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腾讯状告老干妈,剧情屡次反转中浮现 9 个疑问

ZAKER贵阳 07-03 26

腾讯起诉老干妈一事已连续发酵了 3 天。一切似乎已然清晰,腾讯公司被三个犯罪嫌疑人用伪造印章骗了,损失了 1000 多万广告费,不过,案件背后却依然有很多疑团需要解释。

在此期间,腾讯和老干妈的搜索量直线上升,毫无意外地刷屏了各大社交平台。

7 月 2 日,苏宁易购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 7 月 1 日 22 时,苏宁易购平台 " 老干妈 " 辣椒酱销量环比增长 228%,搜索量环比增长 407%,随时到家 1 小时订单环比增长 152%。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微博上 # 老干妈漂移火辣辣 # 的话题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其阅读量已经从 1.8 亿增长至 1.9 亿。

有网友评论称:" 我怎么觉得腾讯用价值 1000 多万的广告资源,把其游戏业务,尤其是 QQ 飞车炒作出了 2 亿的广告效果。"

从外部种种信息来看,腾讯与老干妈确实有过所谓的 " 合作交集 "。这场外人看着异常热闹的纠纷,是另有隐情,还是真的被骗子蒙蔽了?随着剧情的多次反转,该案件浮现出至少 9 个疑问。多位律师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事件尚存在诸多疑点。同时,如果警方查实是诈骗,牵扯到刑事案件,腾讯应该中止诉讼,等刑事案件完结后,可再申请恢复审理。

疑问 1: 警方通报的 3 名嫌疑人身份和动机是什么?

7 月 1 日午间,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发布了一份不到 300 字的警方通报,称近日在接到老干妈报案后,经初步查明,系犯罪嫌疑人曹某 ( 男,36 岁 ) 、刘某利 ( 女,40 岁 ) 、郑某君 ( 女,37 岁 ) 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目前,曹某等 3 人因涉嫌犯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这份通报里,对于 3 名嫌疑人,警方只提到性别和年龄,其身份、经历、背景等均暂未提及。

7 月 2 日早间,新京报记者再次致电老干妈公司,询问涉案 3 人是否为老干妈员工或曾是老干妈员工。一位工作人员先向新京报记者称 " 都不是 ",随后说任何最新消息会在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随时公布,其他事宜不便透露。

另外,对于 3 人的犯罪动机,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也持怀疑态度。他认为,为了获得腾讯赠送的游戏礼包码,这与推广合作协议所约定的推广费差距太大,明显 3 名嫌疑人犯罪动机不合常理。

疑问 2:腾讯此前热火朝天地宣传,老干妈毫不知情?

新京报记者梳理各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发现,老干妈公司在回应媒体时统一称,对与腾讯公司的广告合作毫不知情。

6 月 30 日 20 时 38 分,老干妈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出一份声明,称经核实,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 " 老干妈 " 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

公开报道资料显示,2019 年 3 月,腾讯与所谓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新京报记者查询到,当时游戏行业媒体公开报道,2019 年 4 月,QQ 飞车手游 S 联赛春季赛开幕,QQ 飞车方面宣布与国民辣酱品牌老干妈展开合作,老干妈将成为 S 联赛最新的行业年度合作伙伴,而这也被称为老干妈首次与电竞的跨界合作。

当时,# 老干妈漂移火辣辣 # 话题在微博上引发了热烈讨论,并迅速登上热搜。话题还吸引了腾讯旗下爆款手游王者荣耀职业战队与知名解说等 KOL 的参与,直接让老干妈的影响力再次破圈,引发轰动。

新京报记者通过微博看到,该话题的主持人名为 " 烟雨宿命 ",导语写着极速梦想,竞无限速。目前显示阅读量已 1.7 亿,讨论 18.2 万。同时,腾讯 QQ 飞车的很多宣传场景上都有老干妈品牌的露出。

如此声势浩大的宣传,信息传递又这么飞速,难道老干妈此前一点都不知情吗?

律师赵占领也认为存在疑点。他说,腾讯对老干妈的宣传推广宣传行为已持续很长时间,老干妈对此不知情的可能性很小,如果知情却不与腾讯交涉的动机也可疑。

疑问 3:与 " 老干妈 " 谈合作,腾讯在此期间没觉察出端倪?

事件一出,腾讯广告、法务等多个环节审核的专业性受到质疑。

赵占领认为,按照常理,腾讯在签订推广合作协议之前,通常会要求对方提供老干妈公司营业执照、银行开户信息等材料;在协议签订过程中,应该也会根据对方邮箱、名片、营业执照等证件来判断对方身份。

因此," 如果老干妈公司确实被人假冒,腾讯应该能找出相关证据。" 赵占领说。

疑问 4:老干妈、贵阳警方为何没与腾讯、深圳法院早沟通?

新京报记者梳理整个事件时间表发现,据裁判文书网,深圳南山法院形成案件文书是在今年 4 月 24 日。老干妈回应媒体称,是在 6 月 10 日接到了法律文书,并向公安机关报案,贵阳公安机关 6 月 20 日决定对此案予以立案侦查。

而此事件真正发酵是在 6 月 30 日,经媒体披露才被外界知晓。到了 7 月 1 日午间,贵阳警方对外通报系 3 人假冒了老干妈与腾讯合作。

从 4 月底的法院立案到 6 月 20 日警方立案,中间有 2 个月的时间,老干妈一直未与腾讯沟通联系说明情况?贵阳警方在立案后发现有伪造公章等行为,是否与深圳南山法院做过情况沟通?这些问题均待解。

疑问 5:深圳南山法院民事裁定是否有过错?

腾讯状告老干妈事件最早源于媒体披露出来的一份民事裁定书。6 月 30 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挂出广东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则民事裁定书显示,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贵州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 1624.06 万元的财产,法院裁定同意这一请求。

而接下来出现的一系列反转剧情让网友懵了,很多人不免疑惑," 法院在审理过程不查看相关证据吗?"" 这份民事裁定是否有误?"

对此,7 月 1 日,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段和段 ( 北京 ) 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陈若剑。他说,目前很难说法院有过错责任,是腾讯申请做了财产保全,只要腾讯满足基本的申请条件,法院批准,因此不能说法院有过错或法院有赔偿责任。民事审理是双方各自举证,一方提起诉讼,可以申请财产保全,不一定需要法院完全审理后才能冻结。

法院是否在民事裁定过程中出现漏洞?7 月 1 日下午,受理腾讯与老干妈合同服务纠纷一案的深圳南山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有关人员向新京报记者称," 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当中,其他事项不方便透露 "。

而据封面新闻 7 月 1 日报道,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对外宣传部门相关人员称," 网络情况已经关注到了,具体情况合议庭正在审慎处理,其他内容不便回应 "。

疑问 6:如果资产冻结出错,谁来承担赔偿?

腾讯状告老干妈一事,经老干妈否认、贵阳警方通告系 3 人伪造老干妈公章与腾讯展开合作后,腾讯被骗已是基本事实。

腾讯此前请求法院冻结老干妈资产获批准,对老干妈商誉等可能产生影响。如果确认有错,腾讯是否需要赔偿?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根据深圳南山区法院裁定书,本案已立案,属于诉中保全。

律师陈若剑对新京报记者解释说,在申请冻结资产时,法院会要求申请方做相应的担保,以免出现冻结错误后向对方赔偿损失。法院处理时还没有进入实体的审理,只是先做了财产保全。如果出错,申请方要承担赔偿责任。

律师赵占领则进一步对新京报记者介绍,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此前腾讯公司有权向法院申请对老干妈公司财产申请保全,腾讯要求冻结老干妈 1600 多万资金的同时也需要提供担保,本案中是通过保险公司出具保函来担保的。如果因为错误保全给老干妈公司造成的损失,保险公司将进行赔偿。

疑问 7:腾讯是否会撤诉?

在贵阳警方通报系 3 人伪造老干妈印章与腾讯展开广告合作事件后,腾讯是否撤诉呢?

目前,腾讯方面仅在 7 月 1 日晚间其官方微博回应称 " 一言难尽 ",并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以 1000 瓶老干妈为礼品征求类似线索,对是否撤诉并未提及。老干妈人员也在 7 月 1 日下午回应媒体称,暂不清楚腾讯是否会撤诉。

在律师陈若剑看来,如果警方查实是诈骗,就牵扯到刑事案件。法律规定是先刑事后民事,腾讯应该中止诉讼,等刑事案件完结后,可再申请恢复审理。

疑问 8:1000 多万广告费,腾讯找谁要?

腾讯状告老干妈并请求冻结千万资产事件刚出,腾讯回应媒体称老干妈与其进行广告合作,欠了千万元广告费。如今戏剧性反转后,腾讯这笔广告费又该找谁要?

对此,律师陈若剑说,若经过最终查实并定性为刑事诈骗案件,合同则为无效。对于 3 名嫌疑人,腾讯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 3 人进行损失赔偿。还有一种方式是,公安机关在审理案件时会追缴赃款、赃物,通过追缴资产来弥补腾讯的损失。

疑问 9:老干妈是否可向腾讯索赔损失名誉赔偿?

在事件连续反转后,腾讯被骗,老干妈名誉也受影响。老干妈是否可以向腾讯索赔损失名誉赔偿?

陈若剑解释说,财产保全错误导致的侵权损害赔偿,如果保全错误,法院一般支持直接损失。老干妈可向腾讯提起索赔,包括律师费、保全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等,但对名誉损失赔偿几乎很难得到支持。老干妈可以提出这样的主张,但需要证明商誉损失以及损失因果关系,这个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会比较困难。

来源:新京报

编辑 胡亚妮 / 编审 邓文盈 / 签发 黄震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