不断跟踪事态进展,同时记录被牵连的普通人的生活。因为有这些普通人的生活记录,我们对这起事故才有了更深的感触。单纯的数字并不能让人对事故有任何共情。

12 月 26 日,兰州市卫健委发布通告,告知了此事的调查结果,查清楚事情的原因是兰州生物药厂的问题,还了兰州兽研所的清白,通报同时还辟谣了此事的严重程度,让大家安心。

按照之前媒体报道的节奏来看,现在事故原因查清楚,已经明确是兰州生物药厂 7-8 月的违规不当操作所致。下一步,媒体应该会讨论报道相关人员的追责问题,还有事故发生时的更多细节吧。

误操作的细节流程是怎样的;

具体排放废气的量是怎样的;

当时有没有发现问题以及后续处理问题;

相隔 4 个月卫健委是如何查明原因的;

临近区域有没有更多人可能感染;

如何对事故受害者进行赔偿的问题。

等等。

但是奇怪的是,好像没有一家媒体进行这样的调查,只有「澎湃新闻评论」和隶属于河北新闻集团的「长城评论」发表了评论员文章,要求追责违法使用过期消毒剂的问题。

当时还是 12 月底,新冠疫情尚未在国内爆发,媒体应该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去调查以及报道此事,结果却没有看到任何与兰州生物药厂有关的报道,唯一能看到的,只有该厂的疫苗生产许可被撤销的新闻。

除了受害者的采访之外,本该有媒体去详细记录事故发生的原因和教训,为了追责,也为了之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

结果到现在,受害者我们只看到一篇「财新网」的报道,这些病人现在还无法确诊,不知道该不该治疗,不知道能不能拿到赔偿,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而事故责任人,我们却仍「一无所知」。

以上内容由"轻芒杂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