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读书人 | 如何告别“自卑民工”

我一直有一个困惑:中国曾经是世界上手工艺最精巧的国家,精湛的手工艺传承了 几千年,然而现在却似乎很难找到一个真正好的木匠、粉刷匠、电工和管道工。早上七点半,我刚到办公室,就看到窗外的那些工人用扁担 挑着沉重粗糙的大石头开始工作了,就像两千多年前中国人建造 万里长城时一样。仅仅几个星期,他们就把一堵漂亮的石墙砌起 来了,样子像是古代欧洲或者印度的大城堡。

在接近 35 度的高温下,他们像年轻的小象一样,背着沉重的 石头往山头上蹒跚地走着。我仅仅是看着他们就觉得头晕目眩了。

与此同时,工人们却对我友好地微笑、并且用一种既崇敬又 好奇的目光看着我,这让我感觉很不自在。他们似乎是觉得我比他们优越,但是我想告诉他们的其实是:我也是你们其中的一员 , 因为小时候我也做过繁重的体力活。不同的只是,我后来获得了一个专业的烘焙师和糖果师的 " 职称 ",又上了几年大学而已。我们之间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我接受了很系统的技能培训并获得了学位。

我立刻回答说:" 不要这样说,你们做的事情我永远也做不到。如果我砌墙的话,可能不到三堵墙就倒了。" 我告诉他们:" 你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砌起这么好看的石墙,真是了不起。"

他们却只是笑了笑,其中一个人说:" 我们又 不像你一样受过教育,我们什么也不是。"

他对我的回答很惊讶,连声说:" 不不不,你受过教育,而这些粗活是我们唯一会做的事情。"

他一直重复着的 " 我们什么都不是 " 这句话,让我和我的同事都觉得非常心酸。我至今仍然不能忘记那个工人对我说过的话,它深深触动了我。我们常常看不起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潜意识里认为他们是二等或三等公民。我希望这篇文章能让大家改变看法。 要建设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就一定要让这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和自身价值感到骄傲。

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如何让工人们为自己的手艺骄傲呢? 我一直有一个困惑:中国曾经是世界上手工艺最精巧的国家 , 精湛的手工艺传承了几千年,然而现在却似乎很难找到一个真正好的木匠、粉刷匠、电工和管道工;即使号称是 " 好的 " 工人 , 也只是口口相传的结果,没有可供雇主一眼辨认的专业资格级别 0

就只是这样了吗?中国只需这样的水准就足够了吗?我们就真的找不到合格的专业技术工人了吗 ?

我认为,中国必须关注培养专业技术工人,关注技术教育和 培训——这样,不管你是农民、烘焙师、粉刷匠或是木匠,每人 都有行业被认可的、统一的、受尊重的学位。

当然,我说的教育和培训不是随便到这里那里上几堂课,也不是那些可以造假的小本子,而是一个全国范围内严格公正的评级和学位授予系统。

只有培养出大批与国际标准接轨的专业技术工人,中国才不会到处是自卑的 " 民工 "," 中国制造质量不好 " 的名声才可能被 真正扭转。

在德国,只有 30% 的学生进入大学学习,而 70% 的学生则直 接接受职业教育。德国的职业教育不同于一般的大学教育,大学教育重视理论学习,是学科体系,而职业教育则更具针对性,重视学生的实践能力。

德国职业教育的核心是著名的 " 双轨制 ",它不仅成为德国产品以质量取胜的强力后盾,也使德国制造业闻名于世。德国的职业技术学生通常是一边在企业接受培训,一边在职业学校接受义务教育,这被德国人称为 " 双轨制 "。

" 双轨制 " 是由企业和相应的职业技术学校共同完成的职业教育,其主要特点有两个:一是能够满足企业的需要,企业和经济发展需要多少人,就培训多少人;二是以技能培训为主,考试也重在技能。学生在企业接受培训的时间约占整个学业时间的 70% 左右,在职业学校他们学的则主要是理论,教学时间约占 30%。

简单来说,德国人可以选择进入大学学习,或者取得专业技能学位,两种学位都是被政府和企业高度认可的。获得专业技能学位后,再经过三年学徒期,然后再拥有至少两年的专业经验 , 就能进入高级专业技能学校深造。政府还会考虑让一部分拥有高级专业技能学位的人到大学学习,我们称为 " 第二教育途径 "。

更重要的是,专业技能人才的价值被社会认可了之后,就没 有人会说 " 我什么也不是 "。

德国现在的趋势是,许多人都选择经过三年的学徒期之后取得高级技校的学位,然后再进入大学学习。相对于那些连颗钉子都钉不进墙里去的大学生来说,他们在实际经验上就有很大的优势。

在今天的中国,很多即使是教授实践课程的教师都缺乏实践经验。我一个中国朋友在中学教电脑课,她告诉我,其实她对电脑应用一点都不懂,只是把书本上的东西直接教给学生。中国的教育体系更多注重于言传而非动手能力,而实际生活中和商业世界 里需要的,恰恰是实践经验。

据我了解,中国现在很注重农村教育和免费义务教育,也在不断地加强大学教育;但我强烈建议,政府也要关注没有考上大学的高中毕业生,给他们提供包括优秀职业教育在内的更多选择。

我希望中国政府和企业也可以实施对应于每个行业要求的教 育和培训计划。刚开始可以先尝试几个专业项目,用三到五年的时间测试项目的效果,从中吸取经验教训。

这个教育体系可以由政府、企业和员工一起来支持。形式可以有很多种,比如三年制,一星期上一次课;也可以是四五个星期为一期的全日制课程。学生必须由在职的专业培训师授课,教学中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学生每年要通过理论和实践考试,如果没有通过,下一年继续重修。

试想一下,经过三年的学习之后,他们为这个来之不易的专业技能学位庆祝时,该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他们可以自豪地说," 我是来自珠海专业技能学院的专业厨师 ",或者 " 我是来 自哈尔滨专业技能学院的专业电工 "。

10 至 15 年后,当每个行业、每个城市都有了标准统一的优秀专业技能学校时,我们只要打开黄页就能找到一个称职的管道工 , 再也不用担心家里漏水了。也许到时候,我们只要问一个新员工是不是经过认证的技工和认证等级,就已经知道他是否专业,有没有经验,而不用再听人介绍或者试用了才知道。

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到时候,我窗外的那些人会说 " 我是一个优秀的专业技工 ",而不是 " 我什么都不是 "。

摘自《中国何时可以告别 " 自卑民工 " 时代》,德 • 卡尔 • 英格著,上海人民出版社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 | 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