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李霄峰:所有片子都在等待疫情后的阳光

上观新闻 08-01

2020 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被形容为 " 吹响的号角 "。

今年如此特殊,疫情防控常态化下,考验着这场文化盛会。今年其实也很普通,每一年都是一次再出发。

我们挑选了几位青年导演,讲述他们与电影节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好平台为他们带来的圆梦之旅。

李霄峰出生于 1978 年。

那一年,改革开放拉开序幕。个体的成长,伴随着物质生活不断充裕、精神文化不断丰富。

身处其中,他想用电影进行思考。

与上海国际电影节结缘很早。十多年前,电影节创投单元没有今天这般火爆,策展人在圈内不停打听,主动向李霄峰邀约。

他特地为电影节写了一个剧本,当时名叫《追 · 踪》。最初的梗从 " 两个亲兄弟的追逃生涯 " 开始,挖掘出交换杀人的情节,直到形成故事。由于对路演完全没有概念,准备不足,那次演讲表现并不出彩。

几年后,李霄峰买下了《少女哪吒》的小说版权,更加充分地进行准备,第二次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创投。这一次,他一举拿下创投单元最具创意项目奖。

李霄峰记得,当时有一位评委专门跑来对他说:" 无论如何,你要诚实面对自己的电影。" 如今再来品读这句话,李霄峰理解为:创作态度很重要,不要有太多欲望,纯粹一点。

处女作《少女哪吒》由此顺风顺水地开拍了。2013 年 7 月立项、同年 9 月出第二稿、2014 年 4 月开机、6 月拍完、同年入围釜山国际电影节等,一路拿奖,仿佛踩了风火轮,其间还得到上海相关文化基金的资助。

而《追 · 踪》一直难产。10 年过去了,剧本已改到第 10 稿。

在此期间,他去公安系统实地调研、编撰剧本、融资、筹备、面试演员、拍摄、制作、电影节巡回放映、修改、线上发行。10 年,演员、主创、各个生产环节的电影工作者,和流逝的时间一起完成了这部电影

此后,《追 · 踪》改名为《灰烬重生》,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中日新片展。威尼斯电影节前主席马克 · 穆勒评价说:" 可以用一部类型片来表达一个很私人的观点或者表现一大段历史。"

但李霄峰不认为自己做的是犯罪类型片。

今年,他带着执导的第 3 部电影《风平浪静》又一次来到电影节,入围金爵奖官方入选。影片第一版简介如此写道:

15 年前的一次意外,成绩优异的高中生宋浩离开了家乡,也离开了原本的人生轨迹。15 年后,他回到家乡,一切仿佛都已风平浪静。他决定揭开那个 15 年来不敢触碰的伤疤……

这一版介绍其实隐去了 15 年前的杀人案,隐去了与犯罪有关的各种字眼,似乎也表达出导演的态度。" 我先被故事情感打动。《追 · 踪》也好,《风平浪静》也好,我心里把它们视为伦理片,而不是探讨犯罪本身。"

《风平浪静》中多处本可设下悬疑伏笔的地方,已经明明白白交代给观众。观影动机是人物的情感选择,而不是案子本身。最终目的是探索人心的变化,什么是真,是善,是美,什么需要躬身自省。

李霄峰一直强调,电影是一个集体拍摄、制作的产物。他说:"导演是一个合成的岗位。我喜欢用‘岗位’这个词儿。"

上海导演郑大圣说过一句话:电影是制造业。李霄峰对这句话印象深刻,至今都会拿来说。

他提到《风平浪静》的监制黄渤,在剧本创作阶段就提供了非常多的建议,片场经验丰富,各方面都让李霄峰受益良多。制片人顿河则让自己身为导演拍得十分轻松,什么杂事都不用管,细致到剧组吃饭必有桌椅,演员们可以坐下好好吃

比较特别的是,《风平浪静》的后期制作恰逢疫情期间。他回老家合肥休息了 2 个月后才开工。此时,所有片子都在等待疫情后的阳光,直到上海国际电影节吹响了号角。

这一次,李霄峰形容自己,有点像 10 年前最初的时候,抱着最低的心态前来报名,对结果没有任何预期。

在本届电影节亮相时,不少人笑说:" 李霄峰又来了。"

作为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老朋友,他喜欢上海,甚至看到有人穿着睡衣遛狗,觉得是因为 " 市民对这座城市有信赖感,城市能提供一个让人放松的空间 "。

而最终,他也期待着上海国际电影节以及上海这座城市,能为电影工业作出更大贡献。

栏目主编:龚丹韵 本文作者:龚丹韵 文字编辑:龚丹韵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