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海“ 1 人幼儿园”引 4 亿人爆笑,日本这所“ 1 人中学”却让无数人泪目

ZAKER哈尔滨 06-06 37

最近,各地不少幼儿园都相继开学。

一个 # 幼儿园复学全班只来了 1 人 # 的话题却爆上热搜,让 4 亿小伙伴笑出了声:

图源微博 @021 视频

原来,某幼儿园正式开学那天,一名小男孩高高兴兴地背起小书包去学校报到。

可是到了开学这一天,本来一共有 27 名小朋友的班上,却只有他一个人来上学。

到了学校后,小男孩立马傻了眼,小小的眼睛里写满了大大的问号。

虽然只有他一个人来上课,但幼儿园的 3 名老师依然十分尽责。

近 100 平方大的教室里,不但有三个老师轮流给他上课,陪他吃小饼干、吃饭,

还贴心地看着他午睡,

图为上海一个人去幼儿园的小朋友午睡示意图

以及玩耍。

虽然小朋友享受到了老师们无微不至的关怀。

可是,班里连个吸引老师注意力的人都没有,小朋友根本无法开小差。

被老师全方位关注的小盆友,简直生无可恋。

好在对小男孩来说,这样略感 " 窒息 " 的校园生活,并不会维持太久。

但在日本,还真有这么一名男孩——涩谷新,体验了三年的 " 一人学校 " 生活。

对这名男孩来说,上课打瞌睡是不可能的,1V1 的教学模式下,稍微开开小差,老师就能发现。

逃课更是想都不要想。

有时候校长和教导主任兴致来了,一块围观他上课也是常有的事,还怎么逃,哪敢翘?

这种生活,看上去就挺 " 令人窒息 " 的吧 ...

为了深入了解涩谷新在 " 一人学校 ",上三年学究竟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日本综艺《珍百景》,专门跟拍了涩谷新一段时间。

得到的答案,却让人有些意外。

日本飞岛,隶属山形县酒田市,是一座距离日本本土有 1 小时 15 分钟船程的孤岛。

岛上风景优美,但由于几乎与世隔绝,所以年轻人很少。

这里生活着的岛民,大多是步履蹒跚、白发苍苍的老人。

4 年前,12 岁的涩谷新跟着父母来到飞岛定居。

可是很快,一个问题就摆在了小新的父母面前:涩谷新该去哪里上学呢?

要知道,岛上几乎没有小孩子,唯一的飞岛中学,因为没有学生已经 " 休业 " 数年了。

听到没法上学,不止涩谷新的父母感到烦恼,小新也 " 难过不已 "。

然而天意弄人,小新没 " 难过 " 几天,就收到了入学通知书。

原来,酒田市市教育局在得知,飞岛新来了一个 12 岁的孩子后,立马就从其他中学调了 5 名老师去飞岛中学任职。

为了岛上仅有的一个学生,飞岛中学开始 " 重新营业 "。

小新顿时就变得有些忧郁。

虽然偌大的校园里,一切设施都很齐全。

但学校里没有一个同学,正值爱玩爱闹年纪的小新,跟谁玩啊?

只有自己一个人上学,整个中学都空空荡荡的,想想就令人感到孤独 ...

但上了一段时间学后,小新就发现,自己完全想多了 ...

虽然只有小新一个人上学,但他完全感受不到寂寞。

因为要学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德育课,老师会耐心地教他道德礼仪修养;

交通安全教育课,老师会教他在城市如何过马路,辨别各种交通标志;

体育课,培养他的男子汉气概;

数学课,老师会教他勾股定理。

除此以外,他还要上税务教育课;

长笛课;

Line 公司的人给他上的社交网络课;

外教教他纯正的英语口语课,等等,简直不要太丰富。

学校校长和几位老师为涩谷新的教育和成长操碎了心。

毕竟教书育人,除了教书,育人才是重点。

校长和老师轮流教他书法,锻炼他耐心。

没有小伙伴跟他一起划船,老师们就自己上,教他团结意识;

他们生怕小新哪点没学到,跟社会脱节,还时不时请来外援:

消防演练,

避难应急办法,教他保护好自己。

做手工给别人当礼物,学会和人友好相处等,老师们一样不落地教给他。

虽然小新的生活里没有游戏,但每天各种稀奇古怪却很实用的课程,就足以让他过得很 " 充实 " 了。

累归累,快乐也是真的。

每次考试,他闭着眼睛都是全校第一。

这种快乐,其他学校的学生能拥有吗,当然不。

除了被节目组问到 " 有没有喜欢的人 " 的时刻。

这时小新,只能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回 " 没有 "。

然后留给节目组一个背影,让他们自行感受下自己的少年愁,还能说什么呢?

学校可能也是考虑到小新毕竟年纪小,还是需要多接触同龄人的。

除了时不时就派他做学生代表,去其它学校参加运动会,

还派他去俄亥俄州参观国外的校园生活。

在校内,老师们跟他相处的就像朋友一样,他们常常在一个饭桌上吃午饭;

他们一起参加马拉松;

虽然老师们每次都跑不过涩谷新,但看到小家伙马拉松能坚持的路程,一年比一年长,他们别提有多开心了。

作为飞岛中学仅有的学生,小新简直称得上是 " 岛宠 "。

不止老师对他尽心尽责教导,连岛上的爷爷奶奶,也渐渐成了他的后援团。

每次的课外活动,岛上可爱的爷爷奶奶,都会赶来陪着涩谷新。

他们为参加马拉松的小新快跑到终点而欢呼、鼓掌。

会担心他离开飞岛后,不会做饭吃不饱穿不暖,而教他做料理、晾柿饼,

甚至还有织毛衣。

他参加的作文大赛获了奖,岛上的爷爷奶奶,也会骄傲好一阵。

(学校的作文大赛,参赛者只有他自己)

去年 4 月,在飞岛中学上了三年学的小新,终于迎来了毕业。

这天,除了涩谷新的老师、父母,很多岛上的爷爷奶奶哪怕行动不便,都来参加了他的毕业典礼。

3 年来,飞岛岛民和中学仅有的 5 名老师,见证了涩谷新的喜怒哀乐与成长。

虽然飞岛中学并不豪华,也不是什么名校。

但这里不但教会了小新天文地理,还让他的内心得到了真正的充实。

随着新君毕业,飞岛中学又变成了 " 休业 " 状态。

但往后,只要岛上再出现一个适龄学生,飞岛中学依旧会随时重启。

记得毕业那天,站在台上的涩谷新说道:

" 虽然没有高年级的学长或者是同学,一直都是一个人上学,但我从不曾感到寂寞。

将要离开这里了,我感到很不舍。对于我来说,岛上的爷爷奶奶、老师,就是我的朋友。

今后,我会带着你们的期望继续前进,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记得像一个男子汉一样坚持下去。"

来源 lnstagram 优选

编辑 李洪霜

值班主编 寇青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际新闻

国际新闻

了解世界的窗口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