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今天,中国驻美大使馆公布了一份对谈实录

侠客岛 08-10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 8 月 4 日应邀出席 2020 年阿斯彭安全论坛,与在场美方人士进行了一番在线对话,内容涉及中美关系、疫情、香港、新疆、TikTok 等当下热点话题。

8 月 10 日,中国驻美大使馆网站将全文刊出。从对话内容来看,现场提问十分尖锐,从中可以看出美方到底对中方有哪些 " 不满 ";崔大使的回应坦诚而有力,清晰传达了中方的立场和声音。

侠客岛对其中的精彩之处做了摘编,一起来看。

崔天凯大使与美国 NBC 电视台记者(图源:中国驻美大使馆网站)

主持人:很多人认为,美中关系可能处于 1971 年、1972 年尼克松总统打开中国大门以来的最低点。您同意这是一种危险的形势吗?

崔大使:当前中美关系处于非常关键的时刻。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是近半个世纪前基辛格博士访华以来前所未有的。我们今天正在进行的抉择,不仅将真正决定我们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也将塑造世界的未来。因此,我们必须基于我们两国人民和世界的长远利益作出正确抉择。

主持人:最近,美国起诉了一些研究人员和学者,指控他们试图从美国科技公司或大学窃取新冠疫苗信息。您能对此作出回应吗 ?

崔大使:现在的问题是,美方经常在没有给出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进行指控。实际上,当务之急是国际社会应真正加强合作,尽早开发出有效的疫苗,让全世界都能使用。为此,习近平主席在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宣布,如果中国能率先研制出疫苗,将把它作为全球公共产品

主持人:美国 Moderna 公司研发的疫苗已进入实验的第三阶段。该公司称,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黑客试图窃取他们的数据。

崔大使:事实是,早在今年 3 月,一些美国公司就来找我。他们请求同中国伙伴合作,研发药物或疫苗。我们应该鼓励两国及其他国家的科学家开展合作。如果有人想提出指控,就必须拿出证据。很可能其他国家的黑客正试图渗透或攻击我们中国的研究机构。这个也是可能的。

主持人:美国国务卿最近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了一个演讲,称中共所作所为是对当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战。这是对中国政府的直接挑衅吗?

崔大使:首先,我们两国关系正常化以及过去几十年来两国关系的发展,符合两国和世界的利益。非常清楚的是,我们所有各方仍在从中美关系的积极发展成果中获益。这一点没人能够否认。

第二,中美在历史、文化、经济发展和政治制度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且这些差异可能会在相当长时间内存在,但不应被视为我们之间建立更密切关系的障碍,它们恰恰为双方相互借鉴与合作提供了机会和可能。

坦率讲,过去几十年,我们从美国学到了很多东西。有些东西我们没有学,也有些东西我们永远不能向美国学,比如执迷于全球霸权。我们是两个不同的国家,但必须合作。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小 " 地球村 " 里,面临许多共同的全球性挑战,任何国家都无法真正单独应对。

例如,气候变化,还有恐怖主义和层出不穷的自然灾害。我们两国人民都向往美好生活,如果双方能够合作,就能更好地满足人民的需要。因此,这是我们必须作出的抉择,应当合作而不是对抗。

主持人:北京的一位中国外交政策专家称,蓬佩奥的演讲是美国对中国发动 " 新冷战 " 的宣言。您认为是吗?

崔大使:我们应该从过去历史中汲取的教训是,冷战不符合任何一方的真正利益。今天我们身处 21 世纪,为什么要让历史重演?面对如此多的新的全球性挑战,我们为什么要让上世纪发生的事情重演?" 新冷战 " 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无法为我们提供解决问题的任何方案

7 月 23 日,蓬佩奥发表所谓 " 新冷战演说 "(图源:路透社)

主持人:香港立法会选举原定于 9 月 6 日举行,现在中国决定将其推迟一年,美国、英国官员对此提出了批评。难道发生疫情就不能安全举行选举吗?

崔大使:推迟香港立法会选举的决定是由香港特区政府作出的,原因就是疫情。近些天,人们看到香港疫情反弹十分严重,形势令人担忧。香港特区政府认为,如果按期举行选举,存在疫情进一步扩散的重大风险。实际上,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有几十个国家或地区决定以某种方式推迟选举或类似活动。

至于香港的新法律,也就是香港国安法,顾名思义,是关于国家安全的法律。实际上,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本应自行制定国安法。香港回归祖国 23 年来,国安法一直没有出台,这一空白已经导致许多严重后果。

人们看到香港的暴力事件不断上升,城市稳定受到极大破坏。人们感到香港不再是一个适合居住或经商的安全之地。缺少这一法律损害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损害中国内地和香港民众的安全,以及香港的国际经济伙伴的利益。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是被迫制定这一法律,这样香港的稳定能有更好的保障,可以更有效制止不断上升的暴力,让每个人都拥有更安全的环境,有更安全的地方居住,使香港可以继续作为国际金融、贸易和交通运输中心正常运转,继续执行 " 一国两制 " 政策。

主持人:中国对六位民主人士发出了逮捕令,其中一位是美国公民,还有罗冠聪,他已经在英国了。他们采取了哪些威胁香港稳定的行动 ?

崔大使:不应该进行所谓 " 民主 " 和 " 反民主 " 的区分。实际上,所有这些执法行动都是依法进行的。任何人违反了法律都应该受到惩罚,事情就是这样。不管有什么样的政治观点,谁都不应该违反法律。

主持人:特朗普总统说要禁止 TikTok,根据中国的法律和能力,北京可以要求从任何这样的中国公司获取数据信息。您能理解这个观点吗?

崔大使:没有证据表明,任何公司向中国政府提供了这样的信息。有人进行这样的指责,但从来没有给出任何证据。美国经常有人抱怨中国没有给美国公司提供公平竞争环境。但我越来越深信,我们更应该抱怨中国企业在美国没有公平竞争环境。这里的政治干预、政府对市场的介入程度是如此之高,对中国企业的歧视是如此之深。而这些公司不过是民营企业。

美方一方面毫无根据地进行指控,指责中国没有给美国企业提供平等竞争环境,另一方面自己拒绝为中国公司提供公平竞争环境,这种做法极其不公平。

主持人:我们听到一些关于维吾尔人的令人震惊的报道。据可靠人权活动人士的消息,大量维吾尔人被囚禁、虐待和屠杀?

崔大使:事实是,新疆各族人民,无论哪个民族,都长期受到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活动的威胁。近年来,新疆发生了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此类恐怖袭击,成千上万的无辜民众受到伤害甚至被杀。那里的人民受到了真正的威胁,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制止恐怖活动的蔓延和威胁

其中一些恐怖组织与 " 伊斯兰国(ISIS)" 有关,他们试图传播极端主义思想。由于过去几年采取了措施,过去 3 年多新疆没有再发生此类恐怖袭击事件,人们生活在一个安全得多的环境中,可以真正享受美好生活。这种情况发生在所有民众身上,没有民族之分。

主持人:大使先生,根据联合国数据,那里有超过 200 万人被关在拘禁营里。

崔大使:不,这不是联合国的数字。这个数字是其他人捏造的,肯定不是联合国的数字,这是很清楚的。过去的一年中,我们邀请了联合国官员、外国外交官、新闻记者(去新疆)考察,其中许多人来自穆斯林国家。他们中间没有任何人支持这种说法

主持人:显然,我们必须对此多做些功课。但我知道,这几乎是对中国的普遍批评,这是世界真正需要更多答案的事情。

崔大使:恕我直言,我经常在这个国家听到所谓这是一个 " 普遍性 " 事情的说法。但是,当他们说 " 普遍性 " 的时候,主要指的只是美国和少数几个欧洲国家。如果要谈论任何普遍性的东西,就必须考虑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就占全球人口的 20%。如果再算上印度、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国家,那么(这里常说的)所谓 " 普遍性 " 通常并不包括全球大多数人口。

香港立法会资料图(图源:海外网)

主持人:再回到香港问题,您能承诺香港在一年后举行选举吗?

崔大使:这应由香港特区政府根据基本法以及香港自己的法律作出决定,不是我能回答的问题。

主持人:他们真能在未经北京批准的情况下作出决定吗?

崔大使:你知道,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权 ……

主持人:是的,香港过去有,但现在不再有了。根据大多数人 ……

崔大使:人们必须注意,高度自治不同于完全独立。香港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它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因此,香港的治理首先以中国宪法为基础,也以香港基本法为基础。实际上,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为 " 一国两制 " 提供了真正的保障。

主持人:但是,在我们理解的 " 一国两制 " 下,如果香港没有独立地位,如果北京不愿意,香港政府可以继续举行选举吗?

崔大使:推迟选举的决定是基于对疫情形势的评估作出的,这是唯一原因。他们不能冒险,否则越来越多人会受到影响,疫情就会失控。这个风险对他们来说太高了。

主持人:现在美国国内的情绪发生了巨大变化。美国国内对中国在香港的反民主行为普遍感到失望甚至愤怒;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南海正对菲律宾和越南采取非法行动;人们普遍反对解放军在喜马拉雅山漫长的边界上对印度的行为。

在美国,观点正在趋于强硬。甚至大多数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一致认为,中国在印太地区太有侵略性,我们可能正处于转向竞争的根本转折点。

我的问题是,北京是否意识到美国两党都对中国政府持负面看法?

崔大使:我想告诉你的是,中国人民也感到非常震惊,他们对美国对中国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失望,中国公众的愤怒正在持续上升。这里的人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你问中方能做什么以改善中美关系。中国人民也在问,美国能做什么以改善中美关系。在许多问题上,有时我不明白为什么误解会持续甚至蔓延开来。

我本人亲身参与过亚洲许多问题的处理过程。中国和我们的所有邻国只想建立正常、稳定、友好和互利的关系。我们的确有争议,比如与印度的边界争议以及在南海的领土争议。

但总的来说,我们地区的所有国家都希望发展互利关系。他们当中谁都不想看到紧张局势升级。因此我完全有信心,在没有外部干预和外部企图使局势升级的情况下,中国和我们的邻国能够通过友好、和平谈判解决任何问题

例如,中国有 14 个陆上邻国,这意味着,我们与 14 个国家有陆地边界。在这 14 个国家中,我们已经与 12 个国家解决了边界问题、缔结了条约,仅剩印度和不丹。也许我们无法在短期内解决边界问题,但这个问题不应该主导中印关系。我认为,我们的印度朋友也不愿意这样。

因此,希望我们的美国朋友能够真正更好地理解我们地区的现实情况,真正理解我们的关切、看法以及诉求,知道地区人民真正需要什么,并避免采取旨在借该地区任何争议渔利的任何行动,甚至升级局势。

我想对大家坦诚地讲,对美国来说真正的问题是:美国是否准备好与另一个具有不同历史、文化和制度,但无意与美国争夺全球主导地位的国家共处?你们是否准备好与我们和平共处?

这是根本性问题。我希望,政界人士、外交官、记者和学者能够真正严肃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来源 / 中国驻美大使馆网站

编辑 / 宇文雷格

以上内容由"侠客岛"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