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天才少女一天作诗 2000 首”:别拿成功学祸害孩子

我们很难将批评的矛头对准一个孩子,那些对她进行训练、“驯化”的推手,才更应该被推到前台,接受舆论的评判。

▲网传岑某某简历。

前脚刚有“小学生研究基因获全国大奖”走红,后脚立马又一位“天才少女”出世了。

这两天,社交媒体上,一位名叫岑某某的女生刷了屏。文章开篇就是她的简历,大家可以先感受下。

━━━━━

岑某某是如何成“神”的?

“目前一天能写 300 首词牌、2000 首诗、15000 字小说” …… 这未免太“秀”了,还真是“秀”口一吐,就抵半个盛唐?

注意,人家还特意强调,这是“目前”,将来指不定还要在数字后面圈几个零。我只能说,现在的“神童”神得都不像话,地球自转慢一点,都跟不上他们的文思泉涌。

要知道,高产长寿如乾隆皇帝,一生也才写诗 4 万首,这位小朋友一天 2000 首诗,相当于一分钟写 1.4 首。

曹植当年要是有这才华,也不至于需要走七步。而对于我们这些平平无奇的普通人来说,把 2000 首诗抄一遍,一天恐怕都不够用。

这确实是“神童”了,只不过那动作、那表情、那手势、那语气,无不让人大呼“熟悉”。

说实话,看完这样的简历和演讲视频,我的心情是复杂的。孩子是个好孩子,也是个好坯子。其语言表达能力、控场能力、仪态举止,都不输一般的成年人,但正是这份技能上的“不输”,让人心生不适。

网络上,有人叫她“盖世神童”,有人叫她“传销少女”。无论哪一个称呼,恐怕都是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和未来发展的。

以成功学为器皿,以营销学为试管,以传销精神为药液来培养出来的孩子,这就是这场“神童秀”挑战社会底线的所在。

我不知道,岑某某是真的乐在其中,还是明知自己在表演,还要强装欢笑。但如果岑某某真的只有十几岁,我们很难将批评的矛头对准这样一个孩子。

事实上,岑某某更像是一台被驯化的机器,她也是一位“受害者”。那些在她身后对她进行训练、“驯化”的推手,才更值得被推到前台,接受舆论的评判。

岑某某的故事,比王安石笔下的《伤仲永》还要悲伤。仲永被捧杀,也只不过是“父利其然也,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不使学”,最后也不过是“泯然众人矣”。

而岑某某正在遭遇什么,以及将来会面对什么,是否会耽误身心健康成长,这些都让外界难以预料。

面对记者,岑某某的父亲岑某灿坚称相关宣传并无夸大成分,女儿的写作能力都是真实的;面对质疑,他说“希望孩子一定是感恩、孝顺的,对社会有贡献、有付出的” 。

我们只能说,但愿如此。

▲资料图。岑某某和父亲的杂志社工作证件。

━━━━━

治治某些人,救救孩子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大人有多狠,小孩有多惨。

那么,我们拿岑某某背后的那些大人们,就真的没有办法吗?

并非如此。从针对岑某某的宣传资料中,我们可以发现不少线索。

比如,她的简介里称岑某某是数个品牌的创始人,其中一个为“宇宙超能量”。据新京报报道,岑某某担任创始人的“宇宙超能量”品牌,隶属于绍兴到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岑刚灿。岑刚灿就是岑某某的父亲。

这种宣传是否构成法律意义上的虚假宣传或夸大宣传?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或许可以管一管。

毕竟,岑某某背后的团队及其产品,很可能是直面消费者的。出于维护消费者权益的考虑,这些信息也有必要查清。

再如,还有网友爆料说,岑某某是“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记者、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中华传统文化传播院院长助理、中国国际新闻网绍兴运营中心副主编”等;此外,她的简历里也写着“全球华人青少年领袖学习会创始人”。

那么,这些机构和岗位到底存不存在?是以怎样的方式存在?属于何种性质?有多少含金量和影响力?这些问题,都有待相应的管理部门厘清。

当然,也有人在问,都浮夸成这样了,会有人信吗?

真的有。我们不要高估一些家长明辨是非的能力,也不要低估他们为此买单的魄力。毕竟,这还是一个连“马保国都相信马保国”的年代。

我看到有微博网友便表示,岑某某演讲的样子,像极了去他们学校做感恩教育的老师,把家长们讲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完了进入压轴环节:卖书。

岑某某背后的团队,和那些“演讲 + 带货”者比,是五十步之后再走两步。我只能大呼一声:治治某些人,救救孩子。

综合:新京报、快看视频

编辑 李鹏

值班主编 张颖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