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暴雨将至之时,“异世界”的气氛就到达了峰值

ZAKER潇湘 07-05

构成魔幻空间的元素有很多。石马铺那些迷乱的道路、迷路时遇见的惊悚古墓,以及那些带着奇幻色彩的建筑,让我们的心时刻处于一种奇妙的兴奋感中。除了自身的因素,这种魔幻感也与天气有关,如果恰逢气象变化,尤其是暴雨将至之时,魔幻的气氛就会到达峰值。

残存的旧屋与新安置房同处一个空间,城市在新旧更替间向前发展。组图 / 记者常立军李林冬

▲很多人已经搬离了石马村,院落里很空荡。

外观有拜占庭风格的民政学院大运馆。图 / 张晖

▲石马村村民沈爹向我们描述村里过去的样子。

民政学院传说中的 " 罗马广场 "。

建在坡地上的道路曲折复杂。

被工程建设挤压而成的极窄道路。

陕西忠义墓作为文化旅游景点被保留了下来。

记者发现了墙体中一块疑似墓碑的东西。

[ 异世界之路 ] 迷失在石马铺是件常态的事情

进入石马铺这个 " 异世界 " 的路径有很多。

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地闯入这个空间,但不能保证一定能走出这片区域。即使是在当地生活过很多年的老居民,也经常会迷失在某一条小路上。这是地理空间挤压和条块分割造成的迷乱。没有一条路是直的,道路在复杂的丘陵地貌和不同的地块间蜿蜒,艰难地连接着每一个地点。

这里现有及规划道路主要有石马路、自然岭路、曙光南路、洞井北路、雅塘路、竹塘路,这些道路在南二环与劳动路、韶山路、香樟路组成的框架之内,另外还有无数的无名支路。

在石马铺没有大规模拆建之前,从韶山南路石马路口进入这片区域是最便捷明了的路径。这条以 " 石马 " 命名的路,在 2015 年的历史卫星影像数据中依然可以看到。雨花亭街道办事处就曾在这条路上。很多人对石马村的印象大多是源于这条道路。作为石马村标志的那尊石马,也曾设在这个路口。很多人对路边成排的老樟树记忆深刻。沿着这条路一直走,走到路尽头的大上坡,可以直达南二环。与这条路交叉的是自然岭路,交叉口曾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木材市场。这条路是石马村与自然村之间的一条主要连接道路。

从石马路到自然岭路,是一个上坡。路的左侧是仓库和凌乱的民房,右侧则又分出一条道路,路口有简易粗糙的指示牌,写着几个地址:长沙市精神病医院、长沙市第三社会福利院、长沙市老年呵护中心。附近一位姓蒋的村民告诉我们,当年每天都有好多车从韶山路拐进来找不到路,然后就问他们这些单位是不是真的在这里。毕竟太荒僻了,很多人心里没底。后来因为拆迁,这几个单位都搬到了曙光路的边上,好找多了。

在我印象中,搬迁的过程中,这条路被两道围墙给堵了起来,变得极为狭窄。沿着这条极窄的路,可以到达当时尚未建完的曙光路,然后继续向前可以到达民政学院。

自然岭路继续向上则又有 Y 字形的一个分支。分支路口有一座大墓。上面有英文编号,下面则写了蒋公某某之墓,荒草太深,下面的字已经被埋没。这座墓也成为自然村与雅塘村的一个分支标识。每次走到这里,就知道沿着有墓的一侧向上,是通往自然村的道路。向下再向上,则是汇城上筑小区,继续深入是雅塘村社区,再绕过几个弯,就又回到了二环线,不过这次已经是到树木岭路口附近了。

通往自然村的自然岭路,同样经历了一个先上后下的坡地。坡地左侧是一个军事单位,右侧是少量的民房,坡上则是被封闭起来的石马公墓区域。如果不知道这些信息,走在这条绿意盎然的路上,感受不同于城市的清幽还会有很不错的心情。

自然岭路通往雅塘村除了那个 Y 字形路口,继续向前还有一个人行阶梯路,行人走这里可以节省不少的路程。这条路在雅塘村小学的后面,是一条漫长的坡道,当地居民称之为 "108",意思是有 108 级台阶。沿着这条坡道上去,可直达雅塘村,左拐即可到达小学。

这条道路在当年的石马铺区域内,已是最为宽阔的主路。石马村沿山势分布,很多地方只能通过小路到达。石马路 T 字形路口的附近,有一条小路可沿着村民民居上坡,再右转到达长沙市工商局和中心医院的后门。这是石马村的彭家垄组,这个村民小组沿着二环线分布,但并不是所有的路口都能通向南二环。很多道路被房屋阻挡,变成了断头路。我们在这里遇到了正在种菜的石马村村民沈爹,他热情地招呼着我们,并向我们讲述当年石马铺的模样。他说那时候这里全是丘陵,他们当年住在京广铁路所在的位置,山间还有桥,叫石马桥,现在还有个村民小组叫这个名字。桥下有水沟,以前这里打过很多大仗 ……

雅塘片区改造计划改变了魔幻的空间结构

沈爹的讲述让我想起之前刚刚走过的石马桥,那是在 Y 字路口的附近。当时我们走的下路口并没有进入雅塘村,而是沿着下面的村民房屋一直向里走,直到与二环线交叉的洞井路立交桥,然后又穿过新修的洞井路继续上坡走小路,最终走到了一个有点高度的土坡之上,然后发现这里已经是雅塘村与环线临近的一个山坡了。站在这里,背后是雅塘村,眼前是已经被拆掉的一片民房,远处则是南二环与铁路线。

在石马铺与二环线接壤的区域内,几乎没有大路。当年这里是长沙著名的东二环美食大道。大部分的民房就拥挤在饭店的后方,形成狭长而密集的一个生活空间。它们几乎被城市遗忘,开车经过南二环的人,大概也只会看到那些林立的大饭店,很少有人会想到,它们的背后还有如此多的村民在这里繁衍生息。

雅塘片区三年改造计划的实施,改变了这里的空间结构。曾经隐秘的地方现在完全显露了出来。现在的石马铺,已经成为以洞井路、雅塘路、韶山路与二环线为主要围合道路的区域。对于没有在这里生活过的人而言,这里似乎并不难走,宽阔的四条大道,互相连通,交通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但对于对这里有过深刻记忆的人而言,这是一个需要打破旧回忆重新建立场景的过程。譬如雅塘村,在我的记忆中,它是一个盘踞于山坡之上,只有两条进出道路的封闭空间。但现在它已经被洞井北路分成了两个部分。沿着这条路可以跨越二环线和京广铁路,直达劳动路上的赤岗冲和红花坡。在以前,去这两个地方则需要绕到树木岭立交桥附近,走很远很曲折的路线才能到达。从前的石马路未来也不再是主路,笔直宽阔的雅塘路将连接起韶山路、曙光路、洞井路,直达树木岭路。自然岭路也将不再那么重要,竹塘东路将会与雅塘路并行,贯穿起片区内部。

丘陵地貌早已不再是阻隔城市道路建设的难题,这些贯穿石马铺的新路让城市的交通得以极大舒缓。唯一有点感到惋惜的是以前那些沿着地势上下的小路,它们真的很美。

[ 异世界之墓 ] 神秘的 Ω 与一场关于太平军的战争

除了令人迷乱的路,石马铺片区更多是令人惊悚的墓。这些墓的主人,有陕西来的绿营官兵,有抗日战争中的烈士,有当地的诗人、乡绅以及大量的平民等,石马铺因此也拥有了一种厚重的历史气息。

我们在新修的曙光路附近采访时,偶然间的一瞥,发现了桥下竟然有一座巨大的墓葬。从上向下俯瞰,这座墓葬呈现 Ω 的神奇形状。巨大的墓围与水沟泊岸让人惊叹。我实在是想不起这里曾经有过这样一座规模庞大的墓葬。沿着小路下到墓葬前方,看到清晰的墓碑上写着:陕西忠义官弁兵夫合墓。不仅是墓碑上有字,墓围和泊岸上也写满了同样的文字。墓围上方还有一块被加固的宪示碑。

记忆反复激荡,我终于想起这里就是赤冈岭,当年的石马路 312 号民宅所在地。

在长沙访古的小圈子里,这里是一个重要的地点。当年西王萧朝贵率领太平军进攻长沙,他从醴陵而来,走的正是醴陵到长沙的古道,石马铺是这条古道的最后一个驿站。在这里,萧朝贵与赶来增援长沙清军的陕西绿营军在此激战,两千多人的绿营军大败,伤亡九百余人。主帅总兵福诚、副将尹培立战死。后来太平军因主帅萧朝贵在天心阁下被炮火炸死,战事纠缠不下退却。战事之后,陕西西凤营参将阎丕敏、抚标谭成等在湖南乡绅的资助下,按册收殓,采取就地掩埋的方式,择址分葬 13 处,共 17 冢。其中石马铺赤冈岭东西两座合葬大冢最大,一葬 700 余人,一葬 200 余人,相距约一里许。这里就是那座埋葬了 700 人的最大墓。墓上方残存的土丘,就是当年发生过激战的赤冈岭。另外一座大墓在韶山路另一侧的南园小区内。我们推测,剩余的 15 座墓,埋葬的应该是陕西绿营军中有一定等级的将领。历史不经意间开了一个玩笑,如今那些将领的墓荡然无存,埋葬了普通士兵的两座合墓却都几乎完好无损地留了下来。

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来这里寻访古墓。只是在没有拆迁之前,这座墓被民房挤压,又被垃圾和荒草覆盖,当时只能看到散乱的墓围,宪示碑和墓碑不知所终,泊岸之上修葺了砖墙,完全没有今日的气势。

这座大墓如今非常完整,几乎所有的构件都被找到且复原,这在长沙的古墓中非常难得。据悉,在整个片区规划中,这座被重新修缮保护的清代大墓将成为一个重要的文化旅游点。这是一个值得欣喜的信息。

诗人杨坦园墓那里在建雅塘文化主题公园

在清代大墓的马路对面,是一个隆起的山坡。那是未来规划的雅塘文化主题公园,现在已显现雏形。我们沿着尚未修好的土路,攀爬上去,山丘并不高,十分钟就到了山顶。山顶上的发现同样令人惊喜。这里有两座清代墓。一座是清同治年间修的 " 李母张氏 " 墓,虽是民墓规格,却也修得有型有款,用料扎实,可以说是当时社会富裕阶层墓葬的代表。旁边另一座墓葬,墓碑文字十分特别,上面六个大字:诗人杨坦园墓,完全不是当时流行的传统写法。

熟悉清代戏曲文艺的人,一定会记得杨坦园。他就是杨恩寿,名坦园,人称 " 戏痴 ",是清代晚期著名诗人、书画理论家、戏曲家及戏曲理论家。他的戏剧理论研究成果,至今都有很深的影响。但我更感兴趣的是他的诗,毕竟他自命为 " 诗人 ",并把这称谓刻在墓碑之上。甚至他的墓碑上也刻了一首遗诗:" 祭扫攸宜子若孙,自营生塘自南门。大书深刻题碑字,但著诗人杨坦园 ",但我其实更喜欢他那首《春感》:几日东风尽放颠,阑干如水夕阳天。桃花红雨梨花雪 , 春到人间便可怜。

这荒郊野岭之地,埋着好一个性情中人。埋葬着戏曲家、兵士合墓和贵妇的丘岗地带,在清代的长沙应该算是很好的墓区了。

如果说大多数地方是带有墓区的居民区,石马铺则是从墓区里生长出来的居民区,墓葬在这里曾经随处可见。尤其是在城中村和学校区域内,更是如此。我们在走访的过程中,经常可以见到墓碑、香炉、南瓜柱以及各种墓葬构件,它们大多被当作了村民们走路用的石阶,或是房屋的基础石。这种毫不避讳的现象在近现代的民居中很常见,古人似乎对此比较在意,至少我个人没有在古民居中发现有使用墓葬构件作为房屋或院落设施使用的情况。

在民政学院的后山,则是另一种情况,大部分坟墓尚在,光线昏暗的密林中墓碑林立。林地外竖有学校的告示牌:同学们,天黑后,请勿进入林区,以防蛇蝎或人为侵害。这样的告示更增加了林区的恐怖感。如果一个人单独走在林间,即使是阳光明媚的天气,也生出无尽的寒意。学校里的殡仪系也在后山,后山有数个水库,丘陵与水库间道路迷乱,我曾多次在此迷路,每一次迷路都是一次惊悚的体验。

民政学院内的坟墓主人身份复杂,有晚清及民国的民墓,也有近现代的民众以及革命烈士。其中比较大的有肖省三墓(资料不详)与一位 " 皇清貤赠王母张太夫人之墓 "。貤 [ yí ] 赠,是将本身和妻室封诰呈请朝廷移赠给先人,大多属于有点地位的官员。这里的墓葬形式非常多样,的确很适合作为殡仪系的教学实习基地。

[ 异世界建筑 ]

土坯、砖混、高层在石马铺立体层替在一起

建筑生长于土地。在这片被挤压变形的地理空间里,生长出的建筑也充满奇幻色彩。

石马铺片区的住宅建筑主要有雅塘村的单位房、石马村的农民房以及少量的住宅小区商品房几类。公共建筑则有民政学院的校园建筑,社会机构的办公用房以及庙宇之类。农民房大多没有什么规划,自由野蛮地生长在丘岗间。我们在村中走访时,偶尔还能看到几栋老式的土坯房。木柱木梁灰瓦,很有田园气息。大多数民房是近十几年建起来的瓷砖贴面砖混房。比起土坯房的朴素,这些新砖混房面目十分复杂。中式欧式元素混杂在一起,风格凌乱。偶尔也有那么好看点的一两栋,必然是没有什么太多装饰,走了简约风的一类。

坡地之上修建民房,房屋之间的空间因此非常狭窄。几乎每户都要把空间占据到极致,被压缩的往往是道路。两套房子之间,有时甚至容不下一个胖子。也有些人家占了比较好的位置,尚有一方庭院,种上一些花卉,感觉瞬间就好了起来。比起长沙大多数的城中村,这里的建筑被空间扭曲得更为严重。不过这种现象正在慢慢消失,随着拆迁的进行,城中村终将成为历史的记忆。

这个片区内还有一些寺庙。其中一座小庙隐藏在村中的山坡上,与公墓同处一山,极难寻找。小庙为现代人所建,但并不算新,反倒是有些破败。里面供奉了匡德大王的主神,以及当地的石马桥的土地神。这几乎也是村里仅存的传统元素了。

另一座庙位于新修的洞井北路旁,称之为 " 北冲神庙 "。这个名字来源于旁边的北冲水库。庙依山而建,庙后就是民政学院的一个山丘。庙不算太大也不是太小,大概有二百多平方米。据庙志所述,他们来自于南岳衡山,始建于明末清初,供奉西方三圣及卢家岭土地。庙为琉璃瓦歇山顶仿古建筑。在与它同一直线之上,还有两栋奇特的建筑。一栋是民政学院的大运馆,一栋是民政学院的图书馆,它们一起构成了洞井北路上的奇特建筑场景。

民政学院里更像是一个万国建筑博览会

民政学院的图书馆是一栋巨大而神奇的建筑,它独立在片区最高的山头之上,占地达 25000 平方米。红梁灰瓦,四角飞檐,气势凌然。但它并不是纯粹的中式建筑,而是一种上个世纪引领过风潮的中西合璧建筑。五栋巨大的楼体连接而成一座规模巨大的建筑,四栋楼体上均有两座中式歇山顶,但并非全覆盖屋顶,而是中间为天井,楼顶为露台,中间一栋中心楼体则拥有一座巨大的重檐攒尖大屋顶。如此大胆的创新设计,让我深感震撼。据说它在全国最美 20 座大学图书馆里排名 19。在民政学院,它也是一座标志性的建筑。

就在这栋建筑的北面,临近洞井路的地方,有一栋风格类似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建筑(拜占庭时期的伟大代表建筑作品)。巨大的穹顶和周围的四根立柱构成了大运馆的奇幻气质。这种气质与附近的北冲寺以及中西合璧风格的图书馆形成极为强烈的风格对比。它也是湖南省座位最多、功能最全的一座体育馆。如此多的宏大建筑集中于一线,本身就是一种景观。

这个场景之内,还有一些奇特的 " 建筑小品 "。如学院东门的汉阙式校门,以及对面山坡上一尊独立的观音像。站在山坡上,还可以看到附近现代化的高层住宅楼和英式建筑风格的枫树山东南海小学,那座钟楼是它标志性的风格特质。

民政学院建筑的独特气质,不仅仅是在洞井路一线,校园内部更像是一个万国建筑博览会。进入图书馆的道路,是以一组红色方框构成的通道,它有一种时空走廊的奇妙感觉,有着抽象主义的设计风格。走过这条 " 时空隧道 ",眼前立刻就是带着浓烈中式风格的图书馆。两者风格完全不同却又完美融合,让人感觉这不是一所院校,它更像是一个建筑设计的试验场。

这些风格特征极为强烈的建筑让很多在这里毕业的学生都难以忘怀。据他们所述,校园内还有一个罗马广场。我们在迷宫一样的校园内转了很久,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它。六根爱奥尼柱组成弧形的巨大回廊,下方则是以中心广场为中心的同心圆,所有的座椅都分布在这个同心圆上。座椅为蓝色,与周边色彩对比强烈。中心广场上有六根立柱,中间为八角形图案,极具神秘气息。

学院内的雕塑多是中式元素的组合,有古代名人像和十二生肖。十二生肖也分了卡通版和写实版。凉亭则有欧式和中式两种,区别主要是穹顶和攒尖顶,它们分布在不同的区域。校园内新修的一栋楼前,园艺设计采用的是日系园艺中的枯山水。民政学院是我所见文化元素最多的院校,东西方的不同风格、古典与现代的不同表达,以及各种文化冲突,都在此地熔于一炉。由此而产生的巨大新奇感,笼罩了这个巨大的片区。

撰文 / 潇湘晨报记者常立军

以上内容由"ZAKER潇湘"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湖湘地理

湖湘地理

《潇湘晨报》湖湘地理周刊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