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为还和前妻共同欠下的外债,名牌大学法学院毕业的他,骗走现女友父亲的治病钱

上观新闻 08-13

为了还和前妻共同欠下的欠款,杨某对现女友父亲的治病钱动起了歪脑筋。他一人分饰两角,假扮三甲医院医生,用普通药品冒充进口特效药,骗取女友及其家人 26 万余元。日前,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杨某提起公诉。

2018 年底,梅某所在单位来了一位新同事杨某。这位名牌政法大学毕业的新同事深深地吸引了她,一周之后,两人就确立了恋爱关系。

恋爱期间,杨某得知女友的父亲得了肺病,便表示自己的同学徐某是上海某三甲医院的肺科医生,提议和梅某一起回老家看望其父亲,并把病例和肺部片子带回上海研究。梅某欣然应允。

回上海几天后,他告诉梅某,老人得的是衣原体肺炎,吃几个疗程的进口 " 阿奇霉素 " 就能好,但这种药要七八千元一粒。但是通过徐某,可以拿到几乎半价的 " 阿奇霉素 "。梅某和父亲都觉得挺靠谱,表示愿意尝试一下。

接着,杨某就将梅某和徐某拉进群聊,讨论起梅某父亲的病情。徐某和杨某二人称,梅某父亲的病只要一天吃一粒 " 阿奇霉素 ",9 天一个疗程,吃两个疗程就好了。于是,梅某将父亲给她的第一个疗程的费用 4 万元,通过微信、支付宝、手机银行分次转给了杨某。

2019 年 2 月上旬,梅某父亲收到了快递,里面是 9 粒没有外包装和说明书的蓝色药丸。与此同时,杨某和徐某在群里轮流劝梅某多买两个疗程的药,一方面是能进一步巩固疗效,另一方面是 5 折的药不好买,现在买的话还能更便宜,一个疗程只需 3.6 万元。为了能早日康复,梅某父亲又买了两个疗程。

2 月下旬,梅某父亲收到了和上次一样没有外包装的蓝色药丸。但三个疗程后,病还是没好,梅某父亲决定不再继续服用这种昂贵的进口特效药。但梅某依然不愿意放弃,又悄悄地买了三个疗程的药,费用就用此前杨某欠其的 11 万余元抵扣。同时,因杨某提出要给护士长和徐某一些好处费,梅某就另外给了他 1.8 万元。

3 月中旬,杨某又向梅某推荐了一款号称专治这种肺病的国产特效药,价格比进口药便宜很多。架不住男朋友一劝再劝,梅某又花了 7000 元买了一个疗程。这次,梅某父亲收到的是白色颗粒状的药,同样没有外包装。

之后,杨某有些咳嗽,他称是被梅某父亲传染,得吃 3 粒蓝色进口特效药,并在华山医院住院,这笔费用他要求梅某替其报销,一共 1.3 万余元。

直到 2019 年 9 月,梅某父亲的病依旧没有好转,去医院检查后发现得的并不是杨某说的支原体肺炎,此时梅某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据梅某事后回忆,她从未见过医生徐某。杨某、徐某二人许诺其的购药发票、三甲医院病历本等事情都未兑现。另外,每次收到的药品都没有包装和说明书,她甚至连药名都不知道,更不清楚药品成分。经查,梅某父亲收到的药其实是杨某在家门口药店买的普通药品,三盒售价 200 元左右。

杨某的父亲证实,杨某与前妻在一起时已欠下大量外债,家里两套房子都被卖掉用于还债,剩下的一套房子也被抵押,2019 年初还有人上门讨债。

闵行区检察院认为,杨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款,数额巨大,行为已涉嫌诈骗罪。

栏目主编:王海燕 本文作者:王闲乐 应梦轩 文字编辑:王闲乐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