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乱港分子:“阿 Sir,您看我还有机会吗?”

侠客岛 06-30 61

陈方安生 " 引退 " 后两日,自封 " 香港城邦派国师 " 的陈云,也在社交网站上发文宣布 " 退出香港政坛 "。此外,其他乱港头目也于数日之内一并 " 华丽转身 ":李柱铭 " 改口 " 支持香港就基本法第 23 条自行立法,抱怨暴力与 " 港独 " 令香港失去国际支持;黎智英三次申请保释期间离港,连遭法官拒绝;戴耀廷直言今后会 " 收声 ";许智峰在立法会高呼自己 " 爱中国 "……

今天,涉港国安法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7 月 1 日零时起生效。这个大快人心的新闻,也让一些乱港分子慌了手脚。

这不,今天上午,黄之锋赶紧宣布辞去 " 香港众志 " 秘书长职务、退出 " 香港众志 ";" 港独 " 组织 " 香港民族阵线 " 宣布解散香港本部,遣散所有香港地区成员,相关活动 " 由海外分部接手 "。

事实上,从全国两会起,这些曾经气焰嚣张的祸港头目,就已经开始或高调或悄然地" 变脸 "了。

" 祸港头目 " 黎智英、李柱铭、陈方安生、何俊仁(图源:网络)

变脸

最先打出 " 变脸牌 " 的,是 " 反中乱港 " 头目之一、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

这位著名的 " 民主阿婆 " 日前表示,自己年满 80 岁,且女儿猝然离世,需要时间和空间哀悼及恢复,因而要 " 退出公民与政治工作,过较平静生活 "。

据港媒报道,陈方安生 1962 年加入香港政府,1993 年至 1997 年出任港英当局布政司司长,香港回归后成为首任政务司司长,此后又以泛民代表自居,不断攻击特区政府。

陈方安生的 " 特长 " 是走国际路线,一边周游各国唱衰香港与国家,一边邀请西方干预香港事务。论 " 年纪 ",就在去年,她还与美国副总统彭斯碰面,为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立下 " 汗马功劳 ";说 " 亲情 ",数年前其丈夫离世,丝毫未影响她在政治上 " 不甘寂寞 "。

如今涉港国安法将至," 国际游说 " 成为 " 勾结境外势力 " 的铁证,陈方安生此时选择高调引退,被明眼人讥为 " 囹圄入场券面前 "、" 反对派阵营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

陈 " 引退 " 后两日,自封 " 香港城邦派国师 " 的陈云,也在社交网站上发文宣布 " 退出香港政坛 "。此前一直高调支持 " 港独 " 的他突然改变调门,称 " 部分人将香港命运交给‘港独’是将香港推入国际政治斗争的黑洞 "," 进入漩涡是没问题的,但进入黑洞则吉凶难料 "。

此外,其他乱港头目也于数日之内一并" 华丽转身 ":李柱铭 " 改口 " 支持香港就基本法第 23 条自行立法,抱怨暴力与 " 港独 " 令香港失去国际支持;黎智英三次申请保释期间离港,连遭法官拒绝;戴耀廷直言今后会 " 收声 ";许智峰在立法会高呼自己 " 爱中国 "……

一夜之间,反对派政客变身 " 和平爱好者 ",当初的 " 核爆都不切割 " 化作 " 风轻云淡 "。岛叔不禁想到一句老话——

"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陈方安生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会面

出逃

这边" 变脸 "花样百出,那边" 出逃 "剧情加码。

被港媒曝光弃保潜逃的 " 港独 " 组织头目陈家驹日前通过脸书发文,宣称因担忧涉港国安法,自己确实已逃离香港。

现年 30 岁的陈家驹在 2018 年成立 " 学生独立联盟 ",去年因涉嫌参与非法集结被捕,保释期间每周须到警署报到一次。今年 6 月 4 日,陈家驹未按时到警署报到,之后被指已于当日坐飞机潜逃,目前可能在欧洲某国首都匿藏

据港媒报道,陈家驹在涉港国安法推进过程中" 非常不安 ",多次向友人表示希望 " 走佬(逃跑)",更主动向已潜逃到台湾的同伴求援。

在最新发布的声明中,陈仍对 " 港独 " 同道 " 好言相劝 ",声称离开并不代表自己放弃 " 港独 ",并要求支持者 " 留有用之身,待英美公布逃走方案时离开 "。

岛叔粗略统计,截至目前," 本土民主前线 " 黄台仰已潜逃至德国," 本土民主前线 " 李倩怡身在台湾,前《学苑》前任总编辑梁继平匿身美国," 香港民权抗争 " 郑伟成、杨逸朗 " 归隐 " 台湾。

乱港分子黄之锋则忙着在接受外媒采访时 " 对号入座 ",称自己将是涉港国安法的 " 首要目标 ",宣布退出 " 香港众志 "。与此同时,他试图拉拢的外国政客,却于近日态度大转——

去年香港深陷修例风波之际,德国外交部长海科 · 马斯曾与处于保释状态的黄之锋在德见面、合影;而今,当被问及德国政府是否会如黄之锋所想而对华进行制裁时,马斯称,黄的政治立场包含 " 分离主义倾向 ",与其合影更不代表赞成对方观点。

叫人冲锋自己溜、鸡飞狗跳闹内讧,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别人对您那套 " 假把式 ",能不门儿清吗?

陈家驹曾于 2018 年被捕(图源:文汇报)

立法

中央宣布进行涉港国安立法后,一些乱港分子先是拿出修例风波中抹黑及妖魔化的那一套,但并未得到香港市民支持。

对此,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理事、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朱家健表示," 黑暴分子外来‘黑金链’断裂、害怕自身被涉港国安法制裁、乱港组织开始‘切割’ " 等因素使黑暴阴云难以为继。

而一旦作妖无果," 金盆洗手 " 便成为更具 " 自知之明 " 的选择:" 陈方安生等人曾多次出国乞求外国政府干预香港事务,他们害怕这些行为被定义为‘勾结’,因此赶紧停手,想在法庭上有求情及脱罪的理由。"

涉港国安法如同一面 " 照妖镜 ",乱港分子急于 " 变脸 ",证明香港社会已开始见证国安法止暴制乱之效;" 港独 " 头目自己 " 走佬 "、煽动他人作 " 炮灰 ",露出的也正是其祸港不成、狗急跳墙的 " 真身 "。

而与罪魁祸首的丑态相对,香港各界对加速涉港国安立法的期盼愈发热切

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告诉岛叔:" 经历了修例风波,香港市民看清了在香港施行维护国家安全法的必要性及正当性,若没有相关立法,香港社会就缺少一根‘定海神针’。"

在他看来,涉港国安法落地后,内地与香港之间的联系不会再被别有用心之人切割,香港社会有了标注底线思维的弦,能更好地巩固金融中心等地位,发展高端服务及创客产业,避免成为一座 " 不设防 " 的城市。

对于涉港国安法,香港市民普遍有两点强烈愿望:一是尽快出台并在香港颁布实施,以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二是法律不能成 " 松牙老虎 ",必须从严从重以体现应有的威慑力。

正如警察说要抓贼,遵纪守法的市民会感到害怕吗?害怕的只有贼。

文 / 点苍居士、云中歌

以上内容由"侠客岛"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