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美国政府能有多坏,在美中国人一定要看看他的遭遇!

上观新闻 09-16

美国《纽约客》杂志近日刊登了一期超长篇报道,详细介绍了曾在 2017 年时遭美国政府逮捕的伊朗科学家西鲁斯 · 阿斯加利(Sirous Asgari),在今年通过美国与伊朗的 " 人质交换 " 而重获自由前,都遭到了美国政府的哪些迫害。

此事之所以引起耿直哥的关注,是因为在特朗普当局越发反华排华的政策下,我们怀疑和担心一些华裔或中国的学者,可能也会遭遇到阿斯加利在美国遭到的种种可怕的构陷和非法关押。因此,了解他的遭遇,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搞清美国政府为了迫害一个所谓的 " 敌国 " 民众,都会使出什么卑鄙的套路。

为让他做 " 线人 ",设局企图收买他

根据《纽约客》这篇名为 " 那个拒绝当间谍的人 " 的报道介绍,曾在美国留学念书,并在伊朗公立的沙力夫理工大学担任教授,从事物理和材料科学研究的阿斯加利,此前一直对美国颇有好感,不仅喜欢美国的科学氛围,也欣赏美国的法治和民主制度。

他甚至将美国视作自己第二个家园。他的子女也在美国念书,女儿更出生在美国。

因此,在伊朗当时因为研发核武器而遭到国际制裁,导致许多可军民两用的设备都无法进口到伊朗时,被这些制裁影响到的阿斯加利便在 2012 年 11 月利用自己的公休假前往了美国,并通过他在美国学界的友人和同事,前去美国凯斯西储大学的材料科学实验室,希望在这里继续研究他醉心于的原子物理。

然而,虽然阿斯加利通过旅游签证来到了美国,但他为在凯斯西储大学的实验室工作而申请改换的 H1B 工作签证却一直批不下来,导致他不得不以 " 志愿者 " 的身份给实验室提供帮助,分析一些材料样本。到了 2013 年 3 月,他被校方告知由于他的工作签证肯定拿不到了,所以原先校方打算给他开放的一个工作机会也不得不收回,只是在找到替代者之前他还可以继续留下。

可奇怪的是,根据《纽约客》的报道,就在阿斯加利因此事陷入困境的时候,他却意外地在当年 4 月收到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一名特工的名片。这个名叫马修 · 奥森(Matthew Olson)的特工起初先是在咖啡厅里和阿斯加利聊起了家常,然后又与阿斯加利聊到了后者因为工作签证批不下来,不得不在来美国 4 个月后返回伊朗,还无法拿到在美国实验室工作时的报酬一事。

就在此时,这个 FBI 特工切入了正题,称他可以给阿斯加利提供 5000 美金的报酬,只要他同意去伊朗给 FBI 作 " 线人 "。在咖啡厅里一直隐藏着的另一个 FBI 特工则拿出了一份文件递了过来,希望他能在上面签字同意。

但在意识到自己被 " 设套 " 后,阿斯加利拒绝了此事,甚至为此事感到恶心,怀疑他之所以迟迟拿不到美国的工作签证就是 FBI 在从中作梗。之后他选择回到了伊朗,并以为此事就这么过去了。

截图来自《纽约客》的报道

得不到他,他们就要毁掉他

但阿斯加利低估了美国政府的卑鄙。根据《纽约客》的报道,在 2017 年时,当阿斯加利决定和妻子来美国看望自己在美国念书和生活的孩子时,他们虽然拿到了等了 2 年之久才批下来的访美签证,但当夫妇俩在纽约一落地,就先是被机场人员带到了一个房间里,之后被房间里的一群 FBI 特工给逮捕了,说他犯了罪,在美国被起诉了。

这一幕,也与 2018 年年底华为高管孟晚舟被抓的场景,其实颇有几分相似。

在从机场被这群 FBI 特工带到了一处酒店后,阿斯加利才看到了 FBI 对他的 " 起诉书 ",称他在 2012 年年底到 2013 年年初那四个月的访美过程中,犯下了盗窃商业机密,签证欺诈和远程诈骗等罪行,非法令伊朗政府获益。FBI 的探员还宣称这将导致他在监狱里被关押 " 很多年 ",除非他 " 坦白从宽 "。

他更惊讶地得知,原来自己的谷歌邮箱早在他上一次访美之前,就已经被 FBI" 监视 " 了,后来他还得知自己被足足监控了 5 年之久,从 2011 年就开始了。

可从《纽约客》的报道来看,FBI 在向法庭申请监视他电子邮箱时提交的证据,以及如今起诉他时拿出的证据,都根本是牵强附会乃至蓄意构陷。

比如,FBI 申请监视阿斯加利电子邮箱时拿出的一个 " 证据 " 是,阿斯加利在 2012 年底到 2013 年初在美国凯斯西储大学实验室工作时,曾给一个美国海军资助过的企业分析过材料样本,而阿斯加利在伊朗工作的沙里夫理工大学则 " 与伊朗海军有关联 ",因为该校的一个学生曾经发表过涉及水下装备的文章——可问题是,这个学生根本不是阿斯加利学科的,也与阿斯加利没有关联。阿斯加利本人也对军事研究没有兴趣,他只对科学感兴趣。

更过分的是,从《纽约客》的报道来看,FBI 对于阿斯加利诸如 " 盗窃商业秘密 " 的指控,也根本站不住脚,因为阿斯加利那 4 个月在美国实验室里进行的工作,尤其是被指控 " 盗取 " 的 " 低温渗碳 " 技术是在学术期刊上公开发表出来的,本就不构成什么 " 商业秘密 "。

但 FBI 构陷他的套路是:1、他们宣称当时阿斯加利在实验室里给美国那家有海军经费支持的企业做分析时,与该公司一个有着多个 " 低温渗碳 " 专利的人有邮件交流,而这些邮件涉及了一些材料科学的数据分析和研究方法;2、他们通过监视阿斯加利的邮件,发现他有个伊朗学生曾给他发过一份邮件,内容是该学生向伊朗的石油化学产业提出的一个科研申请,其中吹捧阿斯加利在美国掌握了没有掌握得了的知识和技术。

于是,FBI 就通过歪曲这么几封邮件的内容," 推导 " 出了阿斯加利是在将美国的 " 商业秘密 "" 盗取 " 给伊朗的 " 犯罪事实 " ——即便被 FBI 说成是被盗 " 苦主 " 的那家公司的科学家自己都表示这些专利是公开的,并不涉及商业秘密……

签证又被设局,惨遭反复关押还感染了新冠

虽然 FBI 对于阿斯加利的指控根本都站不住脚,但在 2017 年 FBI 利用这些指控将他扣下后,牢狱便成为了阿斯加利在接下来的 3 年里最主要的 " 生活 " 场所。

从《纽约客》的介绍来看,在 2017 年 6 月底被 FBI 从机场带走后,阿斯加利先是在看守所里度过了 72 天,然后在法庭指派的辩护律师的协助下成功获得了保释。但紧接着他又被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ICE)逮捕了。

原来,阿斯加利的签证也出现了问题,在 2017 年 6 月底他被 FBI 逮捕时,他的签证并没有在机场被盖章。根据《纽约客》的说法,这很可能是因为他一开始拿到的本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签证,而是 FBI 让外国人临时来到美国接受审判的一种入境许可,只要案子一审结他就得被遣出美国。

换言之,他能在 2017 年 6 月来美国,其实又是美国 FBI 设的一个局……

于是乎,阿斯加利又在 ICE 的监牢里被关了 8 天,等待 FBI 和 ICE 协调好他案子的事情,FBI 希望阿斯加利的案子审结了再由 ICE 遣返他。8 天后,他再次获得了短暂的自由,代价是他得同意在案子审结后配合 ICE 将他遣出美国,否则就得继续被 ICE 关押在处理非法入境者的监牢里。

接下来,根据《纽约客》的报道,阿斯加利在辩护律师的帮助下,终于在 2019 年底赢得了在美国法庭上的法律战,证明了 FBI 对他的指控全都站不住脚。这按理来说应该是个喜事了,接下来他应该就可以返回伊朗了。

阿斯加利一度也是这么认为的。根据《纽约客》的报道,他当时还一度感慨虽然他遭受了 FBI 不公正的对待,但好歹美国的司法是 " 独立 " 的,媒体是 " 独立 " 的,所以律师可以为他辩护,法官可以独立判案,媒体可以撰写他的遭遇。

但极度讽刺的是,就在他赢得庭审的当天,当着控辩双方团队的面,他又被美国 ICE 的人抓走关了起来,从此开始了长达 7 个月的监禁生涯,因为随着案子的审结,他的命运已经不再属于美国的司法体制,而是归 ICE 这个关押着大量非法入境美国的难民和移民的庞大低效的官僚机构了……

这期间,除了监狱的条件相当差劲外,2020 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更令阿斯加利不幸在这样的环境下感染了新冠病毒。虽然《纽约客》在报道他此时和之前那次 72 天的关押经历时,都提到了他在监狱里不仅与很多人成为了朋友,还教授他们物理学,倾听他们的故事,并将这些经历写得颇为 " 浪漫 ",但这终归只是 " 苦中作乐 "。

图为阿斯加利在监牢里感染新冠病毒后,一些西方媒体对此事的报道

直到 2020 年 6 月,阿斯加利才通过他其实并不愿意参与的美国和伊朗的 " 人质交换 " 而回到了伊朗。而他之所以不情愿被交换,是因为他更希望在美国通过法庭和法律证明自己的清白,然后堂堂正正地回来。

" 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他说。

栏目主编:顾万全 本文作者:环球网 耿直哥 文字编辑:董思韵 题图来源:环球网 图片编辑:邵竞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