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广东一数学老师以改错题名义猥亵多名女童 被刑拘

广东省东莞市东坑镇多凤小学数学教师李耀华以 " 订正错题 " 的名义,对多名 8-11 岁女生实施不轨行为。6 月 27 日,东坑镇教育管理中心证实,李耀华因 " 涉嫌猥亵学生 ",于 6 月 12 日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一些受害者家属向记者表示,根据孩子们的说法,李耀华至少猥亵过 5 名女童,有时是在多名女童在场时实施猥亵。

6 月 11 日中午,多凤小学四年级学生陆一萱(为保护未成年人隐私,文中未成年人及其家属系化名)回家后开始发脾气,拿起手边的东西砸墙壁、砸桌子。

陆妈妈接孩子放学时,就发现女儿的眼眶 " 红红的 "。她问女儿是不是在学校被老师批评了,女儿说:" 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很害怕。"

陆一萱告诉母亲,数学老师总要把她拉到五楼去,说是 " 订正错题 ",还要关上门、拉上窗帘。她的描述让母亲难以置信:老师会一边讲题,一边抚摸她的背部、臀部和性器官。

她还说,此类事情从三年级就开始了。" 为什么三年级开始不告诉妈妈?" 陆妈妈问。

" 我害怕。" 陆一萱说。

陆妈妈先给女儿的班主任打了电话反映情况,随后又跟女儿班上另一位同学的母亲陈桐雨联系。

2019 年 10 月,陈桐雨曾找过陆妈妈等几位学生家长,她的女儿钟小昀说被李耀华老师 " 摸屁股 "。她想知道其他孩子有没有遇到同样的情况,几位家长都表示没发现。

" 如果当时深究,可能就会发现情况,怪我 ……" 陈桐雨懊悔地对记者提起此事。

她最早发现苗头,是某天中午女儿迟迟不午休,她顺手拍了一下女儿屁股,说:" 你还不睡觉,赶紧去睡!"

" 你们大人怎么老是喜欢拍人家的屁股、摸人家的屁股?" 钟小昀说的这句话,让陈桐雨警觉起来," 啊,还有谁?"

" 数学老师啊,他也经常拍我的屁股、摸我的屁股。" 钟小昀回答。

陈桐雨回忆,自己在家长会上见过女儿的数学老师李耀华," 说话挺温和,斯斯文文的,看起来很老实、很靠谱。"

谨慎起见,陈桐雨联系了几位家长,但他们的孩子都说没遇到同样的情况。" 我以为是女儿调皮,被老师拍打了一下。" 陈桐雨说,便没有追究此事。

6 月 11 日陆妈妈打来电话后,陈桐雨仔细盘问女儿才知道,李耀华会把手伸进女生衣服里,抚摸背部和性器官。

" 次数太多了我忘记了,开学后一共摸了 4 次,有单独的,也有四五个同学在场的。" 钟小昀还说出了班上一些同学的名字。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多凤小学本学期 5 月 18 日才开学——按照钟小昀的说法,不到一个月内,李耀华猥亵了她 4 次。

陈桐雨选择了报警。

6 月 12 日,警察做笔录时,坐在女儿身旁的陈桐雨才得知,女儿从 2018 年读三年级起,就受到了李耀华的侵害。

陈桐雨听到这些," 脑子里完全空白一片 "。冷静下来后,她和陆妈妈迅速赶到学校找班主任、校长了解情况。在学校,两人遇到另一位受侵害女童的爸爸申明远。

申明远夫妇也是经陆妈妈提醒才发现女儿被侵害的。6 月 11 日下午,他们赶到学校,把女儿欣欣叫到车上。申明远告诉记者,女儿的胆子一直很小,经过反复询问,欣欣才很小声地说 " 有摸过背 "。

申明远非常震惊," 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怎么办 "。他让妻子单独询问女儿,李耀华有没有在她面前脱过裤子。女儿回答说,老师没有脱过裤子,但摸过她的下体。

在多名家长的印象里,李耀华黑黑瘦瘦,年龄在 40 岁左右,已谢顶。" 很普通的一个人。" 他负责四年级三个班的数学课,此外还担任体育课、书法课老师,在教学楼五楼有间独立的办公室。根据受害者的描述,实施猥亵的地点就在他的办公室及五楼会议室。

看过现场的家长说,会议室的桌子约有 1.2 米高,10 岁女童身高 1.4 米左右,李耀华作案时以桌子为掩护,即使房间里有摄像头也难以发现。

有的受害女童之间会互相打听 " 数学老师是不是又摸你了?" 她们被喊去时不敢独自前往,会叫上同学一起去。3 位家长对记者说,根据他们孩子反映的情况,李耀华会在四五名女童同时在场时实施猥亵。

为了打消女童戒心,李耀华有时会让男生和女生一起去 " 订正错题 ",但会先处理完男生的问题,把女生留在最后。

陆一萱有几次收到通知后,担心李耀华找她,在厕所里躲到下课才回教室。

今年某一次,多名女童被李耀华叫到五楼会议室后,看到前面的同学又被李耀华摸来摸去,陆一萱假装把笔掉到地上,在纸条上写下 " 举报给校长 ",但纸条在传给其他同学时掉落,被李耀华发现。

李耀华捡起纸条后撕毁并扔在垃圾桶中,并警告在场女童:不要在校长办公室门口走,绕道回教室。

陆一萱告诉陆妈妈,她后来多次想去告发李耀华,但每次快走到校长办公室时又害怕折返。

另一位受害女童夏琳琳的父亲告诉记者,上了三年级后,女儿数学成绩一落千丈,经常被班主任投诉 " 撒谎 " ——女儿在家说 " 老师没留数学作业 ",到学校说 " 作业写完了忘在了家里 "。

夏琳琳的妈妈性格强势,在辅导女儿作业时看到女儿数学成绩很差,会质问她上课时干嘛去了。女儿只是坐在那里哭,一句话也不说。

这对夫妇如今回想起来,女儿直接说过的与李耀华有关的一句话是:" 我们班的数学老师好变态。"

他们后悔亏欠女儿太多,本来有许多异常的地方,但他们忙于工作," 根本没有朝(性侵害)那方面去想 "。

夏琳琳从 2019 年起,晚上睡觉时不敢关灯,即使父母在她入睡后把灯关上,她也会爬起来打开。这一年起她开始尿床,晚上不敢自己去厕所。为此,家里买了一个防渗垫。这些问题,夏琳琳在三年级之前从未出现过。

除了这 4 名女童,6 月 13 日,第五个受害女童的家长也报警,称女儿被李耀华猥亵。

此外,也有其他女童的名字被受害者提及,但申明远去争取家长报警,对方说 " 没这回事 "。

多凤小学向受害女童家长出具的调查报告。受访者供图

6 月 12 日,多凤小学向 4 位家长出具了一份《李耀华事件的调查情况》。根据校方的这份书面材料,该校校长苏耀棠与另一位副校长与李耀华两次交谈,李耀华对学生反映的 " 骚扰 " 情况未予否认," 深刻认识自己的错误,并提出辞职 "。

该校表示,接受了李耀华的辞职申请," 坚决辞掉李耀华 "。

陈桐雨等家长们对处理结果并不认可,他们认为,李耀华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在公共场合猥亵多名女童,学校和教育管理部门都存在严重失职。

" 我只是想给女儿转学,学校基本上都知道这个事情了,连班上的男同学都知道了。" 陈桐雨说,案发后至今的半个多月,家长没有等来学校等相关部门的合理答复,孩子转学的诉求也未得到回应。

6 月 27 日,东坑镇教育管理中心通报称,东坑镇党委、政府对此高度重视,成立政法、教育、公安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家长反映问题进行全面调查。事件发生后,多凤小学立即暂停涉事教师职务,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取证,依法依规保护受害学生隐私,避免对学生造成二次伤害。镇教育部门组织心理专家对受害学生及其家长进行情绪安抚和心理干预,并安排学校心理健康老师对学生心理健康情况进行跟踪。

申明远告诉记者,对于该通报,几位家长认为对于李耀华猥亵女童的行为太过 " 轻描淡写 ",只提到了 " 猥亵学生 ",并且安排的心理健康老师并没有完全聚焦于孩子们的心理问题,反而在沟通过程中多次有倾向性地引导学生不要曝光此事。

" 保护孩子们隐私,不等于要保护犯罪嫌疑人。" 申明远说," 我们只希望孩子能转学换个环境,坏人得到严惩,然后这个事情尽快过去。"

陈桐雨告诉女儿钟小昀,李耀华被警察抓了。女儿开心地说," 坏人抓住了,他不会再摸我了。" 陈桐雨则担心数学老师的猥亵会给女儿造成长久的伤害。

夏琳琳有次放学后开心地告诉爸爸:我们刚换了数学老师,是个女老师。

来源:人民日报 中国青年报

编辑 李鹏

值班主编 王坤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