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海一 55 岁外卖小哥月月都是“跑单王”,配送距离绕地球一圈

上观新闻 07-05 33

口述人 汪礼松

我叫汪礼松,来自安徽黄山,1965 年生。今年是我在上海生活的第八个年头,也是我干外卖行业的第六年。

我这一辈子待过许多城市,也干过好几份工作,就是没想到在快要养老的年纪,竟在上海落脚了,还当上了一名 " 饿了么 " 骑手。

55 岁当骑手,我可能是 " 饿了么 " 平台上年纪最长的一个了。我也是浦东新区世纪大道周边一带的 " 跑单王 ",几乎月月都能登上送单量排行榜首,累积的配送距离早就绕地球一圈了。

现在回想当年亲手关了老家做木材生意的门面,来上海追随 " 沪漂 " 的儿子,觉得一切放弃过的、付出过的都值了。在上海这座机会之城,我不光实现了阖家团圆的梦想,还拥有了再一次主宰自己人生的机会,享受了奋斗的快乐。

世纪大道周边的 " 活地图 "

每天早上 7 点,是我固定的起床时间。最晚 7 点 50 分,我要出门 " 营业 " 了。干我们这行,每天有三个时段最忙,早上出门后的早餐高峰,中午 11 点开始的午餐高峰,以及下午 4 点以后的晚餐高峰。现在的年轻人工作节奏快、下班晚,晚高峰有时要持续到夜里九十点钟,甚至连上了夜宵时间。

按照规定,我们一个骑手每月干满 28 天,每天跑足 9 个小时就完成了工作任务。但对我来说,没有比骑上电瓶车更令人振奋的事了。有时候跑起来,明明超过 9 小时我也不愿休息。

其实我也并不只为了多赚钱。两个儿子都有自己的事业,在上海早已立住了脚,不需要我为他们谋划啥。但我还是愿意拼力气干活,因为这份工作太来之不易了。50 岁的年纪,还能靠自己的手,经营一份月入过万的工作,还能创造新的人生价值,我觉得自己越活越年轻。

我身边的同事,也都是一群年轻人,有的比我儿子年纪还小。但比起送单的本事,我却不见得会输给他们。送外卖这活儿,要靠点儿记性,还要靠点智慧。

高峰期一到,手机上就 " 唰唰 " 地接到订单,最多的时候,45 分钟里要送完 10 多单。在同个片区跑了多年,我从没在送餐时间上耽误过。同事都管我叫 " 活地图 "。我如今负责配送的世纪大道周围一片,哪条路上有哪几个门牌号我都记得一清二楚。不光记这个,包括一座小区里,哪幢房子在什么位置,还有周边所有饭店出餐的快慢,都得熟门熟路。因为这些都是决定你跑单效率的关键。周边 3 公里范围内,有些同事找不到的门牌号,只要打电话问我,总能说得八九不离十。

摔伤的疤痕是看不见的勋章

我现在的勋章是 " 王者二级 "。在我们骑手行列里,就算最高的荣誉了。为了保持我的这一纪录,一年到头我几乎从不休息。去年有几天,因为出了点小事故,领导让我好好休息,急得我直拍大腿。好在没影响当年全国骑手 100 强的比赛,我还是拿到了全市第八的好成绩,平台送了一部手机。这是我这两年遇到最开心的事了。

因为我的工作高峰期正是别人的吃饭时间,所以我如今把吃午餐改到下午两三点钟,晚餐推迟到晚上 9 点以后。不过老伴特别支持我,在外再苦再累,回家都有一口热饭吃。

干送外卖这行,总是要吃苦的。越是艳阳高照,越是狂风暴雨,单子就越多,我们也就越忙碌。每当遇上暴雨,摔跤就成了常事。摔倒了,赶紧把车扶起来,先查看里面的汤水饭食有没有洒,然后再看看自己的手脚还是不是能活动。只要不是摔得太厉害,擦破点皮,流点血,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骑上车先把单子送完再处理。你看我的腿上,左边、右边,都是摔伤留下的疤痕,这也算是看不见的勋章。有一回我摔了右腿,上楼有些不方便。我就骑车带着儿媳妇,让她帮我上楼送餐,万幸没耽误工作。

对我来说,恶劣天气、单量激增,都不会影响我的工作情绪,唯独客户的不理解,能让我一连低落好几天。不过这样的糟心时刻毕竟是极少数,更多时候,这份工作带给我的是温暖。我们工作后台软件里有一栏叫做 " 打赏 " 的统计,上面显示顾客在收到货后打赏给我们的 " 小费 ",虽然常常只有一两块钱,但心里依然觉得热乎乎的。有一次我匆忙中把一个顾客的饭洒了,我在袋子里塞了 20 块钱补偿他,可一出门就收到了他 20 块钱的打赏。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没白费。

让顾客吃上一口热乎饭,是每个外卖小哥的使命,也是我不舍奋斗的价值所在。今年受疫情影响,虽然收入略有减少,但我的干劲依然十足。因为我的家庭需要我,我的顾客需要我,这座城市需要我。

(本报记者 杜晨薇 采访整理)

栏目主编:徐敏 本文作者: 杜晨薇 文字编辑:杜晨薇 题图来源:杜晨薇 摄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