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毛坦厂中学“史上最短送考”:“秘密”提前出发,万人欢送场面不再

上观新闻 07-05

戴着口罩在漫天雨水中和毛坦厂镇居民、送考家长撑着伞狂奔近 1 公里、到达学校此前一直秘而不宣的 " 发车集合点 "、在小镇最开阔的岔路口缓缓目送 36 辆接送仅 1100 名高三学生的车离去……这是上观新闻记者今天上午在毛坦厂体验的 " 另类送考 "。

7 月 5 日上午,是今年毛坦厂中学本地户籍高三学生赴六安市区集体赶考的日子。

往年,在这个年输出 1 万多名高考生的高考小镇,万人长街送考场面都会成为媒体竞相追逐的热点新闻。然而今年,毛坦厂的送考场面的确有些沉寂。

" 疫情之下,毛坦厂中学今年的送考形式会一切从简。" 早在送考两天前的 7 月 3 日,学校分管高三年级的行政副校长余存宝就对上观新闻记者信誓旦旦说过。而谈到具体的做法,余校长有些讳莫如深……

毛坦厂中学街道两侧,零星的送考者。 杨书源 摄

" 秘密修改 " 的发车时间

现场送考者目测不过千人,除了镇上人对于疫情防控期间不扎堆的默契以外,似乎还有几分人为制造的 " 猝不及防 "。

最大的变化,莫过于这次令人难以捉摸的 " 两次送考车发车时间 "。

"8:08",这是毛坦厂镇人在送考日都知道的 " 接头暗号 " ——历年送考的车子都会从毛坦厂中学老北门于 8:08 准时发车,图个好口彩。送考的人就会自觉在北门外夹道欢送,人潮汹涌,密密匝匝,队伍可以一直延续到一两公里开外,送考的人会各自站在街边固定的地点完成目送送考。

但是这次送考," 站定目送挥手 " 似乎很难实现了。

上午 7:40 左右,一群原本在老北门附近站定的送考家长忽然打着雨伞朝几百米外的小镇 1 号桥狂奔,一问究竟,原来是他们刚得知今年的送考车辆分成了 2 个车队各 18 辆车,从毛坦厂中学北门和金安中学北门同时出发,到出镇必经的 1 号桥集合。

整装待发的毛坦厂中学高三生。 杨书源 摄

这是因为防控疫情学校设计的分散送考人流的方法,送考的人也是几分钟前才知道的。

" 快去那里看,那里的场面最壮观!" 一位身穿旗袍、打着雨伞的陪读妈妈一路小碎步往前走。虽然眼下小镇上的人平时在户外已经摘下了口罩。但是这次路上送考的人三两成群,都重新戴上了口罩。

正当大部分人准备安心在 1 号桥附近等待 8:08 分送考车辆发出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又发生了—— 7:46 分左右,在几辆警车的开道下,毛坦厂中学 18 辆送考车忽然依次发出。

送考的人都搞不清情况,左顾右盼四处询问。甚至是脖子里挂着工作证维持秩序的政府工作人员、乡镇干部也都纷纷表示 " 很意外,发车时间提早了自己完全不知情 "。

几分钟后,一些消息灵通的居民接到提示,这次接送考生的 36 辆车会在距离 1 号桥大约半公里外的下一个岔路口集合,8:08 分准时发车。

看来,传统没有变,只是换了种形式。这个岔路口是全镇路口中最开阔的一个地块,用意不言而喻——疫情防控需要,分散疏导送考人群。

8:08,36 辆送考车统一在镇上新确立的集合点发车。 杨书源 摄

对没有放弃的一些送考者来说,又是一场百米冲刺的狂奔 " 加时赛 "。

等到记者赶到发车的岔路口时,发现送考人群所剩只有小几百人,他们在现场工作人员的指挥下分散在各个角落送考。

8:08 镇里居民自发购买、政府统一规范指导燃放的彩色礼花弹响起,车队启程……众人在路边朝车队挥手致意,无人往前靠近。透过车窗可以清楚看到,车上的驾驶员和考生都戴着口罩,考生中有人闭目养神,也有人好奇地向外张望,朝人群挥手致意。

8:15 车队发车完毕,人群迅速散去,小镇重新恢复平静。一直在镇上开客运电动三轮的师傅回忆,往年送考时间比眼下长多了,不到 8 点半整个镇子根本就安静不下来,街上站满了人……

在场有几年送考经历的居民,都笑称这是 " 毛坦厂史上最短送考 "。

送考的家长队伍。 杨书源 摄

" 非常态 " 背后的简单心愿

这几天,毛坦厂中学数百米外 1 号桥卡点的工作人员陆续接到消息:7 月 5 日高考大部队离开毛坦厂镇后,这个进镇检测卡点将于 5 日中午 11 点撤销,接下来的疫情防控方式改为更加常态化的网格化管理。

一个设立了近 160 天,每天 24 小时执勤的防疫道口终于在送考结束后,也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

毛坦厂中学几百米外,镇上坚守至今的监测点。 杨书源 摄

" 其实这样测体温、检查健康码的道口你在六安别的乡镇上几乎看不到了,但是我们镇实在是太特殊了。所有行动的出发点,都是 1 万多名考生的健康。" 毛坦厂镇副镇长杨化俊说。

他介绍今天上午 " 出其不意 " 的送考地点和时间安排,也是学校领导和镇上主要负责干部商量后的结果。" 秘而不宣 " 的原因就是为了避免镇上太多人提前知道安排后,依然产生不必要的聚集。

" 小镇就是那么大,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人人都知道了。所以这次,我们连许多现场维持秩序的政府工作人员也没有告知。" 杨化俊解释。

在毛坦厂镇防控疫情的近半年里,流行着一句话 " 镇区即校园,镇界即校门 "。

其实这说法并无半点夸张,毛坦厂全镇本地常住居民仅 1 万多人,而来毛坦厂求学的学生和陪读家长却有将近 3 万人,他们来自全国高地,租住在鳞次栉比小巷弄深处的农民房里,防疫情况复杂。

对于毛坦厂中学来说,送考的压力远没有结束。根据校方介绍,本届毛坦厂中学高三应届生加金安中学往届复读生的数量,共计 1.3 万人左右。其中随学校统一组织去六安各考点应考的考生有 1059 人,另有 670 多名学生家长一起随队陪考。

" 这次随大部分赶考的考生数量,几乎是我们往年的 2 倍。这是因为不少本地家长刚刚外出务工,无法回来陪考,如果这时候让他们回来,一来经济上损失太大,二来也是增加疾病防控难度。所以学校还是要多承担一些…… " 余校长介绍。

今年,学校在市里预定的高考住宿酒店也从往年的五六个增加到了今年的 8 个。

在出发前两周,学校为这些学生和陪考家长安排了密切的身体健康监测,每天早中午三次体温测试上报必不可少,对陪考家长不要出镇的动员和劝诫也坚持到了送考前一天。

镇上夹道送考的人急剧减少了,这是疫情下的科学引导后的常态。然而另一方面,作为校方,实际上一直想给毛坦厂中学一年一度的送考 " 降温 "。

其实历来往年盛大的欢送场面也并非是学校或者政府有意组织,全都来自毛坦厂镇居民和陪读家长的自发行动。

从 2019 年高考季开始,学校和当地政府就开始在送考日前号召大家理性送考。尽管依旧有热情的送考者会上街,但是去年的声势已经削弱了不少。

" 我们还是希望外界能把对毛坦厂学生的关注放在高考本身,回归理性。毛坦厂中学也不需要再成为那个因为万人送考而出名的学校。" 学校一位复读班的班主任老师对记者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愿。

栏目主编:宰飞 本文作者:杨书源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